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36% 募資達標,台灣也有自創的獸人遊戲! ——專訪《家有大貓》

魯凱族的傳說中,族人們在台灣雲豹的帶領下,從東岸橫跨中央山脈來到大武山西側。雲豹走著走著在這停下了腳步,魯凱族人便將此地視為樂土並建立部落,因此被稱為雲豹的子民。這一次,雲豹化身獸人角色,帶領我們進入遊戲之中。

 

家有大貓遊戲融合獸人與 BL 題材,在 flyingV 達到募資首日破十萬的亮眼表現。日前挾帶著 730,000 募資額的氣勢接受了採訪。

 

家有大貓的企劃兼編劇 Pache ,噗浪人氣指數多達三萬,平時以狼獸人的形象在「光影之隙」社團發表自創獸人小說。前陣子參加魔都獸夏季,還停留在上海的他以視訊的方式緩緩道來創作歷程。從螢幕中相見,他說起話來生動且有條理,談到遊戲的成功,不時露出開心而羞澀的笑容。有趣的是,視訊的訪談型式與團隊的工作模式不謀而合,透過螢幕和 Pache 對談,似乎更多了一些電腦遊戲的氛圍。

 


「我想玩一款以台灣文化為背景的獸人遊戲!」

問起當初的創作背景, Pache 認為台灣存在著一群死忠的獸迷,獸迷包含喜愛獸人、動物、布偶裝等動物崇拜的支持者,平時在網路上以獸設定身份發表自己的的創作。但受到獸文化發展的影響,長久以來接觸的題材大多取自國外的背景文化,人外 & 獸人 Only同人誌中也缺少台灣本土元素的創作,因此成為他想要開發台灣自製遊戲的靈感源頭。

 

許多獸文化創作者會以刊登畫刊和雜誌的方式發表作品,但是 Pache 卻選擇了難度相對高出許多的遊戲作為創作的載體。 「獸圈在台灣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各方面的人才相當充足,我認為我們有能力可以挑戰自製一款融入台灣元素的遊戲。」 他的想法簡單而明確,卻對台灣的獸圈有著重大的影響,何時才能在遊戲中體驗到在地的文化背景,一直是獸迷們心中的疑問。

 

但這個簡單的想法馬上就迎來不簡單的考驗。

 

不論在人手或是預算方面,製作遊戲的門檻都十分的高。不同於紙上刊物,遊戲需要隨著場景的轉換更動背景圖片,也必須隨情節變化製作風格相符的配樂,電腦程式語言和介面設計更是不可或缺。 「幸好獸圈的朋友們都十分熱心,我們有點像是一個拉一個的方式,組成了家有大貓的製作團隊。」

 

雖然遊戲的製作門檻較高,但推廣的效益也較其他方式好上許多。 「這種題材很難透過商業出版推出單行本,同人本也只能製作封面或小說,大家關注度較低,很難進行大規模的宣傳。而遊戲的推廣效益很高,同時也能向外展現獸圈各技術方面出眾的人才。」 Pache 充滿信心的表示,相信在免付費的推動下,他們能利用團隊人才的優勢,將製作的高門檻化為成功的墊腳石。

080401
《家有大貓》製作團隊受邀參加電玩節目《電玩出奇彈》 (圖片來源: Pache )


跳脫虛構,遊戲是改版的真實生活

「虎爺是我腦中浮現的第一個角色。」提起虎爺, Pache 總是不自覺地放慢語速,也許是想讓虎爺的形象更加具體和清晰,他慎重地描述每一個細節。

 

他的角色靈感多半來自當下的話題,當時 Ptt 上流傳著「虎爺愛吃肯德基」的傳言,信眾們以肯德基當祭品時,虎爺總是過了好久才肯給予允杯,讓信眾收起祭品。此外,民間廟宇也有著「虎爺吃炮」的祭祀活動,抬轎人身著虎斑黃衣,將大量鞭炮放在虎爺的轎下,劇烈的炮炸聲讓虎爺一飲而盡,身上的黑燼是祂飽餐一段的象徵。 Pache 將這些充滿民俗風味又具有趣味性的特質寫入了虎爺的角色,不但和生活產生連結也突顯了角色的生動形象。

 

雲豹和石虎則是從生存危機的消息中延伸出的角色。 2013年傳出台灣雲豹徹底絕跡的消息,2014 年又因為苗栗道路工程引發石虎生存危機的爭議, Pache 試著這些物種寫入角色之中,記錄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事,讓玩家與現實生活更為貼近。

 

而故事主角阿遼的乩童家世背景也是有所考據,「網路上大多都只是基本史料,我覺得這很難幫助我塑造主角的性格。」他輾轉認識了一位家中都是乩童的同志朋友,詢問當家中傳統的觀念遇上其性取向的話題時,會不會產生尷尬的互動,並將這些素材寫入阿遼的家庭環境,「這些實際經驗是網路上獲取不到的素材,透過真人的分享我覺得在角色建構上會更為真實與貼切。」

 

從角色的建構上看得出 Pache 的用心,除了史料的運用,也有許多諧音或是需要拆解的小秘密隱藏在角色之中。我問他有沒有最想要和大家分享的設計小巧思,「我對三個角色的背景都做了非常詳盡的資料搜集,最關鍵的巧思現在還不能捏爆!」 Pache露出一抹詭異而自信的微笑,想要看透這笑容背後的金頭腦,只能等遊戲完成後一步步抽絲剝繭,看透 Pache 的用心。


新元素加入大貓:配音、手遊,缺一不可

隨著網路上支持呼聲的崛起,我進一步詢問家有大貓有沒有其他升級的規劃。「我們考慮製作配音!」 Pache的語氣堅定而興奮,卻也透露一絲擔憂,焦慮地嘆了口氣。「目前已經在和台灣專業的配音聲優洽談,不過配音需要足夠的資金才能開發。」配音的計畫令人期待卻也仰賴龐大資金,能否順利實現還得期待募資的金額繼續往上邁進。

 

雖然配音仍為懸案一樁,但前陣子網友們熱切詢問的手遊版本,目前已在製作階段。「現在正在調整一些介面上的使用設定,相信隨著單機遊戲的推出,不久就可以在手機上玩到家有大貓。」未來,也許手機遊戲不再只是寶可夢的天下,不需要尋尋覓覓、四處收集,虎爺、雲豹和石虎就能如靈一般,隨時隨地的守護你。

 

採訪的最後,話題更深遠的談到了獸文化在台灣的發展,「其實挺讓我意外的,我自己以為獸文化很小眾,本來只是單純想做一款遊戲,沒有特別想要推廣,沒想到結果反應這麼好!」 Pache 提到這對獸迷而言是個機會,能向外推廣讓大眾認識他們,讓多元文化在台灣社會有露面的舞台,「目前得到的評價也都非常親切,整體而言在台灣的發展是非常順暢的。」

 

說到這邊, Pache 終於露出放鬆的笑容,笑起來就和他的狼獸人頭貼一樣療癒,「不論是台灣或海外,我們會持續的向外推廣,讓更多人看見獸文化,體驗獸文化的魅力。」

 

catt
今年的人外&獸人only同人誌上,《家有大貓》的主題曲吸引大批獸迷的目光 (圖片來源: 人外&獸人only官方粉絲頁 青空Kamiya攝)

馬上前往贊助專案:《家有大貓》台灣自製獸人戀愛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