F.F.N【活手印現場體驗】 親身感受文字印刷之美

  「很多人在採訪傳統技藝的故事,但讀者從電視或雜誌上看完故事,感動完了,然後呢?」   演講一開始,紅東東尚好貨社創辦人黃星寰便劈頭直言自己心中的疑惑,以及紅東東的創辦宗旨。他們除了經營網路雜誌,記錄、訪問工匠師傅,各種即將消逝的傳統職業外,更致力於「再造」,透過這些元素進行反芻,從中挖掘靈感,試著把技術、工具「從故事帶回現實中」,和各位老職人合作,設計現代消費者喜歡的新商品。     對文化保存的堅持,促成一場古今設計嘉年華   本次flyingV Event與大同大學合作,前往該校音樂廳舉辦創作分享會,並吸引資訊工程學系系主任葉慶隆、「同·CIO」創客空間的社團成員等,對自造文化、設計充滿興趣的師生們到場互動,而在許多青年懷抱著創作之夢,「文創」二字甚至被濫用的熱潮下,黃星寰以紅東東的Slogan「好看、好用、好東東」為例,暢談創業理念,他認為:「不能只注重設計美觀,更要能夠被使用。」必須實際走入社會,幫助人們的食衣住行需求,才算是一項優秀產品, […]

12/26F.F.N【閱讀人生,品味時尚】

12月16日週五的晚上,flyingV以「閱讀人生,品味時尚」為主題, 邀請到LV第一位台灣區經理,《名牌學V1》的作者石林慧教授,以及華人最大的閱讀平台創辦人陳俊德與大家分享。 勇於嘗試不喜歡的事,展開新的道路 《名牌學V1》作者石林慧教授,1997年開始擔任LV台灣區的總經理,用自己的雙眼建立了對於時尚的獨特觀感。然而,過去的她曾經認為奢侈品是制式的產品,被年紀大的有錢人、暴發戶追捧著。事實上,歷史系畢業的她曾經對於未來感到非常的迷惘,沒有辦法清晰的描繪未來的模樣。   「高中時我發現我是個體制外的學生,」一身黑踩著高挑的長靴的石教授拿著麥克風說到,「儘管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但我明確的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高中畢業後,不喜歡數學的她選擇了歷史系,最後也硬著頭皮勉強地將歷史系的完。   「我始終都對設計很感興趣。」她在修習本科目的同時,開始旁聽建築系的課程,並自願擔任建築系學生的助手,用自己的方式在一旁學習,同時累積自己的作品。畢業後順利地申請上國外獎學金,到紐約學習劇場設計。她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成為配得起這份獎學金的人。」除了學期間的課程外,她更是利用寒暑假期間增進自己的實力。 「學校身旁不乏有趣的同學,不只是設計系的學生,更是藝術家,發現周遭的朋友都享受著藝術的影響力,甚至不依賴所謂的物質生活。」受到環境的影響,她更是勇敢的嘗試自己所喜愛的事物。「我喜歡美的事物,因此當站在百貨公司的櫥窗外,我總能久久不能自己。」她開始接櫥窗設計,完成心中對於美呈現的想像。   […]

F.F.N【聚聚好食在】自釀啤酒 x 手沖咖啡 x 戚風蛋糕

終於又撐過一週的辛勞,工作與忙碌在星期五晚上畫下一個休止符。總是在庸庸碌碌中,忙工作、忙學習、忙東忙西,被打亂的生活節奏與情緒,忙碌模糊了對生活品質檢視的視線,忘了為何而活,身邊的事物一點一滴地被忽略。12/28晚上的flying Friday night將開啟一個全新的視野,在食安風暴層出不窮的當代,用安心的食物,提供每一個人安心的所在。 Lulu`s Hand─讓人人都可以沖出好咖啡 「你對於咖啡的印象是什麼? 」Lulu`s hand團隊中成員,同時也是成功大學博士生的敬倫在分享的一開始問到。敬倫說,開始喝咖啡是被學長帶的,看著實驗室學長對於咖啡的執著,也不知不覺地迷上了咖啡香。「而接觸精品咖啡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這樣比較便宜。」敬倫坦承,他發現經過縝密的計算,每次想要喝一杯咖啡只要22元,「22元,對於學生來說是非常划算的。」   偶然的情況下,敬倫發現實驗室指導教授也愛喝咖啡,在兩人慢慢熟了後,便經常蹲在烘豆機旁邊,研究、聊天、喝咖啡。有一天,突然想到「為什麼不做一個手沖的咖啡杯呢?」於是Lulu`s […]

