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賣場叫賣的飛盤國手王國勳:「盡一切努力,只希望世界看到台灣!」

本屆里約奧運,我國網球好手謝淑薇,比賽開打前夕在臉書拋下震撼彈,表示當她試圖與這次奧會的蔡副主席討論制度的問題時,竟遭拍桌的無禮對待,也讓謝淑薇決心退賽,永不接受國家隊的徵召,不再當委屈的國手。

 

謝淑薇事件,帶出政府與台灣社會,對體育政策長期以來的忽略和漠視,這不只關係到一名國手退賽的決定,更重要的是背後一群國手,對國家的心灰意冷。王國勳,是台灣第一位挑戰美國飛盤爭奪賽的國手,然而因為項目冷門,國家幾乎沒有提供任何經費補助與照顧,他克難的處境,已遠超過謝淑薇發難的不被尊重。

 

IMG_9820
圖 / 攝自江雅微

 

「要是我的話也一定會做同樣的決定!」三分鐘前,還面帶怯色打開辦公室外門的靦腆男孩,一談及這個議題,立場卻是如此明確與堅定。無論是哪個文化,哪個國家,奧運都是絕大多數運動員終極的理想, 要一路從成為國家代表隊,到拿到奧運入場券,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是什麼樣的委屈,會讓一名運動員願意放下自己嘔心瀝血得到的機會,願承受龐大的輿論壓力,只為表達沈痛的失望? 網球這樣的熱門項目,法網公開賽的冠軍尚且如此,那麼飛盤這樣的冷門項目,在成為國手的道路上又能受到多少照顧?

 

在蔬果的喊賣與過磅之間,拚命擠進夢想的窄門

唸的是國立體育大學,未來的選項似乎比起一般大學生,還要一目了然,不是繼續考研究所,就是修教程進入國中小,擔任體育老師。國勳既沒有考研究所,也沒想成為老師,當身邊的大學朋友,早上八點還在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晨練,或趕著去上早課,他六點半就到了賣場,在蔬果的準備與上架中,開始他的一天。

 

體育國手的日常生活該是什麼模樣? 或許是意氣風發的在賽場上爭光,又或像國外體育界的明星一樣,穿得光鮮亮麗為運動用品拍廣告,出席品牌代言活動? 但眼前這個大男孩,在他平常的日子裡,是在賣場聲嘶力竭的喊著「這區限時出清」「要買要快」,然後默默接過你我揀選的蔬果,用他這時間本應練習躑飛盤的雙手,貼上一個個條碼標籤。

 

14233884_120300000087035469_692041931_o
圖 / 王國勳提供

 

談論到選擇在賣場的蔬果課打工的原因,國勳直白地說, 「因為它不是以時薪計算,收入穩定,相對較能支撐出國比賽需要的機票花費,與那段時間的開銷」。每個工作天站八九個小時,到了週末假日,國勳不是選擇休息,而是把握唯一可以專心練習的時間,精進自己的技巧。濟州島飛盤爭奪公開賽及香港飛盤公開賽等競賽的奪冠佳績,也讓國勳上了媒體版面,照片中的他總是穿著國旗色的制服,但細細數來,在大學四年國勳最常穿的,並不是紅藍白交織成的三色戰袍,而是賣場工作人員的背心,背心上滿是洗不去的汗漬,但這些汗漬也同時是他苦心經營夢想的痕跡。

 

「台灣之光」的價值:即便冠軍也沒獎金

即將在今年 12 月前往美國參加 2017 年 AUDL 飛盤爭奪賽的隊伍測試,爭取入選機會,如同籃球界的 NBA,棒球界的 MLB,AUDL 即是世界飛盤爭奪賽的最高殿堂,每個飛盤選手一生夢寐以求的舞台。國勳說,每次一到要出國比賽,踏出海關的那刻,就開始期待回家的那天。對於運動賽事不暸解的我們,常納悶著為什麼這些優秀的選手總是往國外出走? 答案很單純,「我希望藉由站上 AUDL 美國飛盤爭奪賽的機會,用自己最喜愛的事,為台灣爭光,讓世界看見台灣。」台灣還有許多運動項目尚未發展茁壯,很多選手並非永遠的離開,只是想帶更好的視野,回饋人親土親的家鄉。

 

AUDL 本質上還是半職業聯盟,選手薪資只有每場比賽幾十塊美金的出場費,原以為先前比賽的獎金,足夠支撐他這段時間的開銷,沒想到國勳卻笑著回應:「其實在台灣的飛盤比賽,哪怕是國際賽得第一,都是沒有獎金的,我先前工作已存了十萬左右,加上先跟家裡借的十萬,剩餘的三十萬看看能不能在募資平台上湊足。」那之後怎麼辦? 這些錢花光了怎麼辦? 國勳似乎覺察到筆者的疑問,他說本來是想去餐廳或飯館打零工,但這些工作的時間和比賽是衝突的,因為大學時候唸的是特殊教育,目前暫先規劃去社福機構或社會企業當無薪志工,看未來有沒有機會轉做正職。

 

14233559_120300000085817592_706944988_o
圖 / 王國勳提供

 

「是什麼讓你這樣的堅持? 聽起來很不容易。」提問的語氣中可能帶著些許的心疼與辛酸,國勳堅定地回答道,「不辛苦,不要緊的,我想大概就只是因為我愛這個運動,愛這個國家,就這麼簡單」。

 

對台灣就是愛到深處,無怨尤

「家人一路上都挺尊重我的選擇,但我知道他們同時也蠻擔心的。」理解實踐夢想對國勳的意義,為免他的人生有所遺憾,家人幾乎是給了他所有的支持與包容,但若挑戰失敗國勳也應允家人,會放下夢想,放下國手的戰袍,回台灣考教程當老師,過著他們所期待那種,簡單平凡的人生。

 

14191358_120300000086553932_1043559526_o
圖 / 王國勳提供

 

國勳說自己一路走來,在這個領域,不是生來就能跳最高,躑最遠的那種天生的熠熠之星,但他知道台灣的飛盤,需要發展,需要改善,今天,他有機會去到美國,學習他們的技術觀念,甚至是經營模式,然後複製回家鄉,那有什麼理由卻步呢?「每個人都有生而在世的使命,我覺得這就是我的。」這無疑是背水一戰,看著國勳全力以赴的姿態,在他心裡,這個夢想已經不再屬於他個人,所以無論如何,哪怕是條修羅道,都選擇了承擔。

 

馬上前往贊助專案:王國勳-挑戰AUDL飛盤爭奪賽的最高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