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只是沒有機會。」從放棄到找回,孩子的書屋為黑孩子找到最適合的學習方式

生活中,我們的視線總是不敢落在那些皮膚黝黑、佈滿刺青的年輕夥子身上,在他們看似凶煞的五官底下,其實是為了逃避主流社會,還有遮掩傷疤。在台東,也有一群這樣的孩子,孩子的書屋稱他們是「黑孩子」,年紀介於16~24歲,甚至更廣,他們的外貌、個性各有不同,相同的是,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使得他們的觀念、學習模式都難與社會接軌,比起低齡的孩子,在社會的觀感下他們所能獲得的幫助總是少之又少。

 

為曾經被自己放棄的孩子找到真正屬於他們能夠學習的場域

「其實這群孩子是我當初放棄的孩子,但後來終於找到照顧他們的方法。」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以下簡稱陳爸)將他所見過的孩子大概分為三類:一類是不須別人照顧,能在主流社會中適應良好;另一類是費盡心力照顧了效果也不大,因為孩子家庭或社會等其他因素的拉扯,使得他們偏離正軌;最後一類則是介於中間,也就是書屋主要照顧的對象。而陳爸將「黑孩子」歸類為情況最複雜的孩子:「事實上黑孩子是一群『書屋沒有他們位置』的孩子。」書屋初期除了人力經費各方資源的不足之外,黑孩子與一般弱勢孩子的性質更是互斥,「因為他們在學校裡是屬於老大的群體,所以一般的孩子會害怕他們,書屋裡有黑孩子就沒有其他孩子願意待著。」

 

而且黑孩子對於正規學業的興趣不大,來到了書屋可能就只是玩電腦、或是無所事事。陳爸關心黑孩子的方式就是參與他們的生活:「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我去外面跟他們接觸(廟宇等等地方),長時間都有保持聯繫,但沒有系統的帶領他們,這其實一直是我心中的遺憾啦!」 之後也不斷嘗試,賣牛排、修車子等,但似乎都沒有很好的效果,能做的時間也非常有限。

 

對黑孩子的計畫只能一直留在心裡,直到孩子們開始接觸蓋房子,計畫漸漸有了實現的照顧他們的希望。「他們覺得很man,曬得黑黑的、流汗啊,很帥!」就這樣,蓋房子成為黑孩子學校的開始。陳爸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建立一個「黑孩子學校」的概念,讓他們學習建築工法、學建築相關概念,「雖說是『學校』,其實是糾正他們的風俗習慣、態度、觀念、自信等,孩子們有了成功的經驗、更有自信之後才有進一步的咖啡育成中心規劃,學習更多技能,才能慢慢回歸到社區乃至社會之中。

 

 

咖啡育成中心,是讓黑孩子邁向獨立的里程碑

「黑孩子的學習模式與一般人不同。他們的學習方式不是去讀書再實際應用,而是從實作中再慢慢學習、領悟道理。」陳爸說他是黑孩子們心目中的爸爸,因為他也曾體會過他們的生活,所以能夠理解並且幫助他們正確解決問題、找到適合他們的學習方式。

 

「選擇咖啡當作下一步是因為咖啡在技術的入門比較簡單,對他們來說比較大的挑戰是如何跟人群相處。」技巧是可以練習累積的,也就是說只要有經過訓練,就可以有自信地接觸人群。「他們其實是期待一種被肯定的心情。如果這樣的計畫得以成功,也許可以漸漸地讓黑孩子們回到主流社會中做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這是陳爸對於咖啡育成中心的期待。

 

在陳爸的理想藍圖之中,書屋對孩子們來說是第二個家,補充孩子們在原生家庭所缺乏的,是強力的後盾;而黑孩子工班跟育成中心則是一種方法,供他們學習養成、逐漸走入人群。「讓他們獨立是我們的目的。」書屋當初設立的最終目的,是讓孩子們再也不需要書屋就能順利適應社會。

 

 

書屋為什麼存在?因為我們需要彼此。

陳爸接著提到,非營利組織的目的絕對不是越做越大,而是將社區問題花十年、二十年去徹底解決,社區的問題能夠解決,非營利組織存在的必要就越低。「要把一件事情做好,必須設定在十年之後看到什麼。第一步、第二步再到之後的延伸整體都是有經過完善評估與規劃。」

 

「書屋團隊成員跟黑孩子們其實是互相存在、互相需要的,我們之中有些人可能也是黑孩子,也有不好的生命經驗、也需要被救贖、也需要再學習……」黑孩子因為建築工班的體驗而產生成就感與自我認同,眼神從無光轉為煥發,他們透出渴望更多的訊息騙不了人,陳爸都看在眼裡,這也是為什麼接下來咖啡育成中心計畫即將啟動的原因。

 

一個計劃的起步很難,後續計劃的開展更是難上加難,經過審慎評估與滿分的堅持之外,剩下的也許就是外力幫忙加上幾分運氣了。如果咖啡育成中心真能成功執行,勢必能讓這群黑孩子擺脫生長環境的陰影,逐漸回歸人群、回饋社區,重新建立社會網絡,並發揚自己的價值。

 

 

了解更多專案內容:一個都不能少 : 孩子的書屋 2.0 | 黑孩子育成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