F.F.N 【島民自造,群眾掀起的三場革命】美學教科書 x OVO電視盒 x 市長給問嗎

台灣這塊寶島,藍綠鬥爭、教改失敗、媒體毒瘤、官員貪腐、體制失效的亂象叢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成了鬼島。或許有的人選擇離開台灣到國外發展,但有另外一群人,卻選擇留在這裡,在這片土地上努力。   改變的力量正透過flyingV不斷發生,10月17日的 Flying Friday Night到在電視生態、美學教育、政治民主三個領域努力的團隊,來分享他們如何跨出改變的第一步。   <設計教育新革命> 台灣第一本具有美學教育的教科書 「美感教育是什麼?」周五的夜晚,設計教育的陳慕天拿著麥克風問到。由交大的三位同學,陳慕天、李宗瑋以及張柏韋所組成的團隊,從共同擁有在歐洲旅行甚至交流的經驗中,他們發現台灣美感的缺乏。 […]

F.F.N【桌遊廣進】 終犬 x 炸彈競技場 x 空想世界

還記得以前智慧型手機普及前的生活嗎?不用因為訊息提示聲急忙低頭回應,或是時間一到就去轉珠抽卡,不會因為虛擬世界的互動忽略了身旁的人。是否因為生活中低頭次數的增加,我們也忘記了那些人與人真摯相處的時刻? FlyingFriday Night 首次舉辦互動體驗活動,透過桌遊與群眾互動,找回人與人最親近的時刻,面對面拉近彼此的距離。由極熊工作室的邱子喬和吳俊儀、李承恩、陳智帆等桌遊創作者,分享他們的桌遊故事和創作歷程,並帶來由他們設計的三款桌遊:《終犬》、《炸彈競技場》、《空想世界》。   以桌遊關心流浪狗議題 ──《終犬》邱子喬 吳俊儀   《終犬》是一款蘊含社會關懷的精神的桌上型遊戲,希望以不一樣的方式喚起對流浪狗議題的關注。由五位設計系學生設計,在2013校內設計展發表後,因獲得廣大回響而決定以flyingV […]

F.F.N 【翻轉教育,扭轉無動力世代】蘇巧慧、葉丙成

本次F.F.N邀請到顛覆傳統教學模式的葉丙成教授,分享青年學子「該學什麼、怎麼學,才有用?」,與關注青少年「適性教育」的超越基金會蘇巧慧執行長分享如何「讓孩子看見未來」;讓我們一同扭轉現代的教育思維,改變「無動力世代」。 蘇巧慧:超越達人,讓孩子看見未來  「你未來想做甚麼工作?」 超越達人在校園演講中,拋出這個問題給學生。學生的回答很高的比例和自己看到了誰,觀察到的職業工作相關,因此侷限在身邊認識的大人選擇有限。超越基金會就是希望在一次次的校園巡迴演講中,為孩子打開孩子新視野。   「你小時候選擇的職業,20年後已經不一樣了。」 蘇巧慧以自己的故事為例。從小看著父親的工作,認為律師是兼顧聲望、社會貢獻與收入的職業,而立定了志向。但在大律師事務所執業兩年後,她才發現即使能力足以應付工作,但自己始終不適應法庭上爭鋒相對的氣氛。如何找到愉快又順手的工作成為她心中的疑問。 在進修完回國,蘇巧慧接下超越基金會的工作,一切有了轉機。她發現透過工作,她可以接觸任何有興趣的議題,進而思考解決方法。而他所擅長的資源整合,天馬行空的發想,以及與人合作的能力都在工作上有所發揮。基金會的工作讓蘇巧慧發現,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多麼快樂。她希望也讓更多孩子,在求學階段不再對未來職業徬徨,可以找到自己想走的方向。 世界很大,我們陪你找出想做的事 現今世界變遷快速,但台灣教育是否有跟上腳步?當學生在學校中找不到學習的意義,也看不到自己未來想走的路,喪失學習的動力成缺乏目標的新世代,已經是社會共同面臨的問題。超越基金會在努力的,就是帶著一群典範達人來到學生面前。讓他們看見世界很大,認識這群熱愛自己工作,在各領域發光發熱的人物。 […]

