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有一條路,不是為了離鄉背井,而是回家? 

 「泰雅的孩子縱使用盡生命也要將它留在故鄉。」 ─ 楊茂銀 ( 鐵木‧尤幹 ) 醫師

 

大部分山裡的孩子一樣,青年時期的楊醫師在父母期待下離開故鄉 ─ 瑞岩部落,北上打拼。然而在行醫之後,他選擇回到部落服務。這個決定,牽引著消失逾 四十年的銀珠香米之間的連結。復育香米之路迢迢,他更期待為部落青年闢出一條平坦、安心的返鄉路。儘管最終楊醫師未能在有生之年看見河岸邊滿是稻穗的景況,這份重擔接棒到了兒子 ─ 幄力斯‧鐵木的手上…。

 

琥珀色的香米,琥珀色的記憶

 

 

泰雅部落有「一家炊米,香聞全村」的古傳記事,而這所謂的炊米,指的就是香米。

 

一年一栽的銀珠香米(Tbula),是早年泰雅族人在新年時節、婦女產後、女兒回家或客人來訪等重要時刻才會烹煮的珍貴作物。琥珀色的香米,富含青花素,烹煮時散發獨特芋香,營養價值高,然而卻因聯外道路的興建與稻熱病等諸種成因,幾近滅絕。

 

香米消失 40 年,當年曾種植香米的部落長者們,已近古稀之齡。 回想香米復育成功的一年,幄力斯‧鐵木跟著父親收穫的喜悅帶給部落長者有的長者當場就掉下淚來。前年,甚至有位 80 多歲的阿嬤極力要求幄力斯帶她到香米田一起收成阿嬤跟他說錯過這次,這輩子可能沒有機會了。」幄力斯說那天阿嬤真的作了一整天都不肯休息,但這是她最後一次看到米了。

 

「那時候我才在心裡想,阿!原來我爸不是亂蓋。」銀珠香米所帶回的生活往事、文化記憶,未曾被忘記,只是深埋在部落長者的心中。若不是把握著這意外尋獲香米種子的機緣,或許這份古老的記憶終將隨風而逝…。

用故鄉的米,闢出一條承載人與部落的返鄉路

 

在部落整體發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瑞岩部落是力行產業道路上的第一個部落,這條被稱為全台灣最險峻的道路,連接著合歡山脈西側數餘個部落過去這條路上滿是泥濘,連四輪傳動的吉普車都難以穿越,風雨造成頻繁的土石流及坍塌,顛簸承載著生活。往昔,也因為產業道路的發展,使得銀珠香米在經濟選擇的競逐下失傳

 

 

921 之後部落對外交通最重要的樞紐一就是好幾年。在各界的協力下,路修好了,銀珠香米也回來了

   

然而,部落發展與價值保存之間該如何平衡香米能有更好的復育與推廣機會嗎?

 

「在妳的想像中,交通好的部落和交通不好的部落,哪一個文化流失會比較快?」幄力斯提出了這樣的問題。在他看來交通不便利,部落居民才不下山求生存以宜蘭南澳的泰雅部落為例,當地孩子若需補習搭個車 20 分鐘即可到達蘇澳市區,孩子們就有機會留在部落生活。但對瑞岩部落來,成長到某個階段,就不得不離鄉背井。「對我們來說,部落的安靜是很恐怖的事。」隔代教養、搬下山的人越來越多,部落的活力漸漸消退。對於那些離家的人,回家的路,因此更遙遠、更難走了。

 

幄力斯接手復育香米後,許多離鄉的年輕人時常會山上生活的狀況,期盼有一條路讓他們返家生存,他們試著在幄力斯身上找答案。「只靠我們幾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記得前,媽媽問:『為甚麼想要回來?山上是在外面待不下去的人才會回來的地方。』可是一年後,我跟媽說:『媽,我覺得在山下的人是因為在山上混不下去。』」

 

「山上太難混了。」幄力斯苦笑著說,回鄉的門檻其實很高,儘管家鄉有著祖先留下來的土地和作物,然而並不是每個人從小都碰過農業,如何學會這門技術,並持之以恆深耕是需要勇氣的。

 

 

「父親種下的是對故鄉的執念,留下的是傳承的意念」

 

香米復育迄今邁入第六年,仍在克服人力與種植技術的難題每一年的收成,幄力斯會優先分送給部落的老人家們,回應他們對歲月的期待。除此之外,他與部落幼稚園合作,教導孩子們如何種植香米,讓部落新生命也能認識這祖先們愛念之物穿著小雨鞋拿著大鋤頭翻土,孩子們最愛問幄力斯:「我甚麼時候才能種出香米?」原本只是一個家庭堅持的香米復育,漸漸蔓延到整個部落,成為大家共同的希望。

 

 

儘管目前香米的產量還不足以販售,幄力斯深深了解銀珠香米不只對瑞岩部落存有很重要的文化意涵,它還必須在市場上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希望能透過它的口感、營養價值,成為一般民眾都能有供應需求的作物。「我們利用最原始的自然農法種植,將香米保持在最好狀態。」幄力斯對家鄉的好山好水打包票,也持續發展以不仰賴化學肥料的方法提高香米品質。

我問幄力斯,在募資的專案中,回饋項目並沒有香米的選項,產品推出會不會熱度消失、被人忘記

 

幄力斯豪爽地回應:「反正就是作嘛!」

 

事實上,因為部落碾米機等器材的老舊、不堪使用,銀珠香米復育成功,形貌與口感均具有一定品質,卻在卡在最後手續,無法碾出碎化的香米。變成產品還差一步,幄力斯說:「我不希望香米現在很有名就趕快賣出去。」他希望每個人第一次品嚐香米,就能是它最佳的狀態,這也是為什麼他不輕易販售那承載著部落珍貴價值香米的原因。

 

銀珠香米的復育,將幄力斯送回部落,現在,他更希望能將香米發展成屬於瑞岩的產業,受到市場關注之餘,更闢出一條堅穩的返鄉路。

 

我想讓部落的人知道我們並不用離鄉背井,家鄉土地是可以讓我們以此維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