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只有答案,敢說話不怕犯錯。」《哲學家的移動城堡》從體制內尋找哲學教育的可能

 

「您好,請問怎麼稱呼您呢?」

「噢!叫我 TKY 就好。」

 

與受訪者的第一通電話,即給了我這個難題,電話的另一頭既不是某某先生、小姐,也不是個能推敲出的名字。掛上電話後一頭霧水,這次要採訪的對象是個「哲學家」,想起一些書中描繪哲學家的片段:頭髮亂糟糟、看起來十分神祕、說話都聽不懂,便繃緊神經,因為我將要走進一座《哲學家的移動城堡》。

 

《哲學家的移動城堡》由《哲學新媒體》所組成,這是一群台灣、法國哲學碩博士生發起的哲學媒體,透過移動城堡計畫,將宅配哲學家進高中教室,免費提供哲學課程給高中生,讓每個人都能揭開哲學的面紗,不再只是個高深莫測的學科,而進入高中生的心中,透過思辨教育訓練,促成對哲學的認識、與社會討論的風氣。

 

「很多事情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但對於獨立思考,我們卻永遠不知道

TKY其實是《哲學家的移動城堡》創辦人鄭凱元 ,禁不住好奇地問他,過去進到高中教室教授哲學時,高中生普遍對哲學的想像是什麼?

 

「啊,沒有想像。」他說。

 

哲學,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非常陌生,但這個名詞似乎又離我們不是這麼遠,許多人把它當作一門很「玄」的學問,運用在生活上各種較難解釋的現象:一個人的生活哲學、日本人的禮貌哲學等等,似乎這門學科被廣泛的使用著,但其中的誤認、不了解卻加深了哲學在社會中的刻板印象。「我們有時候還會被問哲學是不是巫術!」凱元笑著說,社會上有關哲學的資源太少,學校裡缺少類似的內容,大家才會這麼不了解它。

 

《哲學家的移動城堡》創辦人鄭凱元 ( 左 )、邱獻儀 ( 右 ) 談哲學教育在台灣的困境與轉機。( 圖 / 竇孝文 攝)

 

台灣哲學教育目前仍停留在於哲學系所,高中哲學教育幾乎全無,課堂上公民、歷史課本輕描淡寫地帶過,僅止於文化上的興趣。在大學裡哲學也只被放入通識課,但其實人文社會學科,愈要專研,愈必須碰觸該學科的專業哲學領域,但可惜一般大學連哲學基礎課程都尚未普及。太晚開啟對哲學的「初認識」,社會上對事件討論的思辨風潮自然不流行,每每辯論就像一場口水戰。

 

「在台灣,族群、新移民、藍綠政黨的問題,向來被當作一個政治問題看待,並沒有從更根本的,一種人與人之間比較思辨性思維的層面來探討。」幾年前一場《高中生應該唸哲學嗎?》的演講中,法國第一大學哲學所博士舒正光表示,這些討論的漏洞也許與我們缺少哲學教育有關。政論節目中,名嘴們針對事件內人物誇大敘述、激動性字眼,憑藉著氣勢或誰嘴巴動的快來評斷誰有理,各說各話的背後,看似有趣荒謬,卻發現這是許多人吸收議題內容、討論時事的重要來源。

 

「很多事情大人總會向小孩說,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但長大永遠還是不知道。學習思辨,也就是獨立思考、看見問題並找出解決方法的能力,應該要從小就開始培養。」哲學幫助我們冷靜思考、回應不同階段的人生難題,為了讓這樣的思辨教育更普及,《哲學家移動城堡》選定高中生,「大學至少還有相關的通識課可以自由選修,高中除了面對厚重的教科書外,也該學習獨立思考的能力。」

 

送哲學家進高中教室,《哲學家的移動城堡》在體制內尋找出路

 

在現階段教育體制還不會能太大變動的情況下,直接從外部提供哲學資源給體制內教師,是《哲學家的移動城堡》想推行的。透過網路平台,媒合有哲學需求的教育單位,並將哲學家宅配到府授課。

