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裡降下的繩索《天愛婦女自助計畫》:「烏干達居民真正需要的,是看見」

六月下旬,採訪的當天晚上馬上要飛往烏干達的天愛婦女自助計畫負責人 Yoshi 與她的工作夥伴來到 flyingV 的辦公室。那天受訪的成員都是女性,主要創辦人 Yoshi、台灣市集活動負責人 Vaillys、負責宣傳策略的 Anna、擔任行銷分析的 Joan、還有統整台灣工作事項的琦夢姊,五位女性各自負責不同領域,也散發出截然不同的氣場,使我在訪問開始前便強烈感受到屬於女子的力量,準備好來場充滿女力的對談。

 

抵達理想國度 生活卻不盡理想

在網路上搜尋烏干達,大部分的資料都脫離不了貧窮二字。「政治動盪、落後、貧窮」等等字眼,是大多數人對非洲的第一印象。為了用自己的眼睛見證這世界,天愛婦女自助計畫發起人 Yoshi 乘著國際志工的帆,越過幾片海洋,踏上了非洲,想親眼看看這片土地是否真的如印象中貧窮。然而,走過幾個東非國家後,Yoshi 停留在烏干達,她看見了這些居民的需要,也看見了自己的使命,天愛婦女自助計畫就此誕生。

 

「我很喜歡旅行,也去了好幾個國家,雖然我膽子很小、怕黑、怕高、也怕密閉空間,但除了這些以外,其實我很喜歡嘗試新的事物。」自助旅行一段時間,也去過幾個國家後,Yoshi 特別選擇到非洲擔任國際志工,邊旅行邊看看不一樣的世界。跟著國際志工組織的腳步,她來到烏干達。

 

「前一個多月我是開心的,因為太喜歡這個國家了。但待得越久越發現其實有好多黑暗面,我開始討厭這樣,甚至討厭當地的人。」她進一步解釋:「最常見的就是有時候會有國際志工的聚會,大家一起同歡的那種,參加完聚會回到村莊時,你會看到孩子還是沒有辦法唸書、學校還是沒有桌子、村莊還是沒有交通車等等,那令人很無力。」當地居民遇到的問題並沒有因為國際志工的到來而解決,長期下來 Yoshi 的情緒逐漸低迷、憤怒、無奈,種種負面情緒漸漸吞噬她。然而,就在此時出現了改變的契機。

 

「當時我的負面情緒很多,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

 

天愛婦女自助計畫發起人:Yoshi/攝自陳佳恩

 

在黑洞中看見希望 看見使命

「我夢見烏干達大地震,我邊跑邊禱告地板不要出現裂縫,不要讓我掉進去,但沒有用,地還是裂開了,我還是掉進去了。」在掉進縫隙途中,Yoshi 沿路禱告,希望不要掉太深,不要遇到她最害怕的黑暗和密閉空間。但是沒有用,她停在隙縫的最底部,所有她害怕的事物都在這個夢中遇到了。「突然間,有一道從洞口傳來的微弱光線,有個聲音問下面有沒有人?然後丟了繩索下來,我拼命抓著那繩索向上爬,爬到一半時,那個聲音又問,你旁邊有沒有人?雖然我很害怕,想要趕快逃離這個黑洞,可是我還是往旁邊亂抓了一把,沒想到還真的有抓到人,然後我們終於一起逃離了黑的深不見底的洞。」

 

在夢中經歷了所有自己害怕的事,遇到深處的絕望、恐懼、無助後,幸好還是有個聲音在幫助自己。「我相信這個夢是上帝給我的,因為這個夢我才知道為什麼我會一直經歷到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我相信祂要我掉到那個黑洞裡是要讓我去看、去感受烏干達有很多生活在水平線底下的人民的狀況,他們的生活就是這樣,他們沒有機會,他們不知道有甚麼方法可以讓他們脫離貧窮。那個繩索象徵著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就是讓他們學習怎樣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往上爬。」

 

Yoshi 流暢且句句切中要點的描述這個夢境帶給她的啟發,這些話像已經在心裡對自己說過幾千幾萬遍那樣流暢,從夢裡她看見了烏干達的困難,也看見了自己的使命。

 

「因著這個夢,我決定留在烏干達。」

 

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發起一連串的改變計畫,包括婦女技職教育、健康檢測和宣導、兒童教育。圖片提供: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

 

