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忘記悲傷、忘記疼痛,甚至忘了自己是生病的人 ─ 台灣也有「小丑醫生」了!

長期住在病房裡的小朋友們,無法跟外界正常接觸,躺在病床上,忍受著身體的不舒服,面對未知的病情,害怕更常常襲捲幼小的心,鮮少展露天真無邪的笑顏。圍繞在小朋友病床邊的是焦急的家長,心疼與無力侵蝕著他們的意志;病房外面,醫護人員儘管疲倦,卻不能有一絲掉以輕心,超時工作、隨時處理小朋友突發狀況的壓力扛在肩上,沉重無比。

 

此時,響起一段輕柔音樂,兩位妝扮得五彩繽紛的「小丑醫生」,走入蒼白的醫療空間,為冰冷的環境注入一股暖流,改變了醫院單一乏味的白色調。大大小小的泡泡吹起,病床上的小朋友吃力地撐起孱弱的身軀,奮力張著雙手,想要抓住泡泡,看到泡泡破了,興奮得尖叫,小小的臉龐上綻放最單純的笑容。每個禮拜都期待著能見到小丑醫生,看似平凡的互動,卻是生病的小朋友最奢侈的幸福時光。

 

小丑醫生為醫院帶來歡笑,融化冰冷的醫療空間。圖右為劇團創辦人馬馬,圖左為 Luc 。紅鼻子是小丑醫生的必備道具之一。

經過嚴密訓練的「醫療協同者」在旁作伴,鼓舞小朋友樂觀對抗病魔

這些小丑醫生,是自「沙丁龐客劇團」的「紅鼻子醫生」計畫之下培訓出的一群「醫生」。儘管並非直接給予小朋友治療,然小丑醫生作為「醫療協同者」,在不干擾醫護人員的前提下,以為每位小朋友量身打造的即興表演,帶來歡笑、鼓舞,讓小朋友以更樂觀的態度對抗病魔;有時候也在旁陪伴小朋友接受治療( 如打針、抽血等 ),吸引小朋友注意力,讓過程更順利進行。

 

小丑醫生經過嚴密的訓練,內容包括醫療知識、兒童心理發展、表演訓練、醫院實習等不同階段。在每次的病房巡演前,小丑醫生必須跟護理人員再次確認每一位小朋友的身體狀況。以謹慎的態度面對不同生理、心理狀況的小朋友,是為了確保小丑醫生能與醫護人員合作無間,給予小朋友最貼近需求的照顧。( 更詳盡的小丑醫生訓練、職務內容介紹 )

小丑醫生正在向護理人員確認病房的小朋友的身體狀況。進入病房演出前,必須先了解每位小朋友的情況。

「將藝術帶進生活,並且在生活中實踐」

劇團藝術總監馬照琪( 馬馬 )在賈克樂寇戲劇學校學習時,聽聞畢業的學長姊分享當小丑醫生的經驗,「將藝術帶進生活,並且在生活中實踐」的理念,觸動馬馬的心弦。自法國返台後,馬馬嘗試尋找台灣是否有類似機構,然約莫十年前的台灣,醫療焦點著重在技術的開發,友善醫療、全人照護的觀念較不受重視。

 

繼之馬馬返台後創立「沙丁龐客」劇團 ( 劇團名稱來自於法文 Saltimbanque;意思是「街頭賣藝者、小丑、江湖騙子」),同時專注於作品的創作,小丑醫生在台的推行計畫暫時擱置於心中。然在劇團的第一部作品:《在世界的房間》中,可窺見小丑醫生的想法早已在馬馬心中醞釀。
( 作品描述一位住在病房中孤獨的女孩,面對死亡的孤單、恐懼、憤怒,同時探討了生命的意義。更詳盡的作品介紹 )

 

2014 年,馬馬暫停了劇團的事務,赴法國接受「微笑醫生組織」 ( Le Rire Medecin ) 小丑醫生培訓計畫。返台後馬馬帶領著沙丁龐客團隊,積極地將小丑醫生的理念推廣至台灣社會。於是劇團招募了一批學員參與培訓。最初合作對象是台大醫院附設的兒童醫院,期望以此作為示範性的先例,未來推廣至更多不同地區的醫院。

 

可以忘記悲傷、忘記病痛、甚至忘記自己是生病的人

這次記者採訪到沙丁龐客劇團的宣傳企劃──徐子桓先生。多次隨行小丑醫生到醫院表演的子桓,與我們分享他在醫院的見聞,畫面衝擊之深刻常常令他無法克制而真情流露。

 

