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逆風,但我破風而行。」– 專訪臺灣最接近冬奧獎牌的戰士宋青陽

2012 年,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除了莫拉克風災、炒作不斷的馬雅預言以及總統大選外,似乎是再尋常不過的一年。我們一樣每天提著咖啡進辦公室,盯著電腦瘋狂工作,週而復始過著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但對宋青陽而言,這無疑是宣判他死刑的一年。

 

宋青陽於義大利世界大學錦標賽練習照片( 圖片來源:艾格斯運動攝影 王冠文 )

如果你在網路上搜尋「宋青陽」,一定會伴隨著「禁賽」。到底是不是教練和滑輪溜冰協會的矛盾至今真相未明,但我們知道,禁賽讓他錯過體能巔峰,莫須有的罪名真真實實地影響了宋青陽。但這位來自排灣族部落的熱血青年,卻一次次用腳上的滑輪向眾人宣告他的實力和決心,提醒大家也同時不斷告訴他自己:「我是宋青陽,我回來了。」

 

生活不是一場遊戲,沒有隨意放棄的權利

 

他是這樣的一個靈魂,簡單而俐落,外表看似木訥寡言內心卻滿懷熱血,咖啡廳裡的哄哄鬧鬧和他的安靜沉穩恰好成了對比,不過只要一談起滑輪溜冰,宋青陽的眼神裡的光芒難掩他對未來的滿腔期許。他就像我們周圍再親近不過的大哥一樣,話不多卻親切可靠,聊天時會覺得彼此的距離好近,彷彿共有一段童年時的回憶。但,當他換上直排輪和冰刀時,他就是叱吒風雲,馳騁賽場的滑輪戰神。

 

 

這樣一心一意專心的選手又怎麼會遭到未審先判的禁賽處分?被問起那段敏感的過去,宋青陽不想指責任何人,只是笑笑地說:「這件事情真的很複雜,複雜到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從來沒有違反任何選手該遵守的規範,「拒絕參加國家隊集訓」的說詞也疑點重重,面對突如其來的震撼彈以及無中生有的罪狀,說沒有動過放棄的念頭是騙人的。好在他有一直陪伴他的戴永松教練,在教練的建議下,宋青陽轉換項目,重拾他僅在年幼時接觸過的滑冰,只為延續他最熱愛的運動生涯。

 

 

腳底下踩的從直排輪換成冰刀,寬度變窄,在力道拿捏、腳蹬出去的時間點掌握、受風阻力道影響的變化等卻也讓他吃足苦頭。過去他在滑輪溜冰界的獎牌在滑冰時都不算數,一切從頭來過。以往他可以不假思索、信心滿滿往前直衝的賽場,成了一條怎麼看也看不清楚方向和盡頭的道路。

 

不過,宋青陽的秘訣很純粹,僅是「專注」和「堅持」,便足以從未知數中嘗試並成功。他滑出 34 秒 64 的好成績,不但跌破大家眼鏡,獲得 2014 索契奧運的入場券,也成為國內首位在冬季奧運出賽的大道滑冰選手。衝出黑暗,他是浴火重生的賽場鳳凰。

 

「現在講到禁賽已經不會生氣了。」宋青陽爽快地說,「如果一個人太在乎過去的事,那他的未來肯定也不會太好,我更專注看著我的未來。」人生處在低谷的好處是,無論朝哪個方向努力,都是向上。他用「朋友」形容滑輪,是身陷黑暗時最佳的聆聽者,也是給予方向的心靈導師。看似優秀的宋青陽背後,有一段沉默的時光。那一段,是付出很多努力,忍受孤獨和寂寞,不抱怨不訴苦的日子,卻也是日後說起時,驕傲到連自己都能流下熱淚的時光。

 

 骨子裡名為「勇氣」的台灣人血液

 

現在台灣的體育環境仍不成熟,政府杯水車薪的補助根本不足以負擔選手出國比賽的龐大經費,一切幾乎仰賴選手自付;國家也沒有用正確的方法培育體育人才,當國外頻繁使用科學儀器檢查選手身體狀況以利做出適當的培訓時,政府的消極讓訓練停留在土法煉鋼;此外,甚至有撐竿跳選手因為竿子沒有被運出國含恨退賽的誇張新聞。正如體育主播傅達仁的批評,台灣當局面對這些運動員時,往往只是等待奇蹟出現。

