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城市就是遊戲盒!」上千玩家驚呼的城市旅行新可能

「不要告訴我,你有多瞭解台北。不要以為在這裡住了多少年,就可以看透它。它每天都在變,有時極細微、有時極高調。常常,你以為自己身在其中,卻又恍惚間流落他方。」 多屆金曲獎得主李欣芸在《故事島》CD1《山草下的家》中如此述說著。

 

在一座城市裡居住久了,總習慣性地將這座太過於熟悉的城市視為無足輕重的背景,又有誰能真正看清楚了它的模樣?

 

兩年前林義宸、聞翊均、邱瀚霆、張凱傑四人成立了「城市遊戲工作室」,期待能夠透過城市遊戲,學著用不同角度看以為的一陳不變,重新地認清城市的樣貌。

 

左為張凱傑,右為聞翊均

從空間抽離,以遊戲深度旅遊

 

半年實際的勘查,團隊尋訪了巷弄、老舊牆面的瑰麗塗鴉、吵雜廟宇後的幽靜流水與城市中富有特色的小角落。「那些並不是絢麗的觀光景點,而是生活周遭極富巧思,卻往往被忽略的美。」結合了解謎與城市探索,在虛實之間,讓玩家跟著故事中的主角在城市中穿梭,找尋線索,駐足在城市的不同角落。「使朋友之間除了吃飯聊天之外,有了更緊密的互動。」

 

「城市遊戲工作室」試著用另一種的方式去包裝一座城市的歷史脈絡。在遊戲的過程中,找尋這城市的懷舊,重新拾起生活中常忽略的城市風景。也許是建築的表情,窗戶的排列,大門的形狀,路上的細節…與此同時,這個城市就在種種誤解卻更真實、更華麗卻也更陰沈的打量中,有了靈魂的樣貌。

 

曾經花八個月的時間徒步環島的張凱傑進一步解釋,許多人都在談深度旅遊,而深度旅遊的重點是要和當地的文化、人、食物建築產生互動,不只是停留在表層的東西,而是拋開陳見,重塑對於城市的想像。旅遊也不一定要出國、到外縣市尋訪景點,學著用心感受,其實上班到捷運站也是一趟獨到的旅程。

 

旅行,是心情上或是天氣上調整到舒服的、自在的狀態才出發的,不該受到任何的壓力以及時間限制。也因此不同於坊間的實境遊戲,必須要預約甚至必須在時限內解題才能破關,玩家只要拿到遊戲包準備好了就可以隨時開始,不需要匆忙的在一關關中解題,而是用自己的步調,感受城市的呼吸與鼻息。

 

台北場試玩的活動照片

高中開始離開台北到外縣市求學、工作的聞翊均表示,離家後每當再次踏上以為熟悉的台北,都會看見過去不曾發現的風景。比如說台北的天空窄了、行人走路的速度快了,又比如家裡到工作的路上有一棵樹,開花了,落葉了,或者樹不在了。「意識到這點後,我發現用不一樣的態度看待城市的景物會讓人有新的感受,就算沒有離開,也會發現生活中存在著細瑣卻充滿生機的可能,進而這種態度衍伸到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上,用更多元的角度思考事情。」

 

而這樣觀看世界的角度正是城市遊戲的核心價值。

 

 

「期待能讓更多人看到他們可能從未注意的景色,思考沒有留意過的面向。」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做遊戲。」張凱傑坦承。

 

如同多數在電視、遊戲中長大的孩子,他從國小開始玩遊戲,但當時遊戲是社群,是人與人串聯在一起的機會,隨著年齡的長進接觸到劇情討論著挑戰權威、反抗體制的桌遊以及單機遊戲,帶領著反思台灣的環境,而自身又該在這樣的時代中扮演什麼角色。

 

大學時期接觸到實境遊戲,他們發現市面上實境遊戲空間上的限制,於是開始有了城市遊戲的想法。「創業的契機,說穿了就是有趣吧!」他笑得爽朗。笑容背後,更多的是透過期待透過遊戲呈現的社會反思。

 

去年在台南推出了第一款遊戲《城市遊戲:複製》,僅透過網路上的宣傳,便吸引了上千人踏上古都尋寶,好評如潮。保險業的玩家更表示,「讓城市不只是城市,整個城市就是一個遊戲盒!」。今年更是在flyingV上推出了台北版,期待能夠讓更多人加入、體驗這場遊戲。

 

跳脫框架,在遊戲中思辨社會議題

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他們,更試著將對各種議題剖析,濃縮、精煉後所總結的想法及觀點,呈現在遊戲中。「故事設計了很多觀點互相矛盾相悖的角色,然而並不會有明確的誰與錯,我們希望能讓玩家在閱讀到這些故事之後去思考他們可能從未思考過的面向,得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透過重新觀察,跳脫出原本習慣的框架,在觀察與反思的過程中,思考身處的社會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意識到問題後才會開始想該怎麼解決,越來越多人去想,社會才會變得更好。」

 

精心設計的故事脈絡也透過遊戲,引領玩家深度思考。在科技業工作的玩家更讚賞,每個故事呈現著獨特的價值觀與生活的哲學思考。「這讓遊戲不只是遊戲,而是文化的思考傳導,更是知識傳播的新體驗。」

 

平時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的張凱傑表示,無論是透過鏡頭或者是透過遊戲,都是在細節中打破原本對於世界的觀察。期待透過遊戲能夠用有趣的方式,讓大家去感受全新的世界。「生活若扼殺了當中很多的東西,那就只是活著罷了。唯有更多人思考生活意義,才能夠擁有更豐富的生活。」

 

 


一九八六年,建築學者藤森照信、藝術家林丈二等人創立「路上觀察學會」,花兩年時間,帶領家庭主婦、粉領族、社區居民漫步東京大街小巷,觀察記錄一般人忽略的都市細節,包括人孔蓋、行人穿著、狗大小便痕跡等。

 

藤森創建的「路上學」,一開始被視為旁門左道,卻默默扭轉了日本城市的發展方向。讓東京從大尺度、由規畫者主導的「市長的城市」,轉為小尺度、更尊重市民選擇的「市民的城市」,並成就了重視細節的日式建築美學。


悉心觀察社會的「城市遊戲工作室」,更是進一步在周遭的細節透過觀察城市的現象,看見社會問題,進行價值觀上的反思。

「我們試著從小的地方開始,慢慢地影響出去。」喝了口茶,聞翊均微微抬起頭,堅定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