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足球自己救!《衝啊台灣》打頭陣將台灣足球推向群眾、踢向世界!

 

「你問我為什麼做這件事情……那我問你,這件事情它為什麼不能做?」身穿阿森納足球俱樂部 (Arsenal Football Club) 2005-06 賽季主場球衣,意氣風發的徐有辰面對這個問題,與其說是回答,不如說反而是一種宣示吧。開口談起足球就滔滔不絕的他,那些專屬足球的術語、文化與精神似乎天生與他共存,足球對於有辰來說,就像魚不能沒有水,那樣重要。

另一位身著尤文圖斯足球俱樂部 (Juventus Football Club S.p.A) 的主場黑白色球衣的洪秉顥,是有辰的大學學長,受訪當天聽大夥談著足球,他的眼神像有辰一樣炯然發光。兩人結識的緣分因為足球,而這一顆球,足以讓他們儲備更多能量,為台灣做更多不一樣的事情。有辰的熱情奔放,加上秉顥的專注眼神,兩人對足球的狂愛化為動力,一齊並肩規劃完成《衝啊台灣》,史上第一本專為足球運動打造的比賽手冊。

3
《衝啊台灣》各場足球賽事手冊,其中高雄場是世界盃資格賽的特別版。 圖 / 陳仕婷攝

 

綜合各項條件,台灣應具有充分優勢發展足球

「台灣的人口數在全世界來說其實不低、 GDP 也不差,沒有要求世界第一,但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的足球排名會是這種成績?世界倒數,也未免太差了吧?」」有辰接著舉幾個例子來分析各國在足球領域成績表現:以人口數來分析,台灣的人口數大約 2300 萬人, 2016 年歐洲國家盃四強的冰島舉國約 33 萬人; 以GDP (國內生產毛額) 來看, 2016 年國際貨幣組織的資料顯示:排名在台灣前一名的阿根廷,是世界足球排名第一,在台灣後兩名的比利時,是世界第四,但是台灣的排名?卻遠遠落到了178名。(現更新為161名,但是不久前,台灣排名188,是足球世界排名中歷史新低紀錄。)「這不是一件超級詭異的事情嗎?」

台灣不只有人口與國內生產毛額的優勢,還有優渥的技術。 2014 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巴西主將內馬爾 ( Neymar ) 與葡萄牙金童 C 羅 ( Cristiano Ronaldo ) 所穿的球衣正是出自台灣廠商之手,而且衣料材質是利用寶特瓶回收再製而成!據悉該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有多達 10 支球隊身穿台灣製足球衣。除此之外,各項國際重點足球賽事的比賽用球也多為台灣製,從 2010 年與 2014 年的世界盃,一直到今年奧運、歐洲國家盃、美洲盃等比賽用球,皆清一色由台灣包辦製造。

綜合以上因素可歸納得知,台灣在發展足球的各方條件並不亞於其他國家。「你要知道,足球它是全世界的語言,更能帶動一國的經濟體系。」有辰進一步補充,2014 年的世界盃足球決賽,當時幾十億人次觀看電視轉播,可說是全球每七人中就有一人在觀看轉播,此現象代表的可能是球星吸引人、球賽刺激白熱化,也有可能是代表著有那麼多人關注足球運動。「如果台灣看不見這樣的市場,那不是很可惜嗎?」

2
一席阿森那酒紅球衣搭配筆挺西裝外套,展露霸氣的有辰,談起足球的專業度堪稱「足球界的教授」 圖 / 陳仕婷攝

 

世界盃的帥球員引發台灣熱論,但誰能說出幾位本土球員的名字?

「台灣人數不少、 GDP 也不落人後,還有那麼多足球相關商品都是仰賴台灣的技術製成,這樣看來……台灣應該真的很適合發展足球吧?」我不禁提問。
「那麼,你為什麼不碰足球?台灣人為什麼不碰足球?」有辰直指核心的反問,不過語氣中無奈的情緒卻多過疑惑。

