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裡的餐桌計畫發起人廖誌汶:用我在做的事,證明農業三級化的可能!

「西螺農會滿倉民營拒收 農民苦等」、「農民只賺18K 農舍濫建永遠無解」、「礁溪農地重劃農民質疑黑箱涉弊」新聞一則則的報導,建立起我們對台灣農業的模糊印象,似乎總是充滿無解、擔憂與無奈,不是滯銷就是豪雨搶收失敗,到底臺灣農業的現況是什麼?危機又在哪裡?   台灣農業應該要被放棄?! 二十二號下午,我們驅車前往拜訪廖誌汶位於宜蘭的三星老家。廖誌汶出身宜蘭務農世家,當過音樂人,開過衝浪店,最後選擇回到宜蘭當農夫,「這是我的職業選擇。」廖誌汶說,「也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想靠這個來維生,可是發現一級農業支撐不了生活,怎麼辦?得找出新的商業模式。」   在農藥殘留問題、農地炒作頻傳下,今年六月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才表示「台灣農業正面臨轉型的關鍵時刻」,當我們詢問轉型瓶頸是否是台灣農業目前最大的危機,廖誌汶迅速地否認,「台灣農業沒有危機。農業問題的根本,是人的生存問題。台灣農業是在支撐這塊島上的人的營養,我們的耕作成本太高,不足以支撐兩千三百萬人的飲食,為了讓這一票人生存,官方就開放了糧食進口,造就了進口糧食價格比台灣生產的還要便宜——以至於這個產業就失去了競爭力。所以它的問題在於人的選擇,而不是農業本身的問題。」   糧食進口政策的結果,就是台灣的糧食自給率頂多達到三成,也就是說,台灣有七成的糧食都得依賴進口。台灣跟日本都是糧食自給率相對低的國家,相對於日本近四成的自給率,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又低了近一成。但這同時也代表著,這塊島上的人們並不需要靠台灣農產作為主要糧食,「這樣的結果也是在給農民的一個訊號,人家就不吃你的東西,你不要一直種了。」正如大前研一就曾提出日本應該放棄農業改革的觀點,廖誌汶也認為台灣農業的發展也需要思考如何捨與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