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留職停薪環遊世界,「人生那麼長,才花半年的時間出去看看真的沒什麼。」—專訪陳怡伶 Sunny

時間在日常生活中以不著痕跡卻又光速前進的形式,把我們逼進人生中一個接一個的里程碑。三十歲的你是什麼樣子呢?被歲月沖刷掉年輕時的稜角、被現實殘酷重傷,開始學會圓潤的待人處事,不再想那些天馬行空的夢?仍然在大環境中努力碰撞,看似毫不懼怕後果,卻在每個夜晚獨自療傷,對自己喊話總有一天會實現夢想?

 

三年前,和多數人一樣,走到人生的中繼站,剛滿三十歲的 Sunny 看著身邊的朋友陸續邁入生活的下個階段,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也應該跟著一頭跳入那未知的世界,眼前看見的是前人踏入家庭的幸福樣貌,身後背負的是社會加諸在未婚女子身上的壓力。「那就出國吧!去看看別人都怎麼過的吧!」因此 Sunny 踏上了陌生的領土,完成了這趟一直想完成,卻遲遲沒有實現的旅程。

 

(圖/ Sunny 提供)

 

18 歲,種下環遊世界的夢

約訪這天,Sunny 綁了個有朝氣的高馬尾,揹著後背包,穿著旅人好像都必須具備一雙的「萬能靴」抵達辦公室。沒有過多胭脂掩蓋,清秀五官凸顯了她和一般都會女性的不同,看的出來她乘載了很多的能量,迫不及待想在採訪桌上一次爆發。長久以來耳聞旅人們的故事是如何又如何的驚喜與激勵,卻無法真正面對面深入了解,此刻真的有個活生生的「追夢人」在我面前,我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問起真正開啟這趟旅程最主要的原因, Sunny 用清澈的眼神和堅定的語氣說著:「從 18 歲到加拿大遊學過後,環遊世界的想法就一直在我心裡,就像種子一樣,逐漸萌芽然後茁壯。」我想也許是這顆深埋在心底已久的種子讓她變成這麼耀眼的人吧。

 

(攝/陳佳恩)

 

「出社會後陸續也去了好幾個國家,算是為了環遊世界在練習獨自一人出國,本來預計要在工作告一段落後出發,但在這個時候家人陸續出了一點意外,那是一個契機,他們讓我覺得,如果我再不去他們就老了,等到他們老了,我一定會更擔心,那環遊世界的夢想就更遠了。」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害怕未來背負更多包袱時無法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 Sunny 毅然決然向公司提出留職停薪的要求,暫時將工作告一段落後她就要立刻出發。

 

半年的時間,踏出舒適圈展開旅程

「一開始我是想說,公司如果不讓我留職停薪,我就直接辭職,因為我機票都買好了,我就是一定要去。」她的堅定不只是眼神,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對旅行的熱愛,誰都擋不住她要出國的決心。然而公司答應給予半年的時間,再三考量下, Sunny 接受了,開始規劃為期半年「在有限的時間內創造無限的快樂」的旅行。

 

選擇沙發衝浪除了節省旅費外,也可以滿足 Sunny 對異國文化的好奇心。「就像我們不太可能一天到晚吃臭豆腐一樣,我想了解其他國家的一般人平常在家裡都吃些什麼、家裡的佈置是長什麼樣子,這是跟團或是住背包客棧不會有的體驗,我覺得沙發衝浪更能完整我的旅行。」

 

沙發衝浪(Couchsurfing)是另一種的旅行住宿方式,但其實不單指借住別人的沙發睡了一晚就走,更多的意涵是希望能促成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互相對話。沙發客可以用一頓飯感謝沙發主提供的棲息之處,沙發主也能帶沙發客到私房景點逛逛,雙方都能透過這樣的交流獲得一個美好的夜晚甚至是一個異國的朋友。

 

