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也想不到的是,我們策了一場「真實而不現實」的戲劇演出

假日早晨,走過人聲鼎沸的南門市場,走過暫時休業的金峰滷肉飯,閃身鑽進小巷,先是一攤「鮮魚專賣 專賣鮮魚」的魚攤,再是古早米行,放眼望去怎麼也不像想像中表演空間的所在之處,再尋常不過的台北巷弄公寓,順著幾張廣告招貼,一張有著夢幻粉紅底色的展演宣傳海報,不合時宜地出現在平素的鐵門上,我知道「世紀當代舞團」到了。

 

世紀當代舞團即將推出的新作品─《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

 

表演藝術,就是我的生活啊!

「世紀當代舞團」一早便十分忙碌,開展的開展,排練的排練,耳邊還傳來團員們聊著近日在國家劇院上演的經典舞劇《花神祭》的觀賞心得。《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策展人之一鄭顏鋒(以下簡稱顏鋒),邊帶著我們走入邊介紹 :「孵夢劇場是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老師理想的實踐,2013 年開始,舞團為培力更多有志投入表演藝術環境中的新人,而舉辦了『藝流亞洲策展新秀』工作坊,當時工作坊孵夢的理想,被沿用到了後續實踐的場域之中。」。

 

顏鋒與另外兩位策展人余俐穎(以下簡稱俐穎)、顏良珮(以下簡稱良珮),都走過那段孵夢的旅程,將自己的策展初體驗獻給了《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他們各自在劇場的切入時機與學齡都不大相同,「我的成長經驗可能跟多數人相同,都是比較壓抑,被許多條條框框的規範綁住,開始有機會接觸劇場後,讓我感到我能看見更真實的自己。」俐穎說;而主修文學的良珮,被表演藝術以「人」出發的創作形式所吸引,帶著「想找出在文字裡看不到的東西」遠至法國學習表演,決心走出自己的創作人生;本科念化學的顏鋒,則笑說自己在教育體制下遊走,內心卻一直受藝術牽引,讓他開始走進舞蹈的世界,以更開放的方式激盪任何藝術產生的可能。三人有著不同的成長經歷,但發自內心的共同追求,讓他們走到了一起,從而有了這次的策展合作。

 

攝影 / 林政億 《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三位策展人鄭顏鋒 ( 左 )、余俐穎 ( 中 )、顏良珮 ( 右 )

 

談到策展之初,他們對表演藝術的想法是什麼?又為什麼願意踏足嘗試?
三人自接觸表演藝術以來最強烈的共鳴,是感受到表演藝術所能激發的無窮想像力,它不單從藝術形式上帶來感官刺激,更能引人思考與感受生活的溫度與處境,「劇場大概就是能讓人不再壓抑也不畏懼他人眼光,重新用一種不帶批判、開放的方式面對生活。」俐穎這麼說著,顏鋒則思索了一陣幽幽說道「人的冷漠,往往來自於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相對優渥與先進的環境中,很多事情都以實際利益為考量,忽略了生活的內在。嗯…我覺得表演藝術就是那把讓人活起來的鑰匙吧!」,而良珮倒是毫不猶豫爽朗的說:「表演藝術就是我的生活啊!」。帶著對表演藝術的熱情,甚至是反思生活的初衷,他們開始了《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策展規劃。

 

做夢也想不到的,到底是?

我們們努力讀書賣命工作,賭上生活投下信任,
做 夢 也 想 不 到 的 是…
戶頭裡卻存著買不起未來的薪資,盤子裡竟然裝著吃不到健康的化學物,
真心誠意被困在虛擬世界裡,政治考試在輪迴裡永遠死當…

如果每一個當下皆萌芽自過去的夢想,
那麼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成就了眼下的錯置體?