子桓提及某一次隨行的經驗,小丑醫生巡迴過每一間病房後,回到休息室歇息、卸下小丑裝扮。突然一位弟弟,提著點滴架跑到休息室外面,嚷著要找「小丑哥哥、姐姐」。最初子桓以為是小丑醫生忘記到這位小朋友房間表演,趕緊進去通知,當小丑醫生匆忙地再次戴上紅鼻子、拾起樂器,跑出來準備表演,這位弟弟一看到小丑,便從口袋掏出兩條巧克力,說這是要送給小丑的禮物,因為小丑表演得很棒、讓他好感動!「原來弟弟是來分享的!」巧克力條對需要遵守許多飲食規定的小朋友來說,可是難得的寶貝呢。小小年紀的孩子,大方地與他人分享美好的事物,讓子桓覺得,病房裡的孩子不僅勇敢堅強,心地更是善良純潔。每次看見孩子和小丑互動時的天真反應,嘴角不免上揚;然繼而想起孩子身上背負的病痛及內心的恐懼,常讓子桓心頭不免一沉。

 

然而,對於小丑醫生來說,儘管常看到小朋友的健康漸漸惡化,或是遇上衝擊人心的畫面 ( 如小朋友必須接受超出其小小年紀可以負荷的治療時 ) ,但都要避免流露情感,以免會影響演出;更不能讓小朋友或他們的家屬因此受影響、再度回到負面情緒裡。

 

子桓提及小朋友在醫院會接受「生死教育」,小朋友被鼓勵調適心中感受、勇敢面對生病的事實,並建立對死亡的正確認知。而小丑醫生與生死教育課程有著互補的作用,與小丑醫生相處的這段時間,可以忘記悲傷、忘記病痛、甚至小朋友會忘記自己是生病的人。畢竟與小丑醫生一起,玩都來不及玩,對於死亡的害怕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更多小丑醫生與小朋友之間的故事 )

採訪當日照片,子桓與我們分享隨行小丑醫生時的見聞,他的語氣堅定,讓人感受到他對小丑醫生理念的熱衷與堅信不移。

經費來源如同搖曳的燭火,別讓它被吹滅

紅鼻子醫生與其他志工團體的最大不同處,就是小丑醫生是有領薪水的。此舉得已確保小丑醫生在工作上投入大量的時間和心力後,能有合理的收入,同時也能合理要求小丑醫生對於每次演出的品質做出保證。

 

小丑醫生的演出酬勞目前是由劇團支付,比照法國「微笑醫生組織」的運作模式,以不向家長、醫院收費為準則。尤其是對沙丁龐客劇團而言,從一個純表演型的劇團嘗試轉型,近程目標是一步步推廣紅鼻子醫生計畫,以類似於 NPO ( 非營利組織 )的模式來經營組織的計畫。然畢竟隔行如隔山,組織的營運模式尚未完備,有許多經費缺口待填補。

 

儘管在歐美地區已行之有年,在日本、新加坡等地區也已存在類似組織,然小丑醫生的概念在台灣並不夠普及;此外,儘管曾有許多主流媒體的版面曝光、小丑醫生的理念能獲得社會大眾普遍的認可,但仍需要更多來自各界實質的經費支持及理念傳播,讓台灣社會對於友善醫療領域能更為重視。

 

img002 (800x528)
紅鼻子醫生期望讓醫院充滿笑聲,在 flying V 平台的募資專案即將進入倒數階段。

期待小丑醫生陪伴小朋友的溫暖景象,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繼續萌芽

「如同在法國將邁入第 25 年的微笑醫生協會,台灣的紅鼻子醫生將以在台灣各地區、更廣泛的普及為目標努力。也許未來還需要好幾個十年,小丑醫生在台灣才能有更完整的規模。但是這個理念是值得去追求的。」提及專案受到眾多朋友的鼎力贊助,以及許多朋友熱心介紹各種媒體曝光管道、經費籌措管道給他們,子桓語帶興奮地細數來自各路朋友的溫暖支持,是紅鼻子醫生團隊成員持續前進的動力。

 

現階段在 flyingV 平台上的募資計畫即將進入倒數,目前的贊助經費足以讓紅鼻子醫生計畫的時間軸跨向明年,然團隊也期盼更多贊助款項的挹入,讓組織穩定營運,計畫亦可以如預期地進行。此外,目前小丑醫生電子報已發行第一期,日後將在報上陸續公布紅鼻子醫生的消息,讓支持的朋友可以持續關心、聽到更多溫暖人心的故事。( 加入沙丁之友即可訂閱電子報 )

 

小丑醫生影響所及,自最中心的小朋友,往外影響至家屬、醫療人員,甚至是社會大眾。小丑醫生可望發揮廣泛的影響力,讓醫院充滿笑聲、讓台灣社會的溫暖傳播地更遠。小丑醫生定期的到來,讓生病的小朋友對醫療的態度不再畏懼,可以重新擁有生病後遺失的快樂片刻。這些美麗的景象,不只是在國外地區,而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發生。期待來自各界的更多支持,讓小丑醫生的床邊故事可以繼續說下去,讓醫療空間能有更多色彩及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