「沙發衝浪還是有一些隱藏的危險,只是要懂得挑選適合自己這趟旅程的沙發主。」雖然是沙發衝浪的愛好者,但 Sunny 也坦言確實有其危險性,在使用上仍然有許多要注意的地方。

 

(圖/ Sunny 提供)

 

一場病,心境轉換學會放下

長達半年的旅行,談起最感到挫折的一瞬間, Sunny 毫不猶豫的說在第一站抵達埃及時生了一場大病,結果什麼地方都沒去就離開埃及,前往以色列養病,她氣自己大費周章卻什麼也沒得到。說到這 Sunny 舉起小拳頭在空中揮舞了一番,不難看出當下她真的很氣自己。

 

「去到埃及結果什麼事也沒做,會不會覺得可惜?」我好奇地問。

 

「一開始會,但是到旅途後期,覺得不太可能每件事情都按照計畫走,就不太介意了。」當時大概是 Sunny 處在工作和旅行之間的轉換期,從按部就班到無法預測,她開始學習放慢步調,也更懂得品嚐那些突如其來的美好,無論是逝去的還是尚未來臨的。

 

學會放下,大概是 Sunny 之所以能在不靠任何藥物治療的情況下能夠恢復健康繼續旅行最好的處方箋。逝去的過往就讓它去吧,眼前還有更遠的路要走。這讓我想起了電影《金盞花大酒店》裡那句男主角最愛掛在嘴邊的台詞:「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in the end. If it’s not alright, because it’s not yet the end.」

 

從 Sunny 身上,我感受到同樣的堅韌氣息,無須言語,只能意會。

 

(圖/ Sunny 提供)

 

半年後,改變是內化在心裡的

懷著對人生方向的困惑, Sunny 決定出走。令我好奇的是旅程結束後, Sunny 找到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方式了嗎?

 

「說起來其實很好笑,在出發前我因為看到身邊的朋友陸續結婚、生子,但是我對結婚是抱著懷疑的。後來在希臘的羅德島遇到接待我的沙發主是一家四口,他們常常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全家人都很熱情開放,孩子也因為這樣有了與眾不同的國際觀。那樣的生活現在變成我的目標,可是光靠我一個人是達不到的,所以在找到適合的伴以前,我想把自己的生活過好,繼續利用假期旅行,用自己最喜歡的方式過生活。」 Sunny 眼中盡是滿滿的快樂。確實阿,組成家庭不是單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完成的,在那之前,就好好地過好生活吧!

 

問起獨自在國外生活的時候,最想念什麼事情時, Sunny 的回應讓我驚訝,原以為她會想念某些特定的台灣美食,但其實是去電影院看有中文字幕的電影、和朋友一起打羽毛球、到游泳池游泳這種稀鬆平常的事。她看似熱愛冒險、喜愛陌生國度,其實內心仍然掛念著家鄉的一切,各種小到微乎其微的事。「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才是令人最想念的。」她的語氣輕描淡寫中藏著一絲領悟。

 

回到台灣重新步上現實生活的的軌道,談起自己的改變時, Sunny 笑說那個改變是外人看不出來,內化在自己心裡的。看事情的角度變宏觀了、更懂得尊重每個人的生活選擇,但其實在出發前,沒有預設要有什麼改變,只是很單純的想去看看這個世界。然而,現實確實依舊煩人,只是現在的她更能調適自己的心情,用更開放的心情擁抱新的生活。

 

(圖/ Sunny 提供)

 

採訪結束後,我笑著送 Sunny 離開辦公室,再回到採訪桌上收拾,看著她留下的空水杯。想起剛剛她細細描述、掏空自己的模樣,就像桌上那只空水杯,真心誠意分享自己,印在我腦中的是她靈魂裡那個努力追夢的輪廓。我想我也有了一點改變,同樣是外人看不出來,內化在心裡的。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跟著 Sunny 睡沙發:30 歲女孩留職停薪以沙發為家環遊世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