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7012574

三分木料,七分皮質,他一手打造「木入三分」木皮革包的柔軟與堅毅

幾乎看不到摺痕的條紋襯衫,配上皮鞋與西裝褲,型塑出一身典型的上班族氣質。打開辦公室大門的是此次的受訪者,木入三分的創辦人暨設計師,羅濟瑀先生。樸實與傳統,是濟瑀烙在別人心中的第一印象。訪問開始前遞給了他一杯水,「謝謝妳,我自己有帶。」隨即轉過身翻找保溫杯。目光順著濟瑀伸手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個外型看似全木製,有樹皮紋路,甚至有莖幹凹凸的桃木色公事包。

 

img_6884
創辦人- 羅濟瑀先生 ( 照片由木入三分提供 )

 

「我很喜歡胡桃木的質感,還有會隨著時間與溫度遞變的外型。」對濟瑀的印象,也在他打開身後那桃木色皮包的那一刻起,慢慢有了不同層次的轉變。表層柔軟,但心材堅硬,彷彿就像濟瑀給人的感覺,老實敦厚,但卻有份對於理想堅持到底的剛強。一面聽著他訴說自己的創業之路,一面看著包身上深淺不一的年輪,才暸解原來濟瑀所攜帶在身旁的,不是商品,而是一個足以代表他個人,也篆刻他生命記痕的章印。

 

剛柔並濟的創業之路

「覺得木頭很神奇,即便成了素材,卻還是會隨著時間跟環境去改變它的面貌。」濟瑀起初在一間木工廠工作,隨著時間推移,他也逐漸愛上了木材超越時空限制的生命力,創業的聲音在心中萌芽,於是濟瑀決心以木材為核心,做出有靈魂,能夠陪伴擁有者一起生活的物件。台灣的創業環境如此艱困,先前在工廠所存下的錢是否能支撐他的創業跑道?

 

木皮革手提包選用的胡桃木 ( 照片由木入三分提供 )
木皮革手提包選用的胡桃木 ( 照片由木入三分提供 )

 

濟瑀笑了笑,答道:「當時我什麼資源都沒有,又打算做技術上難度那麼高的挑戰,為保險起見,我一直兼職做咖啡業務」。創業的第一年,他的生活,即是日日帶著他那從骨子底散發的和婉氣質,放軟身段,綻開笑顏,在每天好幾次與不同客戶的會面,盡全力去推銷自己的商品。即便白天的工作已讓自己身心俱疲了,晚上回到家裡,不是選擇稍微歇息,而是把握僅剩的時間,坐到書桌前一筆一筆勾勒商品的設計草圖。

 

此時,濟瑀望向他那嘔心瀝血所打造出的公事包,說「做人要柔軟,但做事要堅定。」那一刻,胡桃木表層輕柔的質地與心材的堅硬,儼然已與他的形象互相呼應,也是對於濟瑀的最佳寫照。

 

相輔相成的對立元素

為何品牌名稱取為木入「三分」?濟瑀認為三分木料是最完美的比例,當這三分小部分的木料,與七分大面積的柔軟的皮革結合時,人們的目光就會聚焦在木料的獨特。

 

「但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構思如何融合這兩個素材時,真的費盡了我的心思呢!」濟瑀一開始去找的每間廠商,聽完他的構想,沒有例外的全部跟他說這個設計根本不可能做得出來。那時的濟瑀手上幾乎沒有可動用的資金,也沒有任何資源,找不到製作皮革與木製品的師傅願意與他合作,更沒有任何廠商願意接他的訂單。「沒錢,也不知道能怎麼辦,最後也只能硬著頭皮,自己試著去做做看。」於是設計出身的他,最後決定捲起袖子,從零開始,學習如何將兩個不同的素材構面同時結合在一起。

 

img_5966
內面的牛皮與外層的胡桃木 ( 照片由木入三分提供 )

 

一天天的不斷嘗試,終於讓濟瑀發現了用高溫加熱,再加上高壓,可以將兩種元素結合到同一個構面上。這個得來不易的里程碑,也讓他更審慎的去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他決定回到擔任業務時那柔軟的姿態,先找到皮革師傅,經過夠通再溝通,做出初步成品後,再找到製作木製品的師傅,將心中的設計一步步具體化,最後才跟廠商合作開模製造。「現在在看每個商品,都還能回憶起自己在為他們東奔西跑的畫面,如果說孩子是父母生命的結晶,那這些商品也是我的孩子吧!它們是我那些人生階段的結晶!」

 

軟硬二個元素,在木入三分的皮包上形成相輔相成的存在,七分柔軟的皮革是主要的結構,包裹絕大部分的包身,讓覆蓋在皮革外層的木材,形塑出皮包的質地與美感。在濟瑀身上也是如此,柔軟的姿態與立身處世的哲學,結合內心堅持到底的剛毅及韌性,為他塑造出自己獨一無二的創業之道與生命履痕。

 

unnamed
圖片由木入三分所提供

 

暸解更多專案內容:用手提起一座森林|木入三分:木皮革手提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