 

豐富的課程規劃,認識哲學的方式包羅萬象,透過遊戲與影片交錯進行引發學生討論及學習的動機,好似哲學家帶了一座城堡一般,打開這扇門,發現裡頭處處有寶藏。

 

《哲學家的移動城堡》規劃桌遊課程、營隊、哲學講座,期望能培養高中生批判思考與概念釐清的能力。桌遊設計中,搭配哲學家頭像與格言,除了一般遊戲中輸贏的規則以外,也訂定「哲學的小規矩」,不同哲學家卡牌伴隨不同智慧點數,來說明「智慧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並非無止盡的拾得。桌遊激起高中生極大的興趣,遊戲結束後高中生們互相討論卡牌上不同哲學家闡述的概念與意義,「輕鬆的過程不會讓討論形成壓力,大家多半不懂每句格言的意義是什麼,經過遊戲,卻不害怕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概念釐清能力上,從具體概念到抽象,從桌子、法律到正義,學生將用紙筆畫出,讓下一位同學猜測後再次畫出同一個概念傳遞。「在請他們畫出法律時,大家都畫了一本書。」高中以往對名詞的認識都從背定義開始,鮮少討論每個詞背後的意義與效果,「在比較習俗、法律、道德之時,也較難區別出三者的權威性」。透過遊戲,老師們能先了解高中生對這個概念的認識,再近一步分析、思考,一同討論、構築對詞語的想像。

從具體到抽象,透過畫出不同的詞語並討論,帶領高中生如何將事物概念化。 ( 圖 / 《哲學家的移動城堡》 提供 )

 

台灣學生普遍不喜歡在上課發言,但在哲學家的課上,每個人都開始願意思考與對話。「不敢發言是因為害怕錯誤,但可能大家都對哲學太不了解了,反而能放下這樣的膽怯而開始討論。」同為《哲學的移動城堡》創辦人獻儀笑著說,在討論「我思故我在」的意思時,每個人都很勇敢說、討論出意義相去不遠,但大家都說錯了!「我們不會直接告訴他意思錯了,而是用引導方式,讓大家慢慢去尋找思考的脈絡與邏輯。」透過哲學課程,讓學生發現生活中不只有一種解答,很多事情都是多面向建構而成的。

 

從語言邏輯培養思辨能力,透過哲學寫作說出自己的話

 

「話要說出來的才是自己的。」在城邦集團執行長何飛鵬發表的《強迫自己有意見說出來》一文中,表示強迫自己有意見,將想法有系統地說出來,是使自己想得更清楚的有效途徑。語言不只是溝通工具,亦是一種思考邏輯。

 

除了培養思辨的能力,「哲學寫作」亦是一門重要的訓練,哲學寫作有別於一般文學寫作,具備哲學寫作能力,其實是在訓練的思考能力,要有邏輯性、組織、分析能力,透過哲學寫作激發思辨的過程。

 

因此除了桌遊討論,《哲學家的移動城堡》也擬為高中生上堂「哲學寫作課」,與現行教育的作文訓練取向不同,而是一步步奠基邏輯與辯證手法,讓學生學習「清楚表達自己的話」。以往在台灣,寫作較常被視為心情抒發的工具,從今年大學指考作文題目舉重若輕來看,沒有那樣的經歷、情緒,再怎麼樣都像是為賦新辭強說愁。「在台灣我們可能都誤解了作文的作用,讓作文只是文學訓練,而不是思想訓練。」書寫其實是表達思想和整理思緒的重要方式,希望透過課程讓高中生能更清晰組織自己的話語。

 

哲學思辨能力看似難以將之實用,其實深藏在每一項領域中,它開啟人們對事件問題起源的發想,促使討論,讓溝通站在同一個水平。哲學帶領我們做邏輯思考,它本身並不是要學習某些內容,這是哲學教育跟其他教育的不同:他不是只要個答案,而是你如何追求這個答案。

 

