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團隊《漁音》紀錄漁歌古調,奮力保留將消逝的傳統文化

「十尾、兩尾,共啊十二,十二、四尾,共啊十六。」舀起一瓢水,水中的魚苗清晰可見,此時將看到的魚數量唱出來,舀水的手和歌聲不曾中斷,便創造了一首首在魚塭才能聽到的歌,也代表了台灣傳統漁村的文化。這樣的歌曲稱為「數魚栽」,魚栽指的是台語的「魚苗」,在傳統漁業交易時需要一尾一尾的數,這麼做除了確保魚苗的交易數量外,也增加了買賣雙方的信用。然而隨著時間演進,在漁村裡會唱數魚栽的漁民都成了村落耆老,數魚栽也成了即將失傳的技藝。

 

為了記錄這項傳統漁村文化,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的學生們以此為主題製作畢業專題「漁音」,盼望能藉此喚起人們對非物質文化的珍惜,也記錄下專屬臺灣養殖漁業的特色。

 

 

走訪過程重重艱辛

「漁音」團隊花費一年半的時間,走訪了全台僅存的三個仍然保有數魚栽文化之處:屏東楓港、台南七股及台江一帶、彰化花壇。當他們踏上中南部的土地時,語言不通是他們遇上的第一個難關。團隊成員中只有兩個人略懂台語,其他人則是一概不知,面對滿口道地台語的漁村耆老們,想深入了解數魚栽文化的團隊成員們只好將錄音檔重複播放至聽懂為止。「有時候他們說的很快,我們又聽不懂,只好裝聽的懂,說『喔~這樣子喔』,然後回去再反覆的聽錄音檔。」翊榛晃著頭,生動地重現採訪經過。

 

《漁音》團隊成員,左起:柏誠、思柔、樹榮、乙婷、翊榛、逸琪/攝自董兒馥

 

雖然仍會唱數魚栽的長輩人數並不多,尋找相對容易,但談起找尋目標的過程,團隊還是遇到不少狀況。思柔說大部分的受訪者是到當地問里長或問發展中心哪裡還有仍會唱數魚栽的耆老;有時候真的問不到,就在路邊走走,看哪裡有魚塭,就跑去問魚塭的主人會不會唱,還真的因此找到了幾個意外的耆老們。「我都說他們就是憑著一股傻勁在衝,要先看到有魚塭,還要確定有主人,主人還得要會唱。」指導老師陳維翰在旁邊笑邊欽佩他這群可愛的學生們。

 

「數魚栽其實不只是在記錄魚的數量而已,每位長老們表現出不同的音調、語氣時,同時也唱出自己的故事。我們其實想要告訴別人的是背後的感情和故事,而不只是這個數魚的技術。」陳維翰老師希望學生們能透過作品表現文化和耆老們在從事漁業工作時的點點滴滴。

 

《漁音》拍攝過程/漁音團隊提供

 

讓設計不只是設計

漁音團隊將實地走訪記錄耆老們的漁歌用木刻版畫、拓印明信片、手機鈴聲等方式呈現。談起使用木刻版畫的原因,思柔說明團隊認為木刻版畫和數魚栽有異曲同工之妙,數魚栽必須全神貫注地一尾一尾數,木刻版畫也需要心無旁鶩一筆一筆仔細刻劃。

 

「而且木刻版畫拓印出來的效果會有點斑駁,有些地方看起來像快消失一樣,也在呼應著數魚栽這項傳統文化即將失傳,希望透過我們的作品喚起大家對數魚栽的關注。」本來我以為木刻版畫僅僅是為了呈現復古懷舊感,沒想到背後還有這樣的巧思,頓時覺得自己太小看了眼前這群學生團隊,所謂「視覺傳達設計」不只是設計,更重要的是傳達。

 

拓印明信片表現了將失傳的數魚栽/攝自董兒馥

 

而視覺傳達設計可遍及的範圍廣泛,漁音團隊紀錄的是來自於漁村耆老們的古調,因此也特別跳脫了「視覺」的框架。將每位耆老的數魚栽重新譜曲,從視覺走向聽覺,將重新譜好的曲子製成手機鈴聲,讓大眾可以更快速、更貼近的感受到這項傳統技藝。

 

那麼《漁音》希望大家能夠獲得什麼呢?在漁音團隊成員因為我的提問而沉思的同時,樹榮緩緩開口:「數魚栽是台灣在地文化的一部分,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還是有應該要被保留、紀錄的東西。我們想從這裡開始,讓大家看見他們的重要性,我們不單是在做設計,而是透過設計為這些傳統文化做些我們能做的事。」

 

《漁音》團隊成員(左)思柔(右)樹榮/攝自董兒馥

 

表象背後的意義才是視覺傳達的真諦

最後,我問團隊每一位成員對「視覺傳達設計」的想法是什麼,大家的答案大都一致認為視覺傳達設計著重在「傳達」,不論是圖片或文字都必須讓看的人一眼就能理解。「傳達設計其實最有趣,也最困難的是看任何東西時是看到表象?或是可以真的去感受到背後那層意義?用自己的方式來說服別人、讓別人認同你,這就是視覺傳達設計。」不論是同學們或是指導老師,都將事件背後的故事、感情視為最應該表現,也是最珍貴的部分。

 

「重要的東西都是眼睛看不見的。」陳維翰老師在採訪最後留下這句《小王子》的經典格言,為漁音下了最好的註解,希望大家能夠看見藏在即將失傳的傳統文化後,那些耆老們真實的人生故事。

漁音團隊提供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漁音-屬於他們的聲音》即將消失的漁歌古調推廣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