顛覆以往,讓你也能很有型 –mininch

  台灣人的驕傲,閃亮於國際舞台上的小小工具筆。 還記得小時候的美勞課時教室裡的情景嗎,天真爛漫的孩子們拿著彩虹筆在天馬行空構思夢想的畫面,誰也沒想過,這樣的概念讓他們站上了世界的舞台,而這就是mininch的起點。   【故事的起源】 以代工技術出名的台灣企業,那樣的繁榮情景,令人懷念,客廳即工廠,家家戶戶熱衷於家庭代工的那個時代,使得台灣經濟蓬勃發展,而螺絲起子、十字起子等工具也都成了家中必備的工具器材,但你是否有這樣的感受,覺得這樣子的工具稍嫌笨重、又不太美觀呢?   (圖片擷取自網路)      […]

0725【flyingV X 天地人文創】no.2

隱藏在隱密巷弄中的「天地人文創」不同於周遭的小吃店,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 天地人文創的負責人Year與flyingV合作,六月起每月固定舉辦的【flyingV x 天地人文創】沙龍,更是帶來了不一樣的生氣。七月二十五日時所舉辦的第二場沙龍,伴隨著迷人的爵士樂,講者與聽眾交流分享使得溫馨的空間中充滿了能量。 這次沙龍不同於上一次的分享,除了flyingV的提案者之外,更是邀請了在kickstarter上成功的提案者為晚上的沙龍帶來不同於以往的觀點。 接下來,就帶大家一一回顧六位講者精彩的分享。 Swing x Jazz 夏日搖擺爵  […]

F.F.N【從心出發】周曦翎、徐超斌

六月份的flyingV Friday Night,我們邀請到了「以立國際服務」共同創辦者周曦翎小姐,以及發起「興建南迴醫院計畫」的徐超斌醫生,帶領大家從心出發、深入國內與國外的現場,分享他們以行動實踐公益的心路歷程。 (以立國際服務的周曦翎) 社會企業?    來到台灣四年的曦翎分享自己過去曾是協助企業家創造億萬財富的國際律師,像是一個「印鈔票的機器」,而深刻體會到企業的影響力與力量之大,於是開始思考另一種可能性:「企業」是個中立的科學工具,除了用來賺錢之外,如果用來做好的事情、公益,那麼同樣也會是非常powerful的!   剛離開原本的工作後,曦翎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因緣際會之下來到台灣、接觸到社會企業,當時的以立只是一個由陳聖凱(Kevin)和一位助理兩人撐起的公司,受到Kevin的感動,曦翎決定加入這樣一個團隊。在踏上以立印度建屋的志工旅程後,她發現自己有很多可以貢獻給世界的事情。 用愛完成的事,每一件都完美。 […]

0620 【flyingV X 天地人文創】 no.1

鄰近華山文創園區,走入隱密的小巷弄中,踏著悠閒的步伐來到「天地人文創」。 在這個幽靜舒服的小空間中,天地人文創的負責人Year 期待能夠「發現」、「發生」有趣的事情。從六月份開始,固定於每個月的周五晚間舉辦【 flyingV x 天地人文創】沙龍。 六月二十日這一晚, flyingV的每位提案者敞開心,向大家分享心中最大的願望和夢想。 聽眾心靈充滿能量,再度啟程的衝勁,在空間中神奇地醞釀一股滿滿的力量。 接下來,將為大家回顧充滿熱誠的六位提案者所帶來的分享。 […]

