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國家能越來越先進,還是讓廚餘繼續燒?」:一場從搖籃到搖籃的綠色革命

台灣每天廚餘量以廚餘桶的高度堆疊起來,相當於 40 座台北 101 的高度。雖然目前大多實行廚餘分類回收,然而許多環保隊其實沒有大量回收廚餘的管道,只得將之當作一般垃圾焚燒。焚燒廚餘除了污染空氣,也會將大量的碳與氮的元素釋放到空氣中,造成更多的溫室氣體排放。

 

當土地無私地奉獻甜美的蔬果時,我們能回饋給土地什麼呢?難道人們食用過後剩餘的飯菜,只能餵養給牲畜而已嗎?以打造綠色永續的台灣為職志的元沛農坊因而成立。他們研究出不會臭的廚餘堆肥技術,致力於將廚餘堆肥推廣到台灣的更多角落,同時改善農業栽植技術以及環保問題。

 

元沛農坊的成員與合作夥伴 ─ 臨海農場的劉力學老師。

 

廚餘堆肥對農作物有什麼好處?

台灣農地多數通常習慣使用化學肥料,但從生物多樣性來看,土壤中的微生物及養分越多元,才能夠孕育出豐沃的田地。廚餘堆肥提供的營養元素比化學肥料的豐富許多,大部份化學肥料所提供的養分不均,只有個別幾種,因此植物必須從土地中吸收其他需要的元素。當種植作物的土地營養不斷被吸收,過度施肥容易耗竭土壤,需要定期休耕,但若要良好維護土壤的孕育力,還是採取廚餘堆肥的方式才真正能永續發展。

 

堆肥的原理就是利用各種細菌,把廚餘分解成小分子的養分。一種細菌只會利用部分想要的營養元素,因為廚餘的食物來源繁雜,提供給生物利用的內容十分豐富;而肥料所含的營養過度單一化,喜歡這些元素的細菌沒有這麼多。兩者相互對比,廚餘堆肥菌種數目可以位在一萬至十萬之間,而企業製作出來的化學肥料益生菌添加至多十來種,數量差距的懸殊讓廚餘堆肥產生的菌種能夠分解出豐盛的有機質養份使作物吸收。

 

現代人強調有機食品的好處,然而對於有機作物的印象卻可能停留在「不灑農藥所以存在一些蟲咬的痕跡才是有機」,事實上這樣的印象並不正確,初期施肥的好壞,和後續農藥施放的必要性息息相關,以堆肥取代化肥,讓植物吸收足夠豐富的營養,使它啟動本身的記憶來對抗蟲害,反而能夠讓植物長得更漂亮。

 

運用廚餘堆肥技術的臨海農場,種植出漂亮無毒的農作物。

 

「你希望國家能越來越先進,還是讓廚餘繼續燒?」

隨著人類生活品質提高,廚餘量年復一年增加是全世界都亟待解決的問題。從確實回收、零掩埋到有機堆肥等,各國極力將廚餘垃圾資源化再利用,然而台灣卻還停留在不及格的程度——幾乎所有的廚餘都直接進入焚化場。台北市的回收可稱得上十分嚴謹,但回收後的廚餘多數直接燒掉,等於完全失去回收的意義。

 

「我們的社會必須負起地球公民責任,你希望國家能越來越先進,還是讓廚餘繼續燒?」元沛農坊創辦人許又仁說,除了食物安全健康以外,農業生產過程中能不能盡量減少外部成本?都市製造的垃圾要直接往焚化爐還是能夠擁有其他用途?這些問題眾人必須一起承擔,同時需要有人願意付出行動,背負任務在身上真正設法去解決。

 

廚餘堆肥對於環保的貢獻除了能夠減少焚化後產生的空氣污染,還具有提高土壤蓄水量、水土保持的功效。一公斤的堆肥能夠容納三公斤的水,大力提升土壤的孔隙率、保水度,若我們的農田都能夠使用堆肥混土壤,即使是超級豪大雨,都不容易產生嚴重的水災。

 

 

