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入魂!從股票操盤到守護仙草,每瓶仙草背後,是他人生下半場所做的良善選擇

中秋過後的餉午,騎著自行車在新竹關西小鎮緩緩暢遊,馳騁鄉間田園小路,清澈溪水伴隨綿延壯闊山景,遠方是一層又一層的丘陵相連,不時可見正在耕種農忙的農夫。隨著略有涼意的風而來的,是仙草收割時,從田裡傳來一陣陣撲鼻的香氣。「哇!關西果然是仙草的故鄉!」眼前一株株仙草如綠色精靈般,在田中隨風起舞,這在地的作物與當地客家的人文風味,醞釀著台灣古早的好滋味以及說不盡道不完的故事。

 

他的品牌,說的是最純粹的精神和味道

 

關於仙草的傳說是這樣的:古時交通不便,只能靠上雙腿步行,但天氣熱的情況下,徒步趕路容易中暑生病。有些善心人士將這種具有特殊香味的草類植物,曬乾熬煮成茶,給中暑的路人喝過後,他們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元氣。當時的人認為只有仙人才能享有,便起了奇幻而神秘的名字,稱為仙草。

 

時間快轉到 21 世紀,仙草奇幻的魔法金粉也悄悄灑落在陳大哥身上。

 

陳大哥在板橋248農學市集販售自家產品

 

他是陳濬程,在金融圈打滾 10 多年後,創了「人山艸」的品牌,而他的故事,也蘊藏在仙草之中。把「仙草」二字的原始象形符號拆開來,以「人、山、艸」作為命名,這樣拆解還原的動作和品牌所傳遞的精神如出一轍,陳大哥就是要還原出仙草的原始風味,讓消費者能有機會重新認識純粹樸實的仙草,並將農業裡最根本的樣貌,還諸於天地及大自然中。

 

這樣的理念也許或多或少受到已故父親的影響,在陳大哥的回憶裡,父親是個善良又堅持的人,他的父親小學畢業,沒念什麼書,因為希望陳大哥能有足夠的機會讀書並且擁有有更好的人生,父親窮極一切努力,就算借錢也要栽培孩子成長。如同父愛的簡單而厚實,「人山艸」也是如此純粹樸實的存在,兩者皆扎扎實實在陳大哥的生命裡紮了根,成為他一生中舉足輕重的寶物。

 

「聰明是一種天賦,而良善是一種選擇。」

 

 

當了銀行基金經理人操盤股票十餘年,陳大哥過去日復一日端坐在電腦螢幕前,看著股市波動、觀察資本市場交易的趨勢。直到父親因病離世,陪伴父親半年的這段日子除了深刻體驗健康的重要之外;又恰好一位關西當地的忘年之交,希望能幫助關西的仙草農民在仙草的去化上能有更多出路投入了仙草產業。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下,陳大哥開始反思自己過去的職場生活,有了新的想法和價值觀後,他找到了人生下半場的新選擇。

 

「金融業是一群高知識的精英匯聚起來,服務一群有錢人的行業。」陳大哥接著說道,但仙草,又可以說農業,卻是一個長年處於弱勢,缺乏年輕份子與資本力量投入其中的產業。「資本家和農夫,到底誰比較需要幫忙?」這是陳大哥的第一個選擇,他還年輕,還有奮鬥的心,而就在決心幫助關西仙草農民後,他又面臨另一個投身農業中不得不做出的抉擇:究竟是要添加鹼粉以壓低加工成本,還是堅持不添加加工物,給消費者天然純粹的仙草好滋味?

 

「資本家、高所得者和農夫,到底誰比較需要幫忙?」這是陳大哥的第一個選擇。他還年輕,還有願意改變的心以及勇於嘗試的研究員精神。而就在決心幫助關西仙草農民後,他面臨的第一個抉擇:究竟是要以傳統製造業的低成本加工思維來主導,還是要以強調附加價值但相對高成本的「友善加工」方式,還給消費者最道地的原始風味?

 

這個問題並沒有困擾陳大哥太久,在買仙草乾回家熬煮時,就被仙草原始純樸的香味以及帶點苦味卻順口潤喉的味道深深吸引。不是一般市售的塊狀仙草蜜,而是重新用「茶飲」仙草茶的角度重新認識仙草後,他發現,「添加鹼粉」是廠商間無言的默契,也是不會告訴消費者的秘密。這樣的做法雖然合法又能有效降低加工廠製作成本,也能讓仙草以香對親民的價格在市場流通,但這樣的做法不僅影響消費者的健康,也不是對土地、對農民而言最好的選擇。奉亞馬遜執行長說過的話為圭臬,陳大哥始終相信著:「聰明是一種天賦,而良善是一種選擇。」而他做出的選擇,便是讓消費者多一個選項能夠接觸對健康、農民和環境友善的仙草。

 

陳大哥在工廠裡嚴格把關人山艸品質

 

「我相信『良善』是人性的一環,也是一種價值信念。」陳大哥說起來充滿殷切的盼望,當這片土地上越來越多人做出良善的選擇,更多需要改變的事物便得以成長。「要說我覺得台灣哪裡最美,當我看到台灣人有各種反思、衝擊以及良善的改變,當台灣更多新世代對過去既有價值願意去顛覆以及挑戰,就是一種充滿希望的美。」看到陳大哥回答的如此堅定而開朗,我想,他在加工廠、在仙草田和在市集裡擺攤的努力模樣也不失為一種充滿希冀的美麗。

