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花了一百萬,我們也要做出台灣史上第一套「漫遊書」!

只要談起漫畫,一般台灣人想起的,必定是從小陪伴我們成長的日本漫畫。一部部題材多元的漫畫,讓我們對日本的風俗文化津津樂道、瞭若指掌。而鄰近的韓國政府近年來也看準了這股文化產業的深遠力量,開始積極協助自己國內的動漫產業向外出口發展。

 

可是台灣呢?台灣漫畫產業不比日本成熟完整,想要做出一套自己的漫畫書已實屬不易,更別說是有別於一般傳統漫畫的「漫畫+旅遊書」了,這種創新的發想可說是一項費時費力又燒錢的宏業。然而,秉持著「想做一件讓更多人愛上台灣的事。」這樣的理念,《出走吧!》編輯團隊仍義無反顧地投入,希望以美食為點,旅遊景點為線,傳統文化為面,結合平易近人的漫畫手法來呈現台灣的萬種風情。

 

「我們就是想實驗這樣的產業能不能存活在台灣。」縱使橫亙在眼前的道路黑得看不見天亮的微光,統籌編輯 Rita 仍爽朗地大聲說道。

 

文化需要長久的累積,而漫畫,則成為保存文化的最佳方式

「你看日本的漫畫主題相當多元,可是其實他們所有題材真正的來源只有一個,那就是文化。」

 

一個文化需要被累積、被傳承,這個文化才真正存在,它才是真正活著。而書籍又與文化的保存密不可分。Rita 認為,日本的文化會那麼深厚,跟他們的漫畫發展也有極大的關聯。因為漫畫是可延續性的,與一般電視節目不同,故事播完也就結束了,漫畫則可以一步一步,不斷地將故事綿延下去。

 

一般書籍普遍以文字作為紀錄,可能讓讀者難以想像其中的畫面,倘若以漫畫的形式呈現,不僅可以描繪出動態感,佐以文字解說更能讓讀者深入了解畫面的內容。

事實上,運用漫畫來保存傳統文化已經成為日本漫畫產業相當成熟的發展模式,例如 《築地魚河岸三代目》 這部漫畫作品便是透過漫畫介紹日本悠久的傳統文化。故事背景設定於東京知名的築地魚市場,內容從一位對魚毫不熟悉的主角開始探索魚市場出發,教導日本的年輕人認識自己國內日漸生疏的海鮮文化。而近來相當火熱的漫畫《鐵路便當之旅》,更藉由鐵路環島,吃遍日本各處的特色便當,帶動了新一波的旅遊熱潮,讓原先默默無聞的景點也因此成為新的觀光去處。

 

 

 

回頭看看台灣,我們的歷史與文化何曾稀少,或許這種以漫畫重新包裝文化的書籍類型正是我們可以效仿的。漫遊書團隊希望將台灣誠樸的人情、優美的風景與豐富的文化底蘊向外推銷給全世界,也希望藉此讓新一代的年輕人更認同自己的土地。

 

總能令人無意間發現美好的 ─ 澎湖

第一本《出走吧!》,以兼具豐盛文化與壯麗風景的澎湖為首發站,希望引領讀者更深度地認識這曾被世界知名旅遊指南 Lonely Planet 所評選出的「全球十大秘密島嶼」。

 

「我們都是以親身經歷自己去玩、去體驗,再汲取比較特別或有趣的部分挑出來推薦給大家。」當我們問到團隊前往澎湖的採訪過程時,Rita 笑著回答。整個行程都交由開民宿的朋友與老天安排,因為沒有特定規劃行程,因此總會在無意間發現許多有趣的人事物。

 

有一次來到澎湖望安島的花宅聚落,這裡的建築以咾咕石砌成,獨特之處在於仔細觀察古厝的窗框都特別以他們家族的姓氏所構成。但令人難過的是,曾經宏偉華麗的花宅聚落,現今看來卻荒涼且凋零,就連遊客也寥寥無幾。在一處斑駁的宅院中,Rita 的採訪團隊看見一個年輕女生竟自己擺了些文創商品販賣。一問之下才知道她的老家就在這裡,一個居民數量甚至不到千人的聚落,但是因為看到許多觀光客來到望安,只是走馬看花的停留一兩個小時就離開,因此想要把自己家鄉深遠的歷史文化推廣出去,告訴更多人關於曾經在望安,曾經在這座村落發生過的故事,讓來訪的遊客不會認為這只是一片沒有記憶,匆匆拍照即可離去的土地。所以,即便必須在炎熱的夏季孤單的一個人曝曬在烈日下,她仍義無反顧地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堅守自己的傳統文化。

 

澎湖非常特別的捕魚方式—抱墩:將珊瑚石堆成石堆,利用潮汐作用,漲潮時魚會跑進去,退潮後,漁民在周圍撒網,再拿掉石頭驅趕,魚就會落入網中。

像花宅聚落女孩這樣動人的故事,Rita 說他們一路上碰到好多好多,不論是教她們抱礅的可愛阿婆,還是在山水沙灘碰到將海灘當作家的外國人,或是旅途中所有有趣的突發狀況。於是他們更加深信,台灣這塊美麗的島嶼上,一定有更多大部分台灣人不知道的小角落與傳統文化值得被認識,他們的使命就是要紀錄下這些美好,讓文化不要默默消逝,並讓外國朋友也能感受到這片土地的獨特。

 

畫家甘苦談:時間就是那麼緊迫,即便爆肝也要畫完!