 

這是《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策展緣起中的一段話,三位策展人不諱言現存的社會問題確實是此次策展的討論核心,在「表演藝術一直是當代社會的鏡子,唯有真實的社會,才能有真實的藝術。」的明確基調下,他們以「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這般開放性的語句,讓參與的創作者與觀眾思考:生活並非靜如止水,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正在我們周圍發生,而其背後成因也正相互牽連著。

 

三組創作團隊各以詩的篇幅 ( 各約 20 分鐘 ) 與力道,捻出生活中最有感的片段與觀眾對話「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分別以舞作、實驗音樂、戲劇方式揉合呈現。其一《No Answer》由舞者張雅為以舞的姿態演繹,透過一件生活中的小事,思索在愛情質變的過程中,我們只想追索內心期望的答案是多麼徒勞;其二《慢性 駸壞》由實驗電子音樂創作團隊 44-22 結合多媒體數位形式進行創作,觀察生活中與「食」相關的聲音,引出一場現代盛宴的思索,究竟食物如何變成了我們不熟悉的食品;其三《# F0F8FF》這組數字是愛麗絲藍的色票編號,愛麗絲藍是一種透著冷冽白光的藍,它與死亡相近,卻不是自然中存有的顏色,由雅媛獨舞結合燈光設計,期待的是讓光色佈滿空間,讓近白的色澤淡出,也讓死亡遠去。

 

攝影 / 林政億《‪慢性駸壞‬》排練現場

 

愛情、死亡、飲食,當生的本能遭逢意外,「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就這樣發生了,個人理想的不可得,背後又與什麼相關呢?創作者以自己為引子,邀請觀眾一起回顧思索。

真實,如何在舞台上呈現?

三場戲,分別刻下三道不同的生活刻度。三位策展人給予創作者極大的創作自由,而他們確實也深刻地剖析內心,以坦承赤裸的方式回應,像是一齣能不斷生長出意義的作品。「很新」、「很真實」、「是誠實的」、「很細膩」當問到三位策展人看完排戲後最大的感受,三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爆出這樣的形容,排戲過程中舞者雅為曾經這樣說道「生活是什麼樣子,表演就會是什麼樣子,當生活越無聊,演出就越無聊,唯有認真生活,才能揭露生活中的真實。」

 

攝影 / 林政億 《No Answer》排練現場

 

表演藝術一直是多數觀眾感到有距離感,甚至是畏懼的一種舞台呈現形式,究竟「真實」如何呈現,會否擔心藝術轉化的過程中觀眾不能真的明瞭?我們疑問。策展人良珮以自己創作演出的經驗說明,所謂真實,並非現實,「曾經我的一場演出,演繹我自己內心的掙扎,演出完畢,台下的觀眾反饋給我的是各式各樣的人生經歷,有人看見 228 事件,有人則聯想到婦權運動…,我相信當表演者全身心投入,在舞台上的一舉一動可以傳遞真實的情感,引發觀眾想起的更多時候是自己。」

 

為了讓幾乎未曾走進過劇院或小劇場的多數觀眾也能感受表演藝術的魅力,三位策展人特意將《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分為兩章,前段篇章像是預演,安排在街頭並融合櫥窗的概念,將商家櫥窗作為日常生活的小舞台與觀眾連結,後段完整的劇碼則將在世紀當代舞團演出,如果看戲的體驗是讓大家害怕的,那麼何不走出去,讓表演藝術就發生在大家的生活周邊?而這也是他們此次嘗試募資,期望與一般觀眾溝通的想法。

 

《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櫥窗展演現場。於米多禮訂婚喜米愛國門市

 

品嚐一齣有著薄酒萊新酒滋味的戲

你曾看過任何形式的藝術演出嗎?想過人們為什麼會想看戲嗎?
看戲是一趟未知的旅程,在你面前的表演者必須將自己清空才能成為一面鏡子,讓你遇見未曾發現的自己,面對生命中不想、不看、不聽的那一部分。《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三位劇場新鮮人搭配三組挑戰自我創作能量的表演團隊,三齣劇目也許能夠讓你看見三個不同面向的自己。

 

「有些酒是需要存放與醞釀的,而薄酒萊卻是強調新鮮的酒型,一入口就能在舌尖綻放。」良珮如此形容,相信自己體會到的滋味,那才是最真實的。《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秋季上演。

攝影 / 林政億 《孵夢劇場II 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形象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