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舞-藝術・臺灣・環島

婀娜的舞姿、率性的陔步,佛朗明哥永遠比其他的舞蹈多了一分魔性。
舞者的四肢隨着節奏強勁的結他旋律下即興擺動,每一個動作都是生動的語言,連串的舞步構成一套只有表演者和觀眾才能體會的情緒交流。然而,這種以肢體語言而聞名的舞蹈背後卻隱藏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造就其別樹一幟的風格。佛朗明哥最初起源於中世紀的西班牙南部,當時聚居的摩爾人由於遭受政治和宗教的逼害而被迫離鄉背井。作為他們獨有的文化圖騰,繼承了他們在音樂和舞蹈上的傳統,成為摩爾人的共同語言和文化象徵。
今天,這支流浪者之舞所承載的精神卻可以在一群臺灣藝術家身上找到:他們同樣熱愛自己的土地,亦希望能夠透過藝術為臺灣略盡綿力。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為了我,夢中的橄欖樹。

「20-Olives-給在青春裡流浪的人」,眾集了幾位臺灣年輕的藝術新血。他們即使在不同的藝術領域各自闖蕩,但毅然放下手頭上的工作,一點點的將藝術滲透到臺灣的每一個旮旯。他們本來素不相識,生活上亦沒有任何交錯,也許只有藝術這種共同語言。但僅僅是這點已經足夠讓大家成為互相的環島伙伴。
佛朗明哥舞者兼團長薛喻鮮分享了團隊名稱的由來:「我15歲的時候開始跟着學校到西班牙不同城市巡迴演出。有一次穿梭在公路上看到一棵孤伶伶的橄欖樹,旁邊什麼都沒有。然後我突然就哭了。」孤獨地佇立在一片荒原上的橄欖樹,耳邊縈繞着三毛「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的異鄉客,他們在各自的流浪中相遇。在青春裡流浪的人,少不免會遇上鄉愁和寂寞。然而,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每一段流浪的經歷都是一個尋找自己的故事。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為什麼要環島?將愛遍佈臺灣。

「環島本身就是一個流浪,而我們在流浪的過程中找到自己。」在去年的藝術環島中,這群年青藝術家通過藝術關懷,與一眾在少扶機構生活的青少年以舞蹈和繪畫的方式重新探索自己。當時他們去了臺中的一個少年之家,發現住在裡面的雖然全都是男生,而且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背景。他們有的是高中的年齡、有的卻是國小三年級;有的沈默寡言、有的則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在這種情況下,參與環島的藝術家們開始顧慮到受眾的問題:這群「小猴子」會接受這種曲高和寡的藝術嗎?

事實證明他們的擔憂是不必要的。三天的相處足以融掉彼此間的隔閡,感情的培養出乎意料地快。離別之際大家都帶着濃濃依依不捨的心情。藝術成功拉近了大家的距離,過程中更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男生們卸下了自己那道拒人於千里的防線,變得更坦率的面對自己的情感,無論是思鄉抑或是對家人的牽掛;20-Olives的團員亦然。他們透過與小孩子的互動,重新檢視自己。他們除了是藝術家以外,更是孩子們的導師。這種覺悟讓他們意識到孩子其實就是一面鏡子,自己的一舉一動便是身教。因此,大人必須要為小孩子樹立一個良好的榜樣,才能在他們的心裡種下「愛」的種子。經過這次環島後,團員除了獲得一份成就感以外,最重要的是見證孩子們以及自己的成長。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為什麼用藝術環島?藝術是人與人之間最真切的語言。

佛朗明哥並不像是芭蕾那種以故事為主軸的舞蹈;更沒有現代舞的抽象。佛朗明哥舞者單憑肢體動作的擺動呈現出不同的情感。因此,它是一種真性情的藝術。也許並不是每一位參與的人都能理解,但他們皆可以感受到那股情緒的張力。
事實上,藝術的真諦亦如是:它是一種最單純、而且是全人類都能意會到的共同語言;它更是一種橫跨世紀的愛。到今天,我們仍會對梵谷的畫作和蕭邦的音樂讚嘆不已,這全因為藝術往往超越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孩子在當下未必能領悟到藝術的理念,但假以時日,藝術的種子終有一天在他們心中葫芽。而20-Olives在做的正是一種藝術與愛的結合。他們堅信:人與人之間的愛可以透過藝術作為媒介交流、互動,從而將愛的信念感染他人,這便是藝術教育的承傳。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用藝術走進台灣_ 20-Olives 環島藝術關懷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