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才能更深入了解與理解。」讓愛與彩虹一同深耕 ─專訪《愛深耕 彩虹生根》性別電影偏鄉放映計畫

「我有許多來自偏鄉的同志朋友,但他們都在都市生活了。」

 

對這些同志們來說,一方面工作機會大多在都市,另一方面,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回去,那個從小生長茁壯的地方,好似再也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家鄉的樣子越來越模糊。偏鄉社會網絡的緊密,彼此影響牽連著,只要自己有什麼不一樣馬上就會被傳千里,也好比一團溫沙,一顆熱騰騰石子進去後,改變不了大家的溫度,卻可能讓某些沙被燙著了。

 

為了讓回家的路不再艱難,為了讓偏鄉對多元性別有更多理解,酷兒影展將在今年八月到十二月,為期四個月舉辦 15 場偏鄉放映計畫。目前正如火如荼與各地社區發展協會進行接洽事宜,好不容易騰出時間接受採訪的策展人林杏鴻神采奕奕,好似早就準備好跑一場馬拉松一樣,調整出最適宜的呼吸與步調,告訴我這些故事。

 210a2b54-7f62-4027-8440-ee578822e4b7

影像開啟多元性別討論:大家不是排斥,只是不了解

 

去年在高雄美濃與六龜的「看見多元彩虹,偏區放映計畫」,是酷兒影展第一次前進偏鄉,都市影展辦久了,熟悉觀眾的屬性及族群,到美濃放映卻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家長帶著小孩、老人齊聚一堂,從七八十歲阿公阿嬤到國小朋友一同觀賞。由於年齡層差距大,每部影片播映前會做簡單導讀,介紹影片的背景與故事發展,並和大家簡單聊聊想法。一開始擔心這樣議題的影片會造成居民反彈,「原本還很緊張會不會有人看到一半站起來罵人,或當場走掉。」林杏鴻笑著說結果根本多慮了。

 

放映過程大家十分安靜,隨著劇情發笑、跟著情緒起伏,映後座談發現講師是 LGBT 的朋友時,每個人眼睛閃閃發亮,耳朵是豎起的。有次來了位跨性別的講師,好多人不斷提問,「你是去上男廁還是女廁?」「現在還需不需要吃藥?」或者詢問生活上會不會遇到什麼困擾,回憶當時過程,林杏鴻寬心地說:「其實大家不是排斥的,反而因為不了解而十分好奇。」

e675c332-0906-4e36-86f7-8c9b3e6d9993
偏區性別影展第二站來到美濃區公所,放映溫馨感人親子電影《親子丼》 。 ( 圖 / 《愛深耕 彩虹生根》提供 )

 

一次播映結束後,有位六十幾歲的阿公到台前,拿出手機照片給影展工作人員看:「你看這是我的乾女兒,她看起來很像男生對不對?」第一時間工作人員沒有馬上判定她是一位跨性別者或同性戀者,只是細細的聽著阿公分享,問他對這件事想法如何。阿公開心地與杏鴻和其他夥伴分享,害羞地說一開始可能怪怪的,但後來看習慣也覺得不會怎樣,因為喜歡乾女兒,她也很貼心!「阿公看起來很少跟別人分享這樣的事情,雖然喜歡乾女兒,卻不曉得怎麼與人討論像個男孩的她。」在這場分享會後,卻擁有了一個討論的機會,好似這裡的人都能理解一般,不感到任何不自在。

 

多元性別影片的放映開啟了與偏鄉的對話,在這樣公開的交流中,不論是平時對性別議題較不敏感、或是自己有過這些經驗的人,都能夠從中得到一些力量,知道這世界上是有人能與他們討論的。在一次校園播放場次中,講師問大家生活中有沒有看過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看到時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在場每個人面面相覷,卻有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奶奶開始分享,天主教徒的奶奶說自己的宗教其實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她的家人是,後來也覺得這並不奇怪,沒有什麼。

讓影像貼近生活與親身經驗,愛無所不在

 

「 We Are Everywhere. 愛無所不在」是酷兒影展的核心價值。 酷兒,泛指社會上所有屬於性小眾的族群,不論是同性戀、跨性別者,或雙性戀、無性戀,影展想向社會大眾傳遞: LGBT 朋友跟每個人一樣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任何一個地方,只要大眾的支持無所不在,愛,就會無所不在。一般影展固定在定點播放,特別是都會區台北、高雄等,酷兒影展卻一年一年擴大自己的地域與規模,除了橫跨北中南,也進入花東、金馬等地區,讓多元性別議題不再只是都會區討論的概念,而遍布我們的生活。

 