孩子終於進入校園 為艱困的路注了一劑強心針

接著她和當地朋友共同組成「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協會一開始本想從幫助兒童開始,但在做了許多家庭訪問之後逐漸發現,兒童教育雖然重要,但所在的村莊 Kinaawa 最大的問題是單親媽媽數量龐大,單親家庭背負的金錢壓力龐大,孩子也因此有很大的可能會輟學。為了從根本解決問題,協會發起一連串的改變計畫,包括婦女技職教育、健康檢測和宣導、兒童教育等,從小地方下手,逐漸改變村莊生態。

 

除了此次募資的天愛婦女自助計畫外,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還有幫助輟學兒童的復學計畫,談起印象最深刻的過程,Yoshi 提到一個叫做 Junior 的小男孩,那是協會第一個找到的需要幫助的孩子,也是協會在當年學度最後一個才送進學校的孩子。

 

「他是我們第一個找到的孩子,但是他的爸爸遲遲不簽名讓我們對這個孩子的教育負責,他爸爸那時候跟我們說:『不用費心了,就算送進學校他最後也會輟學。』爸爸不肯簽下同意書,協會也只能先從其他孩子開始找起。直到有天,Junior 自己來到辦公室表明他真的很希望能夠重回校園,甚至找來了鄰居阿姨說:「我爸爸不簽沒關係,這個阿姨可以幫我簽。」

 

看著這個孩子對學習的渴望和現實所遇的困難,協會最後動用了公權力請警察讓爸爸同意讓 Junior 去上學,這才終於進入學校。說到這,Yoshi 向來流暢的語句被心頭湧上的情緒打斷,不時哽咽,本來嘻笑的協會夥伴也都沉默了起來。這是一個孩子遇到的困難,但是我們都知道,還有成千上萬個孩子遇到相同的困難。距離理想,轉變生命協會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但至少,他們終於把 Junior 送進學校,甚至也把 Junior 的哥哥一起送進去了。

 

協會每期都會固定舉行家長座談會,邀請受到幫助的孩童家長參加活動,但是參加的大多數都是媽媽,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單親家庭,一部份原因是爸爸們不在意孩子的學習狀況。「我本來不期待 Junior 的爸爸會來,因為他就是很愛鬧事的那種爸爸。但是那天,他出現了,座談會結束後,他走過來和我們同事說:『我很感謝你們可以給我們這樣的機會,我從我的兩個孩子身上看到了改變,從此以後我也會努力讓我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爸爸。』我聽到同事這麼說,就在電話的另一頭哭了,這個轉變是我們在一開始完全沒有想到的 透過一個孩子的教育去影響到一整個家庭。」

 

Junior 的故事讓協會更加確立要堅持做下去,要做到讓大家看見烏干達。他們不需要外界無止盡的援助,需要的是一個機會,一個被看見、能夠靠自己的力量過生活的機會。

 

協會成員到孩子家中進行家庭訪視。圖片提供: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

 

逐步展開計畫 哪裡有需要便往哪去

天愛婦女自助計畫只是轉變生命協會眾多計畫的其中之一,主要目的是設立工作坊和技職教育,讓這些媽媽能擁有扛起一家生計的能力。最後我問起成員們各自希望協會有什麼樣的未來時,身為舞者的 Vaillys 提到未來會逐步開始街舞計畫,除了幫助孩子成長外,也能培養其他興趣。擅長行銷分析的 Joan 認為有和企業合作的機會,爭取到比市集銷售更穩定、大量的訂單來源。在世界展望會擔任多年志工的 Anna 則希望還可以將媽媽們的作品讓全世界的人看到,不只是台灣人、計畫資助人,還能和更多人分享來自烏干達的感動。身為手作老師的琦夢姊希望把自己的手作事業也帶入烏干達村莊中,創造更多機會。

 

五位女性皆擁有不同的背景,也各自對協會有不同的期望,在眾多期望中找到平衡點,手牽著手走向彼此心中都期盼著的未來,我想這五位女性的光輝和遠在好幾千里外的烏干達媽媽們是相同耀眼的。

 

採訪結束後我一直想著 Yoshi 說的一句話:「Strong Woman, Strong Family, Strong Community.」從婦女開始,到家庭,再到整個社會。而當我問起協會的下一步是什麼時,她只淡淡說了一句:「當這個村莊的計畫都成熟,人員都可以獨立運作時,就是走到下個村莊、下個需要我們的地方。」

 

充滿女力的烏干達轉變生命協會團隊。左起:Anna、Vaillys、Joan、Yoshi、琦夢姊/攝自陳佳恩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看見-烏干達天愛婦女自助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