為何總認為「環保都是別人的事?」

「環保這個議題在台灣是弱勢的。」許又仁嘆道。好比人們丟棄垃圾之後,無法看見背後的處理狀況,而在企業中,商業模式以外產生的東西會被當成垃圾處理掉,像大賣場丟棄剩菜,這些垃圾問題就成了別人的問題,而企業自己就不會去注意;其次,環保議題是一個慢性卻嚴重的問題,不會帶給人們立即性的困擾,致使眾人不容易去重視它;而最重要的是,許多人不把環保當成自己的責任。

 

好比台灣百分之七十的空汙其實都是來自於自己的環境,許又仁苦笑舉例,「像是你走在路邊隨時都看的到機車排放的黑煙,我們會抱怨空氣中充滿PM2.5、會戴上口罩,但卻不願花一筆錢去改良機車的排氣管。」

 

正因為無法忽視如此切身的環保議題,元沛希望帶著一個新的、可行的技術,從農業著手,建立一個從搖籃到搖籃環保模式——吃完的廚餘,藉由堆肥回到土壤裡,栽植出新的糧食與農作物,在人們食用完畢之後,再次回到土壤,結合社會創新,逐漸翻轉人們的觀念與生活方式。

 

結合環保與社會創新:「我們想要翻轉大家的生活」

「我們要有新的產業鏈,而這個產業鏈如何擁有產值,就必須要有技術跟創新的導入。」台灣如何生長出一個本土的技術、達到真正可運行的模型,而不只是模仿國外的技術,是一個重要的關鍵點。這份自尊將會成為台灣發展的潛力,帶領整個社會向前邁進。

 

元沛農坊若順利實踐下去,即使一開始規模很小,但隨著時間前進,將擁有不可小覷的累積性貢獻,讓環保跟社會創新的結合能夠帶給社會進步。「我們想要翻轉的是大家的生活。」影響範圍涵蓋了除了農業與環保,如果變成完整的產業鏈,更可能帶來經濟上的躍進,甚至是一種生活模式。

 

像是近年來的食安風波,使得民眾越來越在乎吃得健康。然而該如何產出安全的食糧?讓農業育種的過程發生天然演化,不需要使用化肥及農藥就能以植物自身的抗體對付病菌蟲害,就像是人生病時不需要吃藥可以自然康復。如果未來廚餘堆肥技術全面推廣,我們就不需要有機認證標章,因為所有的農作物都屬於有機生產,而這些東西能夠成為社會安全的基礎,天然的植物加入飲食系統才能將健康帶來,漸漸形成一個安全無毒、無疑慮的農業發展。

 

沒有養活這片土地,不可能成就更好的台灣

「為什麼我們要來 flyingV 進行募資?因為這樣的方式可以讓眾人共同參與,我對社會有一個承諾,社會才願意投資我。」許又仁說,民眾可能重視環保,但除了隨手進行的節能減碳,還有沒有什麼更積極、具時效性的行動?有,支持創新,無論是資金贊助或者是購買環境友善產品,從切身做起,讓環保不會變成離自身很遙遠、難以參與的議題。

 

民眾給予募資者的互動,讓任何的社會創新者都能藉由這個過程得到支持與鼓勵,實質感受到整個社會真心希望這件事情被完成。台灣的現況太容不下失敗,但我們應該要讓社會擁有不停嘗試的機會,才能夠使成功的案例茁壯,真正實務上去解決問題。

 

元沛的日常:將處理過後的廚餘堆肥倒至土壤與其混合。

「沒有養活這片土地,台灣是不可能繼續成就下去的。當我們連找一塊乾淨的土地都不是那麼容易的時候,要怎麼養活所有台灣人?」這個問題需要獲得解決,而解決的系統成為另一個產業發展的關鍵,也是元沛農坊團隊正身體力行實踐的方向。

 

「我們能不能回來開始關心環境的議題?」許又仁呼籲,應該立即開始重視環保行動、節能減碳、垃圾減量,支持永續發展。「每個人都應該要愛惜腳下這塊土地,因為我們都是從土地長出來的。」從他堅定的語氣中,可以強烈感受到元沛農坊對於環保的熱情與理念,讓人不禁期許著,有朝一日,我們都能生活在一座綠色、永續的美麗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