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去營運長,他赤腳踏上農村土地打造與自然共存的「樸谷工坊」!

前陣子,影帝李奧納多製作的紀錄片《洪水來臨前》在網路平台上提供免費觀賞,讓更多人正視氣候議題的嚴重性。在影片中,觀眾跟著他的視角見證氣候變遷對全球各地造成的劇烈影響。氣候變遷越趨嚴重,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在其面前都面臨著同等的危機。

就台灣而言,今年冬季低海拔地區罕見下雪,秋季數個颱風接連襲台,甚至曾同時多達五個熱帶氣旋盤旋於太平洋面,嚴重損失難以彌補。隨著經濟急速發展,氣候也因為人類的破壞而大整形了一番,大家都在談維護生態自然,但是我們真的了解大自然嗎,想要尊重生活的環境卻對自然一無所知,我們又該如何保護地球呢?

走進宜蘭的田野,我們遇見了這一個與自然共存的家庭。梁先生和妻子兩年前自台北搬入宜蘭,以友善環境的方式對待土地、踏實的生活。從飲食、清潔,乃至居住的房子,都是出自自己或著社群朋友的經驗與幫忙,一家人享受深入自然的感覺並且與之和諧共存。
 

資本主義式價值觀大轉彎

採訪當天,梁先生剛劈完煮飯用的木柴,就趕緊來接受訪問。如今過著洗衣服、燒熱水,甚至築牆都必須自己動手作的生活,很難想像台大工管畢業的他會有如此的轉變。原本資本主義式的價值觀在接觸永續生活型態後轉了個彎,令他更加深入思考金錢的意義與價值。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追逐金錢但卻失去了生活能力,如果有一天沒有東西吃、水龍頭打開沒有水了,那該怎麼活下去?」現代人生活在中央供應系統之下,只要按個鈕,許多生存條件便唾手可得。但若有一天,這些東西消失殆盡,在溫室下被保護已久的人類還能夠憑藉一己之力生存嗎? 「以前只想著用錢解決這些問題而且也節省時間,現在我想要慢慢重拾這些技能,靠自己的力量解決。」

在認識妻子的前一年,梁先生就毅然決然辭去了公司營運長的職位,開始在台灣各地的農家進行『 帶著技能,環島播種 』的技能互換學習旅程。妻子懷孕後,兩人決定從永和的水泥租屋搬到宜蘭農村,離開都市擁擠冷漠的壓力氛圍,讓孩子在更為恬淡舒適的地方成長。 「他在還沒出生前就大大地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寶寶出生後,兩人重新調整作息,也更加注重食物的選擇。 「我們只吃對地球友善的食物,也自己種菜,加工調味料一點也不碰,更會特別注意食物的進程,像是碳足跡等等。」縱使這種度日方式在收入上的確較不穩定,但梁先生樂天的笑著說:「在農村真的餓不死!鄰居們賣不完的米或糧食都會分給大家,地瓜葉、空心菜隨便種都長一大堆。」自身經歷後才發現,若是在這樣的模式下能繼續生活,那麼又為何要追求「穩定」的收入呢?如今,梁先生期望自己將以前偷懶用錢換取的技能一一重拾,凡事皆親自去嘗試。
 

社群互助力量,讓生態生活成為可能

生活紮根宜蘭後,兩人親自撫養小孩,家人團聚陪伴的時間增加許多,在社群的互助之下,更有時間思考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回想與國外生態社群的交流,梁先生觀察發現他們社群中的交流與互助更為明顯,若有需要便不害臊的與大家求助。相較之下,東方社會的壓抑氛圍對於互助關係的建立仍有些影響,彼此之間比較不好意思求助。

「在國外的社群中,有三歲以下小孩的父母是不用做工的,吃完飯後可以直接離桌帶小孩,收拾碗盤和洗碗的工作會由其他人幫忙。因為他們認為小孩在三歲之前非常需要爸媽的陪伴,對於孩子的穩定性和肢體語言方面都有非常大的影響,透過這種互助來鼓勵父母好好的陪伴小孩。但是在台灣帶小孩很難獲得社群的支持,大家都被收入的觀念壓的很辛苦,沒力氣好好顧小孩。」