整理情緒,他接著開口:「當你的生活中沒有接觸到,自然就不會有人去討論。」媒體近年都說台灣是足球沙漠、台灣足球死胡同。既然環境如此貧脊,這片沙漠更不會激起民眾關注與討論的聲浪。「你會發現台灣的現況是:一般民眾完全沒有任何方便的途徑了解足球相關資訊。台灣多數人對足球認知仍停留在席丹、貝克漢的時代,這些人都已經當教練,甚至是退休了。」有辰最後補充:有對足球有一絲興趣的民眾們苦無接收資訊的便捷管道,在台灣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其實足球沙漠一詞氾濫的同時,我們沒想到的是台灣也曾在世足的旋風中一起狂過。」北足台北足球推廣俱樂部)曾搭上潮流舉辦小小世界盃體驗活動;Google 統計台灣網友在世界盃足球賽期間搜尋「足球」相關關鍵字的頻率僅次於棒球。有辰分析台灣的足球市場發覺:「空間是有的,但是缺乏將足球資訊傳遞、行銷到群眾的推手。」台灣也有激進派、很主動的球迷,在主流媒體、體育台沒有播送足球資訊的時候,熱血的他們卻能用自己的方式找到觀看球賽的方法,但如此也間接導致媒體、體育台等單位更加減少足球訊息的露出。

除了足球沙漠,台灣環境還有另一個困難,許多球迷們看完了世界盃、歐洲盃後再回過頭來看台灣的足球,比賽強度、刺激度存在著落差,球賽的可看性下降,造成支持台灣足壇的球迷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失。世界盃旋風過境全球時,台灣的網站搜尋趨勢雖然集中在足球,大多的關鍵字卻為 C 羅、內馬爾及梅西等球星居多,並非關心賽事的規劃與進行、球賽中比分的拉鋸等等。「大家都在討論世界盃足球員誰很帥、誰很強,但又有誰說得上幾位台灣球員的名字呢?連足球迷都不知道,那麼臺灣足球要如何才會有起色呢?」」有辰表示縱然各種因素使得足球推廣在台灣顯得無望,但他也抓準了這個時代的特性:「從經濟發展、文化、教育甚至各種角度來看,足球是無國界的最大經濟體,放棄足球發展,台灣將成為落後國家。」

 

誰說體育人腦袋差?足球人也能做到文武兼備

近一期的衝啊台灣電子版當中,有一則專訪歸國門將朱芳儀的故事。「她是特別的台灣女孩,移民到加拿大就讀名校西門菲莎大學商學院,隨後卻選擇返台追逐足球夢。」有辰提到朱芳儀的歸國為台灣足球界注入不一樣的思維,她在加國足球訓練的位置是門將 (守門員) ,在台灣,門將沒有特定一套訓練模式,傳統上訓練是不斷地以本能撲救,守住一顆是一顆。相較於缺乏科學方法作為訓練基底的台灣,加拿大對於足球員的訓練機制更有系統、規劃,教練多半針對各種角度飛來的球、不同門將的身形去判斷當下球員應該怎麼站位去守護球門。「你說台灣人資質好不好?好!我們有東方人精打細算的腦袋和原住民具有爆發力的身體素質」,整體來說是很利於足球訓練。但是,你看看我們台灣怎麼在訓練球員的?」有辰說明台灣並不缺乏優良身體素質的人才,訓練模式上倒是可以再多著墨些。

朱芳儀在加拿大就讀世界排名前 10 的西門菲莎大學,同時擁有傲人學歷與出色體育能力的她在大學就讀屆滿一年時毅然決然離開加國,返台踢球。芳儀曾向有辰表示:「留在加拿大的話,可能有更好的體育發展機會(成為職業球員或其他),不過相對也可能必須放棄學業,但我想要表現足球能力的同時,也顧好課業!」台灣的家長普遍認為功課顧好才能去發展體育或其他領域,體育、藝術、表演等領域在他們眼中似乎都只會是好成績的絆腳石。但其實學業與體育兩者根本不衝突,甚至能相輔相成。目前就讀台師大體育博士班傑出門將的朱芳儀,在此就是一個很好的文武雙全實例。

img_0301
秉顥,總是眼神專注且笑笑地聽著大夥談著足球的大小事。 圖/陳仕婷 攝

 

從一日球迷到終生粉絲,比賽手冊為重要媒介

「我們觀察發現,音樂會都會有節目單,可是為什麼,足球比賽竟然沒有比賽手冊呢?那是可以幫助球迷快入認識場上球員最直接的媒介呢。」比賽手冊這種看似簡單而基本的品項,長期以來沒有協會或是其他相關單位協助提供,過去曾主動向相關單位聯繫也都一再被回絕,因此有辰決定不再被動等待,乾脆自己做吧!

