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趣味的反擊!內地搖滾:認真就輸了,我們用最不認真的態度把事做好做滿

在這裡,「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以各種語氣、情緒存在於每個擦肩而過的靈魂裡。人們等待在某個恰當的時機點用盡全力喊出這句話,聲嘶力竭地宣示自己的立場。充分表現即使受到打壓、牽制,但這群人並不因此喪志,仍然在縫隙裡堅定地捍衛理念。這裡是南投,台灣的內地,也是音樂祭「內地搖滾」要長久降落的陸地。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台灣藝人們經常性地稱呼中國為內地,這樣的說法無形中承認了台灣是附屬於中國的領土。為了表示立場,內地搖滾創辦人陳威仲從饒舌歌手大支的歌曲《蘭芭詞》裡的一句「台灣內地是南投」獲得靈感,以此為發想舉辦音樂祭。南投縣是台灣唯一不靠海的縣市,理所當然成為台灣的「內地」,擁著台灣人主體意識的音樂祭—「內地搖滾」就這麼誕生了。

 

內地搖滾舞台照/圖片提供:內地搖滾

 

戲謔到底 反向操作更能達成效果

內地搖滾號稱「最故意的音樂祭」,嘗試用戲謔、玩笑的態度面對政治、國家主權這些聽起來不免沉重的議題。在去年的活動中,內地搖滾首度與網路知名反諷節目《眼球中央電視台》合作,訪問多組樂團,要求台獨樂團公開道歉,用極盡嘲諷的方式表示立場。「我們發現惡趣味反而能傳達更多理念。」主辦人陳威仲說道。

 

「我們一直在證明反向操作是更可以達到效果的。」即使一路走來遭受不少人抨擊,陳威仲仍對內地搖滾充滿信心,在這個「認真就輸了」的年代,內地搖滾用最不認真的態度做最認真的事。

 

關於宣傳效果,陳威仲坦言還沒發揮最大值,但是自從「台灣內地是南投」的口號逐漸風行之後,確實越來越少藝人使用內地稱呼中國。然而每當有藝人稱中國為內地時,內地搖滾的粉絲專頁總是大方分享「表揚」。「用舒服、嘻笑的方式改變事情,又好笑、又快樂,這不是每個人都想做到的嗎?」陳威仲挺起上半身,像是期待著下一件值得表揚的事情發生。

 

激進工作室負責人、內地搖滾創辦人 陳威仲/攝自趙懿芳

 

反骨到底 越不可能越要辦

選在台灣唯一不靠海的縣市南投舉行內地搖滾,更能彰顯「內地」一詞的意義。在經過兩年的活動後,主辦內地搖滾的激進工作室面臨資金吃緊的問題,因此第三年的內地搖滾將活動是否舉辦全權交由市場決定。從創立內地搖滾開始,一直都有部分資金來自群眾募資,直至今年,激進工作室期盼能用群眾募資募集到內地搖滾所需的全額經費,邀請民眾擔任內地搖滾最大股東的原因,陳威仲說道:「我們認為觀眾也有責任。」

 

有不忍心看陳威仲辛苦籌備活動的前輩直言:「你太理想、太自以為有使命感了。」對此,陳威仲也一直反覆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用音樂祭改變環境,「但激進工作室的 slogan 就是:『用行動改變台灣』,我們希望大家能和我們一起。包括其實我們從來沒有刻意表態自己台獨立場,我們只說『台灣內地是南投』,而底下的觀眾就會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這就是成長了,我們就只是要誘發大家敢於表達自己的想法而已。」

 

樂迷在稻草皮上享受音樂/圖片提供:內地搖滾

 

風雨過後 台獨界的一盞燈照亮內地

去年內地搖滾從埔里移地到集集舉行,無奈場地確定後卻迎來連日的大雨,雨水和內地搖滾同時登陸內地,將場地弄得宛如一個大沼澤。眼看著活動剩下五天,除了祈禱放晴外沒有其他的辦法,陳威仲許願:「接下來的日子如果都出大太陽,我就吃素到 2017 !」隔天在內地搖滾的場地中,他曬傷脫皮了,接著在 2017 年來臨前,一口肉都沒吃進口。

 

幾日太陽的曝曬後,土石雖然逐漸恢復正常,但仍然帶有濕氣。團隊便買了一綑綑的稻草鋪在場地上,「現場直接變一個超大的塌塌米!」兩天的活動中,大家就踩在這個巨大的塌塌米上感受內地、感受音樂。「但現場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好多人拿著稻草綁成十字架走來走去,雖然十字架是詛咒的東西,但我們就戲稱它是『最不吉祥的吉祥物』,所以今年如果募資成功,不管放晴還是下雨,我們都要鋪稻草。」激進工作室的桌上還放著去年從南投帶回來的稻草十字架,陳威仲興奮的拿著它分享這段趣事。

 

最不吉祥的吉祥物-十字架/圖片提供:內地搖滾

 

而在去年的活動中,從年輕時就極力推廣台灣獨立、有著「台獨教父」稱號的史明也踏進內地搖滾的場地,在過去那個民風保守的年代,史明不畏世俗眼光推廣理念,老了之後也大力支持有著相同理念的年輕人,給陳威仲注了一劑強心針。而陳威仲認為自己的想法與史明相近,傳達理念前必須先有一定的資本,說的話才具有影響力,並非一味地祈求他人支持。「但是群眾募資並不是祈求,是投資。」根據群眾募資平台的規則,若專案未達標,贊助者贊助的金額將全額退回。陳威仲認為對內地搖滾和樂迷來說,是一個雙贏的做法,樂迷投資,主辦方辦活動,雙方都不必害怕虧損,這也是內地搖滾一直以來都有部分資金來自群眾募資的原因。

 

台獨教父史明參加內地搖滾/圖片提供:內地搖滾

 

為了吸引更多樂迷前進南投,陳威仲透露今年將會邀請更多不同類型的藝術家演出,其中包括從未在內地搖滾出現過的電子音樂風格,「我之前看到樂托邦音樂節,好多網美網帥去玩,他們也可以來南投玩啊!」聽到這裡,我腦中不禁浮現硬派搖滾樂迷與電子音樂愛好網美共同在內地搖滾的稻草堆中隨著音樂起舞的樣貌,或許能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或姻緣)。

 

提起去年開放兒童及長輩免費入場,陳威仲表示有了他們的加入,場面更加溫馨。今年除了延續去年的做法,也提供場地付費露營。樂迷們不必出國就能徜徉在山林間享受音樂、陽光、啤酒。「集集是很漂亮的地方,不一定要露營,但大家可以一起來貼近土地。」雖然內地搖滾的議題較硬,但透過各種輕鬆的活動規劃,邀請各個愛台灣、愛南投的民眾一起登陸內地。

 

因為議題敏感,我本以為對陳威仲說任何話都得小心謹慎,但就如 《GLASS ONION 》的專題文章一般,發現自己預設太多立場,這不過就是一個開心的音樂祭,任何嚴肅議題都能在幾口啤酒和陽光照射下閒話家常。言談中陳威仲就像大孩子般說著:「有些人會說,你們這樣揶揄中國,自以為很好玩?我們必須跟大家講,真的蠻好玩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2017 內地搖滾 a.k.a. JIJI R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