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覺得自己有病,請好好享受當病患的過程。」從歌聲中接受最真的自己:專訪歌手丘沁偉

「之前憂鬱症的那段日子過後,我也不是沒有堅強過,但只要曾經有一次憂鬱症迸發的過去,當我之後又陷入憂鬱時,周遭的人只會覺得『又來了!』然後永遠被社會貼上標籤。」馬來西亞歌手丘沁偉有些激動地說道,「永遠」、「一直」、「又」這些字眼都很強烈,好像一種審判,判決自己絕對不可能有正常的時候。

 

「所以相比起來,我不是那種會說要體驗世界有多美好的那類人,我更會去質問為什麼非這麼做不可,並且檢視然後接受世界黑暗的一面。」正面積極的話聽久了,可能更不容易離開舒適圈,比起如沐春風的甜言蜜語,我們多半更需要當頭棒喝的真相,這也是新專輯《病患》想傳遞的聲音。

 

如果你也曾經受傷,如果你也鬱鬱寡歡度日,如果你遺失過自己,那你一定要聽丘沁偉的歌聲──如同潮水一般,溫柔卻清亮、看似風過無痕卻蘊含著飽滿的情感與力量,輕柔而緩慢地牽引並訴說:「不要緊,受傷或者感到悲傷,都不是你的錯。」

 

DSC_6653
Photo Credit:洪子傑

「我們都是病患,只是有些人病得比較輕,而有些人不願痊癒。」

 

一開始見到丘沁偉,第一個浮現在我腦袋的形象是:「黑色」。剛好和他那天的服裝相同,他無須多餘的贅飾或者浮誇的外表去裝飾,一切簡單自然恰如其分,在他面前,所有不自然的造作彷彿都會煙消雲散。從平日詞曲創作的靈感來源、專輯名稱到演唱者本身,沒有比《病患》和丘沁偉說出的告白更加赤裸真實。離發行上一張專輯《背影控》也有些時日,睽違兩年,丘沁偉以「病患」之姿重新回歸音樂。這樣概念的源起,其實來自丘沁偉對社會的觀察,「我們很常聽到某些媽媽拿路邊的街友當負面教材,叮囑小孩乖乖念書。從小我們受的教育很容易讓我們學會歧視跟自己不同的人,或者鄙視那些自認為沒有自己高級的人,但我們很少注意到自己或許也有很多毛病是不能被接受的、一樣會被鄙視的。」

 

當所有人一同在摸索世界時,每個人都有病徵,但有些人選擇雲淡風輕地忽略,而有些人卻過分重視,無法抹去其中的一絲一毫。所以在丘沁偉的眼中,每個人都是病患,都有自己特有的小毛病或者怪癖,但就算跟別人不一樣那也沒關係,沒什麼好丟臉或避而不談的,人真的不需要把自己變得跟其他人相同。

 

訪談至此我不禁好奇他有哪些病徵,丘沁偉笑說自己非常討厭雨傘,就算雨下再大也不會撐傘。「我更不解的是為什麼除了少部分的人會遮陽之外,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直接迎接、承受陽光,但對雨水卻避之唯恐不及。我沒有辜負雨水,也沒有逃開,不下雨我們都會渴死,你現在卻說討厭下雨想要撐傘?」他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反問:「有沒有想過有病的其實不是我?」

 

13871840_1200979899922946_275430665_n.png
Photo Credit:歐陽瑜

不用正能量過日子,我們需要的僅僅只是「正常」而已

 

他又接著說自己生的另一個病,就是對於偽善的人非常非常的感冒。「出家門大家都看起來是陽光的乖寶寶,但關起門來,每個人都還是有低潮期,也會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負面情緒在我們社會上的位置就像性慾,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可是卻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話題,但這卻是要你生孩子傳香火又不准你有慾望一樣的反常。負面的情緒不是被禁止、被討厭後就會消失,過度禁止反而會扭曲失真。

 

在銷售幸福感的時代裡,「正能量」名詞本身的價值已經有些超過它所代表的真實意義。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大家的生活都是一張張用精緻濾鏡呈現出來的美麗照片,一格格整齊排列在我們個人帳號裡,彷彿世界上所有的人事物都該窩在幸福的泡泡裡頭一起相互鼓舞。萬一有人懷疑起這樣生活的真實性,或做了一些和正能量背道而馳的選擇,便很有可能被貼上「異類」、「有病」的標籤,就像種姓制度一樣,無法扭轉翻身。但說一口正能量真的代表你過得是「正常」的生活嗎?

 

unspecified
Photo Credit:洪子傑

每個人最好的樣貌,就是能夠好好接受自己

 

正如《病患》中的歌曲〈有鬼〉的歌詞:「我從眉眼到脊椎,全都不夠美。」丘沁偉說以前上健身房時,他老是擔心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我們都怕別人不愛自己而因此疑神疑鬼,講白了,我看不起自己但又捨不得討厭自己,所以我把罪名掛在別人身上,我不願意苛責自己,於是請別人來苛責自己,這樣對以前的我來說比較輕鬆。」

 

但也就像丘沁偉曾在《背影控》中柔聲訴說著的:「傷口總會好的,痛不必那麼久,那不是你的錯,解釋不必多。」所以他想用新專輯再一次提醒大家:「沒有人天天在過年,我們不太可能受傷之後還能嘻嘻哈哈地笑著說明天會更好,我覺得我們都需要去接受悲傷,而不是否定悲傷。」
為了最喜歡的唱歌,丘沁偉來台之後,六、七年的光陰也不過轉瞬即逝,今年還未27歲的他,卻似乎早已被出櫃與否、憂鬱纏身等關卡而洗練得更加成熟,面對這些種種,他只淡淡地說道:「我的經驗是學會接受之後,再負面的事情都能轉化成比較正常的動力,人不是只有靠正能量才能成長。」丘沁偉絕對不會選擇當最完美的人,他會是一個會失敗、會傷心的普通人,因為最正常的樣貌理應是我們有足夠的度量去理解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自己有問題的樣貌後,像個正常人過正常生活。
丘沁偉說他喜歡聲音,喜歡聽每個城市獨有的不同聲音,既不是制式的語言或人聲,是一種無以名狀的重量,承載厚重的文化及當地風格。而交融了各色的聲音,現在我們只要一聽見他的歌聲,就好像真的能感受到由心底深處所牽引出的蕩氣迴腸,直率、感性的丘沁偉,就像在每個漫漫不能眠的長夜中,一次次伴隨我們的月亮,沒有熾熱澎湃的熱力,卻擁有最動人的溫度,照亮那個和他一樣迷失過自我、討厭過自己的你。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丘沁偉2016創作專輯【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