從學習思考到論述發表,宅配哲學家到教室裡,帶起高中生們討論的興致,開始勇於表達,也認識自己。「有同學在上完課後對哲學充滿興趣,開始與我們討論一些議題。」凱元說在活動結束後《哲學新媒體》也持續與一些高中生接觸,並會參與其他哲學相關講座。透過這些在學校內「體制外的課程」,學習的意願反而提高,沒有壓力的課程,更能激發學生們對智慧的熱愛。

將哲學家直接宅配至教室,有了學校的軟硬體設備,卻減少學習的壓力激發學生討論的興致。 ( 圖 / 《哲學家的移動城堡》 提供 )

 

思辨教育的專業性,需要經過哲學訓練者帶領學習

 

為什麼要宅配哲學家,而不是學校老師自己教?

 

說到哲學我們時常討論到法國高中升學考試哲學作文題目,從「國家應不應該存在?」、「少工作是否能活得更好?」等問題中,不免讓人驚呼,在西方文化注重獨立思考、解決事情的氛圍下,將哲學課放入課綱中能引發如此縝密的思緒與討論,也讓我們開始思考是否能將哲學放進高中課綱中。

 

時常對比教育體制時,我們總以「哲學」這門課有沒有放入課綱來討論,但其實高中課程中,不論是歷史或公民教科書,都潛在著許多哲學思辨的內容,只不過照本宣科的教學方式難易引發思辨討論,即使上課遇到了,也會被快速帶過或略過。「要怎麼讓學生覺得古人講的話有道理才是重要的。」凱元表示,重點不是哲學有沒有納入正規教育體制,而是有沒有受過專業哲學訓練的人帶領學習思辨的方法。

 

國文課中熟背的濠樑之辯中,惠子對莊子敘述魚群快樂感到質疑,對此莊子答:「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更於其後提出重要的認識論問題:獲取知識是否必須親歷親為。這些哲學思考問題成為我們的抽背題目,變成填鴨考試之後,逐漸僵化,高中生難以對這些思想性課題產生愛,而這些東西一旦變成測驗,用來區分學生聰不聰明的依據後,一切又將不同,學校裡的學習只剩下尋找答案,而沒有「如何問問題」。

 

「在體制的僵化下,老師們多半覺得學生想那麼多做甚麼,叫他們不要做壞事就好。為什麼要思考要不要讓坐、或是為什麼不要霸凌?」凱元解釋著,當整個社會對這些事件的思辯與討論不完整,而這樣教學將是複製至下一代,又將傳承至下一代。「而在學院教育中,要維持對哲學的熱愛非常困難。」在老師台上講,學生台下聽的教室中,很少能有討論與思辯的機會,回到沒有問題只有答案的教室中,會不會擔心這份心思又將被磨逝而去?

 

凱元笑著說:「我們擔任的是一個點亮大家的種子!」哲學課程結束,哲學家離開了教室後,透過網路平台仍不斷累積哲學相關資料庫,建立線上學習課程,讓大家自行取用學習。《哲學新媒體》的報導文章,也蒐集國內外有關哲學的大小事物,喜愛哲學的人們仍能繼續接觸這些事物。

 

「我們扮演一個啟發的角色,當他們對這項智慧有愛後,也會嘗試追尋。」在少數將「哲學」作為創業主體,從學界躍至業界,我問《哲學家的移動城堡》過程辛不辛苦,獻儀笑答:「說實話,我覺得好累噢!」凱元則說:「雖然很累,但每每做著這些事情時,我都會想,如果在我高中大學的時候有這樣的組織存在那就好了!一定能解決很多人的疑惑,讓哲學更普遍於社會中。」

 

哲學的希臘文 「Φιλοσοφία」 意思為「愛智」,希望人都能熱愛著智慧,只要對週遭事物產生好奇心理,運用智慧弄清楚一件事物的規律和真理,就是哲學。看著《哲學家的移動城堡》,我想起霍爾,那個宮崎駿筆下擁有移動城堡的魔法師,為著自己所相信的不斷遊走穿梭,堅定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

 

了解更多:

將哲學家宅配到全台各地!《哲學家的移動城堡》實踐哲學教育的新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