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台灣,就要了解本土歷史!《台灣人的故事》撿拾課本遺漏的那些精彩

長久以來,台灣人接收歷史知識的管道不外乎學校的歷史課本或是電視劇的播送。前者多是考生們為了準備考試而接觸;後者則是娛樂性質偏高。那麼,有沒有可能我們認識歷史的初衷由被動轉為主動,純粹出自對土地的好奇、對生活的環境好奇來接觸歷史?尤其是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台灣。現在,有一群人,他們正在做這樣的努力……

馮賢賢,台灣公民媒體文化協會執行長。她是資深的媒體人,也是台灣人的故事計畫總監製。踩著輕盈步伐搭配俐落口風,訴說台灣人的故事計畫種種就像交代節目流程一般仔細,每個環節都清楚到位。陳宥霖,台灣人的故事專案負責人。初到訪問的會客室以靦腆笑容簡單向大家致意,說起話來並非學者般淘淘不絕;也不像政客氣勢逼人,宥霖的表達更像在說故事,愜意分享著關於台灣歷史有趣的大小事。秉持著「好歷史向好朋友分享」的理念,兩位提案者一同發想募資計畫,決意完成《台灣人的故事》。

imag3668
《台灣人的故事》短片企劃人賴宥霖。 圖 / 余亞霓攝

 

歷史人物形塑台灣土,切身相關怎可不知!

「對歷史產生共感,是在大學時期的一堂通識課。」宥霖笑著分享他首次實際看到瑠公圳遺址時的興奮,當前的水泥地、紀念石碑底下在過去竟然是水圳道。見證歷史深感喜悅,但同時疑問的聲音浮現宥霖腦中:「為什麼我們看電影、戲劇,卻不花時間了解歷史?大家喜歡聽故事,歷史本身就是故事啊!」他表示可惜的點是台灣普遍民眾多半認為歷史就是無止盡的背誦,特別是年齡層介於18到30歲之間的年輕族群。

國高中課綱的歷史多為政治史、軍事史之類的「大歷史」,許多人物故事沒有篇幅容納,特別是對台灣民主意識有貢獻者,可能是政治、教育或時代環境等因素,使這些台灣土地上的「小歷史」因此被埋沒。「為什麼我們學到的歷史都是中國史?為什麼我們知道一千年前的中國皇帝的名字,卻不知道五十年前的臺灣人故事?」本身專職企劃領域的宥霖希望能結合專長推廣台灣歷史,蒐羅數名歷史人物並將他們在台灣的故事精華濃縮在短片與圖集中呈現給大眾。

樂信瓦旦,首位原住民台灣籍參議員卻死於政府之手;李春生,除了是台灣茶葉之父外對於台灣首都的定調也有重大影響;蕭泰然,在戒嚴時期仍堅持創作多首台語民謠等懷鄉歌曲而被政府列入黑名單;楊逵,除了《送報伕》與《壓不扁的玫瑰》之外更是創辦了美麗島雜誌社抗拒當權政府而坐牢多年;湯英伸,史上最年輕的死刑犯也促使捍衛原住民權益運動的興起;李師科,台灣第一位銀行搶匪,但他的案件卻間接揭露台灣法治刑求逼供的醜聞。這六個位,只是冰山中的一角,歷史上還有更多台灣的小人物,他們不為人知。

「這些人物都有強烈的本土意識,他們的想法、事蹟都形塑了台灣這塊土地。然而我們並不是歷史或考古學家,我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將我們知道的分享出去。」宥霖提到他想要在既存的史料與故事裡挑選出較不為人知的片段,轉化為群眾較熟悉的理解模式呈現給他們,進而讓過去的史事與現代產生連結共感。

 

imag3669
台灣公民媒體文化協會執行長馮賢賢。 圖 / 余亞霓攝

 

抓住年輕人的眼睛!呈現歷史方式緊跟時代

台灣公民媒體文化協會從2013年成立至今,致力於促進優質媒體文化、維護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從獲得多項大獎的《幸福路上》、救援短片《我無罪,我是鄭性澤》、反核系列影片《你聽過嗎》再到解構黨產影片《KMT魔戒三部曲》,協會的運作一路圍繞著台灣重要的議題。