縱使台灣社群間的互助相較微弱,但在投入生態生活後,他們仍得到許多來自生態社群的力量。生活中的許多應用都是梁先生結合社群提供的經驗後親自打造,土堆牆壁、糞便堆肥,以及他引以為傲的柴燒熱水器。 「一邊洗澡,木頭的柴香味也跟著散發出來,讓人洗完澡後非常放鬆,馬上就想睡覺。」言談之中流露出他對生活的滿足,這樣自給自足的生活對他而言非常充實,忙著料理生活的同時,也少花很多時間看手機。 「因為根本沒時間滑手機,我現在就是用『智障型手機』跟你說話呢!」
 

大自然母親的樸谷體驗教育

真正與自然共存,便能體會自然對於人類的影響力,三人之中,在媽媽肚子裡時就已經住進自然的寶寶便是最佳代言人。 「我們的小孩常常吃土,是真的在泥巴裡吃土喔!但我們不會阻止他,反正他覺得不好吃的他就會吐出來。我記得有一次他在菜園裡吃了一隻蝸牛,結果不好吃吐出來,滿嘴都是腸子哈哈!但我們認為這就是學習,他能夠在大自然中自由成長與發展。」經過這些聽起來驚心動魄的經驗後,寶寶很早便懂得保護自己,抓握能力也較其他同齡夥伴來得好。 「放手讓他去嘗試後,很多生命的本能會自然而然地釋放出來,小孩也比較能夠遠離依靠而長成獨立的個體。」
 

SONY DSC
兩人的寶寶從小在自然中成長,自在不受拘束,喚出人類本質的學習天性。(圖 / 樸谷工坊)

 
作家理查.洛夫曾在著作中提出「大自然缺失症」一詞,意指兒童在成長過程中與自然的隔絕所導致的嚴重現象。梁先生同樣認為自然對於孩子而言不可或缺,因此成立樸谷工坊,運用社群間的互助力,舉辦體驗活動並推廣生態課程,讓更多都市的孩子看見「生活」的模樣。體驗課程中,除了梁先生親力親為之外,也結合社群中許多小農的力量,為課程增添不同的元素。

說起孩子們的轉變,他認為在長時間的觀察下才能看見他們的改變。 「台灣教育太強調『馬上見效』,只要不能好好服從體制坐在教室上課就將孩子特殊處理,這種方式對於六歲以下的孩子其實是滿不合理的,在國外的教育觀念中,六歲以前不該接受知識性的資訊。」在他的觀察下,參與生態課程的孩子們每次都有細微的改變,也許以前不敢踩土,因為在印象中只要一弄髒自己,父母總是著急的趕緊擦拭,經過多次的課程之後,漸漸的能站在泥土中,甚至自己主動去玩土。 「我覺得這對他而言就是很大而且很重要的一步,別給孩子太多的限制,讓他們自由的探索世界,也許大自然教得比我們還要好。」
 

SONY DSC
(圖:樸谷工坊)

 
秋季接連幾個颱風的肆虐對生態家園造成很大的破壞,看著他們臉書上損壞的照片,我好奇的問梁先生,反覆的損害下心裡有沒有遭受打擊呢? 「當然有啊!超級挫折的。但是這樣的極端氣候以後以只會越來越嚴重,我們還是應該想辦法解決和適應,增強人類的生存韌性。」梁先生也從多次的嘗試中得到許多生存的技能,怎麼樣的牆面能夠抗震,如何處理才能夠防水……這些探索使我們在面對生活困境時擁有韌性,也回歸人類最原始的本能——懂得如何生存。
「你可以不會歷史、三角函數或微積分,但你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野孩子,集合!樸谷田野學校 | 讓自然養出覺醒世代
 
pugu
(圖 / 樸谷工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