因為繪畫風格屬於寫實漫畫,所有景物、食品都必須非常寫實,讓讀者一看就知道是在哪個地方,精細度也因此必須一直調整雕琢,一個分鏡的場景就要畫上兩三個小時。而相較於一般網路插畫家幾個月就能出版一本畫冊,寫實漫畫這一塊卻因為成本太高,沒有人想嘗試經營。「而這也是我們想去挑戰的。」Rita 毫無畏懼地說。

 

而整套漫畫共分成十五個章節,郭大哥說光是畫兩篇就必須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這讓原本已經有穩定工作,把畫漫遊書當作兼職的他狠下心來,毅然決然的把原先的工作辭掉,全心投入《出走吧!》的繪製工作。

 

訪問當天,郭大哥仍把握機會繼續校稿的工作,右上的一整排保健食品則是他特別囑咐我們拍攝下來,「沒有這些保健食品的幫忙,我恐怕也完成不了工作。」郭大哥笑著告訴我們。

 

「那時候幾乎連續一百天沒日沒夜的工作,甚至六日也沒辦法休息。睡袋、氣墊床更是直接搬來辦公室睡。」郭大哥雖然笑著向我們敘述那段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的艱辛時光,我們的眼前卻彷彿可以清晰地看見,在這間小小的辦公室裡,由好多辛勞的身影所構築而成的微小夢想正發著光,在漆黑的夜裡,冉冉升空。

 

郭大哥告訴我們,想要畫出這樣的作品最快也需要將近一年的時間,如果追求好一點的品質,更可能需要再兩三個月的時間。雖然這一次已經盡了全力在半年的時間內畫完,郭大哥的眼神裡仍流露出些許遺憾,「希望下一部的漫遊書能讓我有更充裕的時間,我一定可以交出更滿意的作品!」

 

文編的粗略草稿與上圖郭大哥最終完成的終稿的比對,使所有人不得由衷欽佩,「畫家真的是太神拉!」

 

如果只是一直向外買版權,那我們自己的文化在哪裡?

然而在數位化浪潮來襲之下,出版業近年的產值不斷衰退早已不是所謂的「新」聞。現在的出版業者只肯向國外購買早已大賣的暢銷書版權,變成只是不斷的引進外來文化,讓台灣的本地文化及作家得不到良好的培育與施展機會卻是個鐵錚錚的事實。

 

Rita 憂心的認為,這樣的情況可能再過十年、二十年就會開始產生作家的斷層,台灣或許將不再有寫書及創作的人才。其實目前台灣的出版市場就已經可以觀察到大部分轉成插畫當道,以純文字書寫的作家反而相對稀少,而書籍的質感及預算也逐漸降低。

 

漫遊書《出走吧!》的統籌編輯 Rita

 

現今線上閱讀及電子產品早已日益普及的情況下,逆於潮流轉而推行實體書的他們看似傻子,但 Rita 及團隊認為,實體書的手感就是不一樣,手摸得到的東西,是無法被比較的。

 

秉持著這樣的信念,「所以我們就是要來做人家不願意做的事!」

 

《出走吧!》漫遊書中也會時不時點綴些簡單輕鬆的小漫畫,希望能讓讀者更明白團隊在做此書時所遭遇的種種困難經歷。

 

看不見通往夢想的捷徑,我們只會努力找尋機會一步一步做下去

「台灣的市場畢竟太小了。」聽完那麼多動人故事的我們,焦急地詢問 Rita ,漫遊書是否可以成功。沉重的現實卻像一堵牆,讓懷抱希望的人們打了回票。Rita 說,其實大家都是刻苦耐勞、縮衣節食的在漫畫這條路上前進,很少人能光靠版權就成功。「不過我們還是會盡力挖掘手邊可以使用的資源,一步一步在台灣經營下去。」

 

flyingV 募資限定感謝章,可說是非常具創意又有趣的回饋商品。

 

首先嘗試的,就是與魚市場合作做周邊商品。因為一些特殊的漁產只有澎湖才有,因此周邊商品特別設計出如玳瑁石斑、錢鰻的充氣魚及抱枕,讓澎湖的在地漁產融入日常生活,也帶有實際的教育意含。Rita 更興奮地說,以後不同的景點也可以做出各地的特色商品,就是想要仿效日本的模式,讓每一處觀光景點都擁有自己獨特的土產或限定商品,替觀光帶來更多不同以往的創意商機。

 

仿麂皮的紅甘抱枕與錢鰻頸枕觸感相當舒適,也別具教育意義。

 

接下來除了確定與澎湖的花火節合作,並委託發行商推廣到海外的市場,例如出版香港、韓國等各國譯本。另外也預計與政府單位合作,推出各地小旅行的番外篇,幫忙市府做觀光宣傳。而開拓賣書之外的這麼多條行銷方案,就是因為付出的資本早已超過一百萬。雖然回收成本的日子看來仍遙遙無期,但《出走吧!》的團隊絕對會繼續扛下這任重而道遠的理想,如此無聲的允諾早已在他們漾著笑意,卻仍堅毅的眼神中道盡了一切。

 

當最後被問到第二集的預定地時,Rita 笑著回答,第一集的最後其實有特意留下伏筆,好奇的朋友們別忘了支持漫遊書《出走吧!》募資計畫,讓第一集能盡快成書,大家也能早日翻開團隊們嘔心瀝血之巨作,一起來猜猜看第二集的目的地到底在哪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