 

在這樣惡劣的情形下,宋青陽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每次的比賽都承載不同的故事,最令他難忘的是 2014 索契奧運。訓練前,戴永松教練把房子拿去抵押,借款 150 萬為了讓宋青陽在奧運圓夢。可惜天不從人願,腰部意外拉傷讓他在賽場上飲恨流下男兒淚。「畢竟奧運是我的全部。」他幽幽地說到。面對恩重如山的教練和粉絲的期許,他無以回報,既然每一次的出國征戰都是好幾十萬的花費,他能做的,也只有更專注拚搏。為的是視他如子的教練,也為了他骨子裡名為「勇氣」的台灣人血液。

 

戴永松教練感言,為培育宋青陽花盡心血

 

宋青陽的字典裡不是沒有失敗,沒有妥協。接下來的訓練之後,他在 2015 年亞錦賽 500 公尺打破塵封七年的亞洲紀錄;而後禁賽期滿,重回滑輪項目後,在全運會拿到金牌甚至打破全國紀錄。我不禁好奇,是怎樣的動力驅使他成長?「面對挫折時,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記對自己要抱持足夠的信心。當你沒有信心時,連自己都很難戰勝,何求去戰勝他人?」宋青陽自信卻不自滿地說著,「當我們給自己的信心夠足,我們也會跟著變得強大。」

 

他也不忘鼓勵其他身處在艱困環境的台灣選手:「永遠要堅持住你的目標,並且為你的目標負責。」宋青陽常常反問自己:「為什麼我還站在這個地方?」找到答案後努力並堅持走下去,「上天絕對會為我們開另一道門。」這是他開朗而堅定的信念。

 

宋青陽於義大利世界大學錦標賽照片( 圖片來源:艾格斯運動攝影 王冠文 )

 

再次出發,是為了日後能更幸福從容地回家

 

電影〈 KANO 〉描述一段球員和教練的對話:球員問教練,在他們回到家鄉時,迎接他們的會是大批民眾列隊歡呼?還是大家失望的表情?教練從容地回答:「你會看到一片豐收美麗的黃金稻田。」

 

對時常出國移地訓練、四處征戰的宋青陽來說,回到家鄉時,迎接的大概也是這樣的美麗畫面吧!在台東,人口大約一、兩百人的小部落,沒有城市的繁華富庶,卻是他能夠繼續在外拚搏的養分,村莊裡的奶奶和其他村民們都是他的支柱。一談及家鄉,讓原本寡言的宋青陽整個人多話了起來,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會甜而穩妥,就像永遠清晰記得的快樂。

 

宋青陽饒富興致地說著豐年祭,和朋友一起比賽馬拉松、踩高蹺、踩氣球等。像個大男孩似的,婉惜地感嘆他現在不像以前一樣這麼有空檔回部落了。但同時也打趣地對我說,正是因為不能那麼常回家了,在國外,他都會帶一個台灣神明的護身符,這樣可以感受到家鄉源源不盡的愛和支持,這也讓我在採訪時意外看到少為人知的一面。

 

宋青陽(右二)穿著這次在 flyingV 募資專案中的紀念冰裝,於義大利世界大學錦標賽慶功宴上與戴永松教練(右三)等人合影。紀念冰裝融合他故鄉排灣族部落百步蛇紋及太陽紋,象徵心繫民族驕傲,無懼征戰。

 

是宋青陽,讓我們明白,在匱乏的環境裡依然可以活得有夢想,而且心裡是盈滿的。是宋青陽,給了一種希望,他的單純裡有力量,把每個想放棄的靈魂叫了回來,滋潤每個忘記夢想的心靈。以前我們有朱木炎、王建民、陳偉殷,帶給台灣人專屬的感動和回憶,現在我們可以期待下一個台灣的希望──他是你不能不知道的宋青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