 

整合通路,還給農民和消費者最和善的環境

 

被問起如何以「不加鹼粉」的特色達到友善耕作?這個問題開啟了陳大哥的話匣子。「一瓶仙草裡頭加工的東西這麼多,又能回饋給仙草農多少?」陳大哥檢視一般市售商品,一瓶 _20 元的仙草飲料,裡面添加了鹼粉,除了本土仙草外也混雜了從國外進口、品質較良莠不齊的種類;又經過大型通路的高抽成,對於製造廠商所能分到的部分所剩有限,還要負擔各種生產製造的成本。這樣的惡性循環,對辛勤的仙草農民而言,只不過是另一項重擔。

 

從以前繁榮過的紡織、電子業來看,台灣的產業多半是製造業,而這樣的產業形式延續下來的價值思維只是不停的成本降低,不會以提升附加價值的概念去思考。現在沒有人針對仙草的優點去提升它的其他價值,只是停留在鹼粉的加工製成,「但我要以『品牌』方式、友善的加工甚至走向友善耕作的方式,提高仙草的整體附加價值。」陳大哥的眼神裡透著無比堅毅。

 

提升仙草附加價值的第一步是「友善加工」,先擺脫數十年來的鹼粉加工包袱,再慢慢不使用化學農藥、化學肥料等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但因為仙草不是鮮食而是加工作物的關係,目前的仙草廠商或加工廠並沒有意願推行有機仙草產品,這樣的環境之下,以有機耕作法種植仙草的農夫也會越來越少。一般使用肥料、化學物質耕作的「慣行農法」或許也能在特殊條件下讓消費者吃得安全。但在陳大哥心中,「友善耕作」代表的是一種對土地的深層省思,代表著的是,農夫願意以收成和利潤,換取一份對土地的深遠友善以及土地資源永續保存,這對消費者的健康與環境來說,無異是雙贏的局面。

 

2015年陳大哥參加「宏碁家庭日」的園遊會活動,希望能讓仙草的好讓更多人知道

 

另外,便是要整合農民、加工廠以及消費者三端,關西的仙草種植以仙草和稻米輪作的方式進行,陳大哥所期待推廣友善農作,等於仙草和稻米都必須採用友善耕作,對於農夫來說,收成、產量等風險也會增加。「今天如果在通路和品牌端沒有好好整合,農夫會不敢配合友善耕作。而唯有有消費者願意支持友善耕作的品質,並且認同稍微昂貴的價格,才能支持友善耕作的面積以及提高整體產業鏈的產值。讓加工廠可以用比較友善的價格收購農夫作物,也能讓農夫有能力負擔因友善耕作而提高的作物成本。」品牌塑造的重要性,陳大哥以微熱山丘的土鳳梨酥為例,一個強大的品牌力量足以影響消費者的風向,也間接讓農夫和加工廠做出良善的選擇,友善對待土地。

 

這也正是陳大哥一路走來能堅持下去的原因,相信著創業除了成本,還有更重要的要素,就是品質。而他決心在整個仙草產業裡扮演這樣的角色。他創造的是第一家不加鹼粉的瓶裝仙草茶,也是第一個用不同方式和產銷溝通的品牌,既然選擇成為「第一個」,就注定要走上一段充滿風險、不確定性的旅程。或許這是條漫漫長路,但陳大哥憑著勇氣和一步一腳印的累積,踏實地走到了今天。

 

人山艸,是我富有的理由

 

「台灣是一個仍在反思和學習的島嶼,這正是她美的原因。」十分認同環境與人類活動平衡的陳大哥,對我們所處的土地有著如此由衷的讚嘆。

 

每個人都用不同的角度去認知世界,並以此做出判斷與選擇。在陳大哥的眼裡,台灣之所以美是因為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會不停對自己的生活、環境與價值觀做出反思與調整,而人們所做出的選擇良善與否,成就了台灣的美麗,也或者釀成了土地的哀愁。「如果越來越多人,能夠在手邊的工作之餘,對資本主義百年來給人類生活、土地和台灣能有更多的省思,並且更在意健康和環境永續時,食品加工和慣行農法便會被挑戰,而我想這也是人類與自然的關係開始產生改變的契機。」陳大哥笑說自己有研究員精神,喜歡思考、喜歡嘗試,希望用「人山艸」讓台灣的一種作物、一條產業鏈變得更加美麗。

 

2014年太平洋鮮活SoFresh做仙草料理DIY的教學,陳大哥以人山艸入料理,製作美味的仙草食譜─蓮藕堅果燒仙草、仙草雞湯!

 

有幸在台灣這樣各種事情都能開放地被挑戰和反思的環境裡,我們不會再被同樣的價值觀束縛得無法進步。以前在金融業打滾,凡事以「錢」為標準,現在的陳大哥慶幸關西這座美麗的小鎮,提供了他豐富的元素去發展自己的事業第二春和重新建構自己的價值觀。

 

「當資本主義的價值觀對人類的主宰性降低時,人性很多不同的價值觀也開始展現。說要多有錢才算富有,我倒覺得我做的事情讓我心安理得,又有滿足和幸福感就是真正的富有。」語畢,陳大哥臉上掛起了真誠充實的笑靨,堅定而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