「協會一直都想做台灣的歷史議題,其實《幸福路上》就是一支歷史影片。但是後來礙於公共議題的急迫性,中間有了反核議題、解構黨產等。宥霖這陣子提出這個計畫,我們當然歡迎!」協會執行長身兼《台灣人的故事》計劃監製人馮賢賢(以下簡稱賢賢姊)分析《台灣人的故事》作法與先前核電四部曲採不同方式呈現「雖然反核議題系列搭著潮流很快就紅了,但無法每個作品皆複製這種成功經驗。」反核四部曲借鏡網路紅人擅長的 kuso 影片手法加上幽默詮釋議題的梗成功打響議題熱度,不過歷史領域並非所有題材皆適合以 kuso 或是鋪梗的方式製作,因此如何呈現《台灣人的故事》對計畫團隊來說是一大挑戰。

賢賢姊觀察近年台灣年輕族群接收訊息的方式迅速轉變,從以前的電視、電腦轉為目前的智慧型手機,呈現歷史的方式徒留在課本或是電視劇的方式勢必沒落,因此團隊決定用新媒體的方式來呈現《台灣人的故事》計畫。「我們去悉知年輕人接收資訊的習慣跟主流,用新媒體短片的形式呈現,在有限幅內將複雜的事情交代清楚,藉此促進議題的認識與討論。」

「鄭南榕這麼久才被認識蠻可惜的。」鄭南榕對台灣本土意識的豎立貢獻良多,他創辦黨外時期存活最久的雜誌、第一個公開要求解嚴、主辦第一個紀念二二八的活動、第一個在公開場合主張台灣獨立,賢賢姊表示鄭南榕在年輕族群的知名度遲至太陽花學運時期,學子們高呼轉型正義、天佑台灣時,這位這位台灣民主自由的先驅才為人們所知。其他過去在台灣有重大貢獻者像是李春生、樂信瓦旦等人物除了狹隘的史學研究之外鮮為人知。此現象顯示台灣人對於台灣歷史知識普及程度相當匱乏,在推廣方面的努力仍有待加強。「為什麼沒有人知道?」這樣的疑問促使賢賢姊投入計劃,致力分享更多有趣的題材給大眾。

是罵是讚都是訊息的交換,知識傳播的能量藉此累積

「印象深刻的都是來罵的,不過也很有趣,哈。」提到《台灣人的計畫》目前的運作,宥霖思考過後面露無奈神情,卻好氣又好笑地開始分析:「目前經營粉絲團的方向有分兩種:一種是長遠的規劃,就像《台灣人的計畫》;另一種是根據目前的社會議題或是特殊日子來做小篇幅的分享。」他舉例之前曾拋出陳智雄的議題,但對歷史的詮釋與觀點因人而異,那陣子的粉專貼文留言引發不小的躁動。「如果是有關內容正確性的建議我們會做回應與修正;如果是來罵的就不予理會,反而還會有其他網友出來替粉專護航呢!留言版上的對戰,也是訊息交流的一種。」

宥霖氣的原因是某些人是純粹無理刻意打鍵盤戰,就算引經據典仍無法影響他;笑的原因是網友們的義氣相挺間接造成了版面的熱度升溫。「這些現象讓我知道做這計畫是有意義的,討論數增加也代表資訊有效被傳播了。」過去的經驗讓宥霖體悟硬性的據理力爭無法撼動某些人對台灣歷史的詮釋與觀點,因此發想軟性的資訊散播方式,一點一滴的累積讓影響力逐漸發酵。

 

taiwan
《台灣人的故事》告訴你課本裡沒有的歷史。圖 / 余亞霓攝

「我覺得這是一個漫長的工作。『知道』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力量,不論是自己知道或是讓別人知道,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事情。」宥霖用他理解的方式,來向大家分享這些珍貴卻被遺漏的台灣歷史人物們。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台灣人的故事募資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