手冊定名為《衝啊台灣》,其名稱發想的靈感來自有辰觀看球賽的心得:足球比賽中的防守反擊、或是單刀赴會那種瞬間以衝百米的速度,猛地往對手球門衝的氣勢,全場球迷無不引頸期待,心中喊著「衝啊!衝啊!」的感覺。所以手冊名稱就這樣霸氣定案。顏色部分選用台灣國家代表隊的藍色為基底,內容編排則是隨著當下比賽內容、參賽隊伍而異,大多為介紹賽事、球員專訪等。「我們的出發點在於,如何讓已經有在關注足球的人想了解得更深;如何讓剛接觸足球的人能夠引發其興趣並持續關注,加入這個圈子。」

「但有些圈內人會排斥說『阿你們這些一日球迷……』之類的,可是誰不是從一日球迷做起,融入足球的世界的呢?」有辰也提到一日球迷的重要性,這些甫接觸足球的人一定有想了解的動機,只是缺乏接收資訊的管道而無法更深入該領域。「好奇的情緒引領著一日球迷,逐漸了解台灣足球現況、對足球有產生感情,他們以後自然就會持續支持啦!」有辰拿棒球來舉例, 30 幾歲的味全龍「資深」球迷想必是當初看到張泰山的首支強打,日後就會一直想看他繼續打球,因為已經認識這名球員、對他產生感情了!足球也是這樣的,球迷的養成,需要時間培養、建立情感。

 

“Keep The Faith” 足球,已是一種不可抽離的生活方式

「我跟秉顥以前念都市計畫,因緣際會到北倫敦看看,發現國外在做都市計畫,足球是很重要的一環,足球與當地社區連結相當緊密。」有辰表示他們當時穿著足球衣,下飛機到北倫敦的社區走走,所有人向他們打招呼都是” Good luck for your team! ”「不誇張,任何人看到我們都是這樣打招呼的,他們認為身穿球衣的我們是社區的一份子,甚至對著我們會喊出俱樂部的應援口號 ” Red army , red army! ”」一呼百應,當時那一整區就充滿著應援的呼聲。

「整座城市為了這支球隊而驕傲,這就是凝聚社區意識。」有辰他的團隊正在做的事情能衝擊這個社會跟政府。「沒有衝擊就不會改變,我必須要說的是,這些事情說穿了應該不是我們義務來做,那為什麼……沒有人做?我們改變的不只是足球這塊,而是要開始改變台灣體育,足球是這麼龐大的經濟體,我們相信足球可以救台灣。」回到台灣,世足風潮過後,大家又各自散去。「近日大家瘋狂抓寶、低頭族滿街走,這代表什麼?人與人的溝通連結已經削弱,科技產品取代社交,台灣已經開始冷漠了!我們必須靠球類運動或其他領域的努力,再次凝聚社區。」

「足球可以是一項產業、一種生活方式,甚至能凝聚整個社區的意識,至社區團體,大至國家社會。台灣日前常提到文化創意產業,那麼我們團隊(Trophy拓飛文化)就是針對體育文化,賦予創意的一項體育產業,希望能藉由足球來改變台灣現況,讓台灣人的熱情、經濟、社會以及對國家的榮耀感,能夠再次團結、沸騰、正向發展。」

「足球運動的過程正是訓練解決問題的能力,球員秉持信念,面對問題常能堅持不已。球場上九十分鐘戰況變化多端,球季賽季時間又更長。場上的每一位球員都知道,循序漸進給予自己目標,也許不能馬上一蹴可幾地拿下冠軍,但依舊可以打出一場又一場得好球!球賽就好比人生,不斷地努力、接近想完成的目標。也許正因為有辰領軍的《衝啊台灣》計畫團隊也懷有這樣的足球信念,讓整個計畫與團隊都散發出堅定而不懈的精神與熱情。

 

1
《衝啊台灣》應援手幅。圖/陳仕婷 攝

更多專案資訊:衝啊台灣,差你一砲!比賽手冊募資行動,需要你的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