而偏鄉放映計畫與酷兒影展本身有什麼不同?酷兒影展每年篩選出百餘部片,期望帶給觀眾最多面向且完整的性別觀點,而在偏鄉挑選的這些影片,又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能讓它們脫穎而出呢?杏鴻說挑選影片時,會以不同議題的角度切入,像是親子關係、青少年成長議題等等,「不論是不是同志,大家都會有與家人相處、成長的經驗。」從生活的角度著手,除了更貼近觀眾的生活,亦可以從自己的經驗中推敲出多元性別朋友的成長過程與生命狀態。

 

 

幾年前台灣立報有篇報導,指出偏鄉對同性戀的概念不熟悉,就連聽見「同志」都以為是中國的政治同夥。這幾年在許多團體的努力與網路資訊流通下,杏鴻說情況已經改善許多:「但大家還是只對同性戀這個詞比較熟悉,以為和異性戀不同的只有同性戀。」放映計畫中《同樂演劇社》,故事包含各式各樣多元性別族群,透過他們訴說自我生命故事,讓偏鄉民眾更了解其中差別。

 

《跨性夏威夷》則是跨性別族群、夏威夷傳統文化與對家鄉的自我認同著手,開啟對跨性別議題的討論,「對於一些原住民部落,這部片也能讓大家思考對於原住民的傳統,如何看待它與現代文化的關係。」《我和我的 T 媽媽》則是台灣本土草根電影,記述孩子與自己同性戀母親的相處,女兒用台語緩緩地問出:「媽,若是講時間會當倒退,恁會使家己選擇,恁敢會結婚?」在雲林鄉村的環境與背景下,也能讓一些老人家感覺更親近。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性別平等存在的需求與意義

為每個地區精心挑選適合的影片,也是偏鄉放映計畫與酷兒影展的不同之處,酷兒影展在同一地點播映,播映豐富的影片讓觀眾選擇,但到偏鄉,能放映的場次不多,和社區發展協會討論出最適合在當地播放的影片,就是最重要事了。越貼近觀者的生活,越能引起共鳴,「這些影片雅俗共賞,也不會對大家太衝擊。」除此之外,杏鴻透露最近開始規劃一些短片片單,「有些老人社區反應長片加映後座談太久了,老人家可能坐不住。」

 

「經過這些合作後,其實偏鄉的包容力比我們想像中的大,他們只是不知道這些資訊,並不代表他們不想了解。」影像創造出公開對話的機會,透過觀看、映後討論,有著多一點的了解與認識,就能減少世代間產生的隔閡。

 

這樣的放映計畫,選擇在偏鄉實行,並不見得是因為偏鄉資源缺乏,應該說「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性別平等存在的需求與意義。」一次的偏區放映結束後,酷兒影展找到更多可能,希望能讓台灣各個角落的人民接受的酷兒的訊息,學習了解與尊重。

 

「認識才有機會了解,了解才能同理。」讓愛與彩虹一同生根

關於偏鄉多元性別議題教育已被討論多時,去年同志諮詢熱線把同志資源送至偏鄉,規劃「地方的同志,需要你!」的活動,將 LGBT 性別教育、同志與父母的親子關係、情慾分享會等帶入偏鄉,期望能讓地方的 LGBT 朋友有更多認識自己與學習對話的機會,讓「不一樣」變得平凡,不再因為資源的缺乏而孤單。

 

資訊的發達,讓偏鄉的同志們得以透過網路尋找相關資源,來幫助自我認同。台灣目前也有許多公開民間單位,同性團體、雙性戀團體等等,上網搜尋後直接連絡,都能夠對自己有更深的認識。「至少不會以為世界只有我一個同志、一個跨性別者。」杏鴻笑著說,但當地居民不一樣,他們可能會以為這個像男孩的女孩、或是娘娘的男生很奇怪,對他們品頭論足。

 

不同於熱線的分享、座談,酷兒影展的偏鄉放映計畫,則是希望能透過影像和社區居民對話,而居民的定義很廣,其中也包括偏鄉的 LGBT 朋友,即使他們沒有在社區裡公開性傾向,看完影片後也能更認識自己。「更重要的是,透過放映看見自己家鄉的人們在公開討論,這個交流的空間,或許能讓他們更有機會與勇氣去對話。」

偏區性別影展最終站放映的電影是《我的同志麻吉》。影片放映結束,與談人劉育豪詢問現場觀眾,身邊是否有同志朋友,以及對他們的感覺是如何?現場觀眾普遍反應覺得剛開始會感覺怪怪的,需要時間適應,但是尊重同志的感情。  ( 圖 / 《愛深耕 彩虹生根》提供 )
 

酷兒影展用自身擅長的影像與偏鄉對話,希望透過電影這樣的媒介能讓社區環境更友善, LGBT 的朋友能在自己的家鄉中自在生活。「不認識的話往往帶來偏見,有機會認識才有可能了解,了解的話才能進一步同理、包容。」讓愛深耕,也讓彩虹生根。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愛深耕 彩虹生根|性別電影偏鄉放映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