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桃園,新創意 !年均二十二歲團隊打造新「逃圍」實驗

從桃園火車站前站走出來,新光三越的紅色 LOGO 亮得刺眼,人潮在商場百貨間疾快穿梭,但若穿過身後的地下道,紅底白字的招牌同樣映入眼簾,卻書寫著臺灣人不甚熟悉的越南文。

類似反差也在桃園市區產生。從前站商圈沿著中正路一路前行,約莫十分鐘光景,身邊不再是現代化商場,而是老舊平房,年輕人的身影多在沒落的舊市區前止步,隨著通勤四散、離開家鄉。然而,卻有另一群在外求學的桃園子弟回到成長的土地,藉由展覽和報導描繪出家鄉的輪廓。他們是「桃步走工作室」,決心利用新空間「逃圍」,為桃園種下議題探討和創意激盪的種子。

 

營隊透過世界咖啡桌進行在地議題討論。( 圖 / 桃步走提供 )

 

你夠認識自己的家鄉嗎?

2014 年的暑假,林采鴻帶著在社會系習得的訪調知識,和朋友回到家鄉舉辦營隊,探訪桃園多處。提起辦營隊的動機,采鴻舉了個有趣的現象說明:「在大學裡自我介紹很容易被問『你從哪裡來』,但是繼續被同學問說『那桃園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或特色』時,我發現我不知道要回答什麼。」出外求學讓采鴻意識到自己對家鄉的陌生。 2014 年也是臺灣公民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年,采鴻卻發現極富爭議的航空城計畫並未在媒體激起太大討論,因此,為期三天的營期中,營隊走訪了觀新藻礁保護區、桃園航空城自救會等組織,並搭配多場勞權演講,希望透過營隊提升對在地議題的了解。

現為桃步走成員之一的蔡士豪表示,當初透過營隊在桃園各地走訪,「讓我對桃園不再只有卡在通勤裡的記憶,而是開始有方向性地認識這個地方。」而團隊中唯一非桃園人的曾昱豪,則因認同桃步走的運作理念而投入其中。經過多次開會,桃步走工作團隊正式在 2014 年暑假成形,並將桃園火車站到景福宮一帶的舊市區作為訪調重點。在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裡,桃步走除了推出記錄舊市區街景的攝影展和系列報導,也走出舊市區,利用影像紀錄桃園的青年返耕、街友生活和獨立空間經營,並舉辦討論多元議題的「我市論壇」,不禁讓人佩服團隊豐沛的行動力。

 

「視區」映像展一隅。 ( 圖 / 桃步走工作室提供 )

 

然而,桃步走也曾對團隊定位感到混亂。由於成員大多是在學中的大學生,為了兼顧學業,常碰到「時間不夠用」的窘境,活動也只能在寒暑假舉行,難以持續深耕。采鴻坦言,「如果一個團隊每半年才出現一次,這裡的人們不會記得你,帶來的改變不大。」因此桃步走在「生活所市」展覽後,將成果展現調整為線上報導及講座,除了延續產出,也能藉由一月一次的講座和居民持續互動。同時,另一個藉由「空間」創造新改變的想法悄悄誕生,也就是桃步走今年的大計畫:「逃圍」。

 

桃步走團隊親身參與逃圍空間裝修過程。( 圖 / 桃步走提供 )

催生好點子的重要推手:開放而有趣的空間

預計在今年三月底開張的空間「逃圍」,是桃步走未來的重要駐點,同時也是歡迎其他團隊進駐、催生新點子的實驗空間。采鴻提到「逃圍」和激發在地行動力的關聯:「我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就發現大眾對空間的需求很大,如果要好好發想計畫,真的很需要『有趣』和『具開放性』的地方激盪想法。」秉持這樣的信念,桃步走特意不將「逃圍」打造成同樣可以進行討論的咖啡廳或是主題書店,就是希望將空間與人催生出的化學反應交給進駐者來主導。

士豪也提到,「空間可以帶來社群。」桃園議題討論及參與講座的風氣並不興盛,若有空間定期討論在地議題,並聚集具有創意和樂於交流的團隊,會形成一股強大的拉力吸引人們加入熟悉的社群,進而積極參與討論。

 

桃步走:「我們需要一個『有趣』的地方,擁抱常民文化、工作計畫執行、公共倡議匯聚。」未來,逃圍就會是這麼一個充滿能量的空間。 ( 圖 / 桃步走提供 )

 

激發行動力和土地連結的在地實驗

除了作為創意碰撞的集散地,桃步走也希望「逃圍」成為通勤族的休憩站。「通勤是桃園難以抗拒的『宿命』。」采鴻表示,許多桃園人的工作和求學重心落在雙北和新竹,生活也被長時間的通勤所切割,因此桃步走希望「逃圍」可以提供諸多通勤族脫離片段生活的可能性,在通勤的路上來到火車站附近,可以到「逃圍」坐坐。「我們希望人們可以在逃圍的互動中,創造出『生活感』。」或許在有機的空間中,可以認識更多新的人事物。

從短期展覽到開放空間,桃步走不只是藉由紀實紀錄喚起居民對土地的情感,更試圖激發桃園全新的創意和行動力。而這些全是由一群平均年齡二十一、二歲的年輕人所推動,除了被他們想為家鄉「做點什麼」的心感動,對於這群全新思維的年輕人能為老舊市區帶來的改變,也讓人感到既興奮又期待。

 

桃步走受訪成員,左起蔡士豪、林采鴻、曾昱豪( 攝 / 魏孝謙 )

 

帶著家鄉的根 才能走得更遠

訪問結束後,桃步走帶著採訪團隊來到靜謐的新民街。看著桃步走成員們為了拍照要擺什麼姿勢而產生的小吵鬧,和剛才採訪過程中的安穩誠懇相比,終於流露出一些年輕人的活潑氣息。然而問這群年輕人為什麼要回來,桃步走這麼回答:「只有回頭去正視自己從哪裡來,才能真正面對外面的世界。」在桃園新與舊、出走和回歸及多國文化的撞擊下,桃步走工作團隊現在要做的,就是將桃園發散的能量聚集起來,找出深埋於繁忙生活中的「家鄉的根」,因為唯有了解自己來自何方,才能帶著家鄉孕育自己的記憶和力量,走得更遠。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逃圍」(Tao-Way)—— 城市創意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