器研所GEARLAB:espresso新車上市&贊助夥伴party

六月十三日,陽光和煦的午後,期待已久的「espresso新車上市&贊助夥伴party」終於在中山創意基地 URS21盛大舉辦,讓贊助者們能一睹espresso的樣貌以及實際試騎。 espresso是一台由兩位設計師親手設計、製作的單車,為了更符合亞洲人的身形,特別採用小輪徑的設計,更能融入都市生活擁擠的節奏。去年三月在flyingV平台上募資的器研所GEARLAB,將使用者的日常生活行為與單車做結合,設計出一款「New Urban Bike」,後正式更名為「espresso」。專案一上架就擁有極高詢問度,而短短幾天內20台也全部銷售完畢,追加後共賣出了40台。 贊助者們從去年開始和器研所一同歷經了從設計圖、樣車、零件調整,到最後量產的總總過程,這段漫長的等待,不僅代表了贊助者們對於這輛車的殷殷期盼以及完美高品質的保證。為了更完整地呈現給每一位贊助者,器研所重新將產品定位為都市人的必需品,就像咖啡與人的關係,因此將其重新定名為「espresso」。當天會場也展示了黑色與白色兩台,亮眼的外觀也讓許多人不斷研究與欣賞。 「不是他們(設計師)逼迫的,我是自願贊助的!」主持人Monica在發表會開場時就幽默地澄清,會願意自掏腰包擔任贊助者並不是因為與兩位設計師有十年交情,而是對這款專為都市人設計的espresso抱持極大的信心及興趣,也切合自己平日喜愛騎車的需求。espresso的兩位父親──設計師Henry(張博翔)與阿卻(孫崇實)也接著上台發表從最初構想到最後產出這些「孩子」的心路歷程。本身就喜愛騎車的Henry及阿卻,由於身為設計師的自覺,對市面上的腳踏車外型難以妥協,一直找不到心目中的腳踏車,「那就自己來做吧」這個念頭也促成espresso的誕生。 「身為設計師,就是要提供一部好看、好騎、好用、質感夠的腳踏車。」對他們而言,不只是外型的注重,更要兼顧實用與方便性,因此特別依照亞洲人設計了小輪徑與ㄇ字型把手,讓我們能更舒適地騎乘。Henry當天也向各位贊助說明,目前所有的車都已完成入庫,但由於採用的Brooks高級坐墊需要從英國經義大利運到台灣,預定抵達船期為六月底,屆時一送達馬上交貨。許多原本期待能夠當天將espresso騎回家的贊助者不免難掩失望,但大家都相信,愈得來不易的東西愈能證明其價值。 發表會中也邀請許多贊助者上台發表他們對於器研所的期待與信心,除了喜愛產品本身之外,更是對兩位設計師地理念大家支持。有幾位贊助者甚至特地從中南部搭車趕上來參加發表會,顯示大家對於espresso的超高評價。發表會最後,贊助者們也在室外試騎,實際體驗espresso的功能性與舒適性,讓這場發表完美落幕,也讓所有人更加期待之後拿到屬於自己的espresso時的喜悅。 http://credit-n.ru/zaymyi-next.html […]

F.F.N【用App說故事】磁場迷陣 x POP

flyingV 磁場迷陣 ─ 洪執宇 Magnetized 磁場迷陣,曾經在最受關注的兩周內,上過美國 app 網站首頁、全世界益智類遊戲前五名、台灣熱門付費排行榜第二名,並被國內外 app 及資訊媒體報導。這個遊戲的獨立創作者,是在巴哈姆特遊戲金賞得獎的洪執宇,實際上,他還只是個大學生。   這段創作過程,受到如此高的評價及關注,看似一路順遂,但他卻說:「這背後也有一段,稱不上心路歷程的歷程。一路上我一直在做選擇,當我選擇錯了,可能就不會站在這裡。」。除了不斷抉擇點子、主題的方向,在開發遊戲的過程中,也有許多的投資者與他談合作,但是對於這些投資者而言,他們只想知道可以產出多少利益,但根本不知道想投資的東西有多少潛力,甚至只會想要盡可能賣掉。執宇不否認對於一個獨立遊戲開發者,當初仍會受到投資者在金錢上的誘惑,但他很慶幸自己最後選擇推掉所有與錢相關的合作機會,走一條不被別人左右,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2012年點子剛萌芽,執宇才大學二年級,他在一兩周內就完成系統,但他一直不斷思考:「如何讓遊戲變得更好?讓這款遊戲不只是益智遊戲?」,他花了非常多時間去思考、嘗試,也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和修正,「從零到九十分可能出十分力,但要從九十到一百分,可能要花費九十分的力。」,而當大家都不認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