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小小的同志大遊行!Okinafa 和他的婚姻平權貼紙計畫

 

「一開始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在一次護家盟的反對多元成家遊行裡面,看到護家盟的人都戴著口罩,就想說我一定要做一張婚姻平權的貼紙貼在他們的口罩上。」然而當 Okinafa 開始印製 Legalize Gay Marriage 貼紙提供索取之後,逐漸有一些人主動來告訴他關於「他們」的故事,讓這張薄薄的貼紙有了不平凡的重量。

 

有些人想要幫他們的同志朋友索取貼紙,因為對那些長期關在櫃子裡生活著的人們來說,即使只是現身索取一張小貼紙,對他們來說都無比艱難;有些正摸索著自己性向光譜的青少年們,成長路途上跌跌撞撞,因為自己的不同而惶恐,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認同感,也沒有任何傾訴對象,上網無意間連結到他的 facebook、看到他寫的文章,知道有人正在做這樣的事,好似終於找到了某種出口。

 

Okinafa 形容,這對他來說彷彿是一種心靈成長的過程,從小到大他都覺得自己不太出眾、不太特別,但這些故事讓他感受到有人需要他,有人需要他繼續把這件事情做下去。「貼紙可能很難改變法案,也很難撼動主流社會,我只希望貼紙能帶給人一絲的希望,那怕只有一點點,那一點點也都是很重要的。」

 

翻轉汙名,讓「GAY」現身

「性別議題是一個不提,就不會被意識到的存在。」

 

和其他環境議題、政治議題較為不同,性別議題是存在在人與人的每一次交會之中,是社會價值觀構築的長久過程,所以 Okinafa 才要把貼紙上的「GAY」這個字放到最大,要讓這個字勇於現身。

 

在台灣,可能不是每一個人都懂 Legalize 和 Marriage 這兩個單字的意思,但是只要讓 GAY 這個字抓住大家的目光,大家自然就會去思考:「這個人為什麼要貼這張貼紙?」透過小而柔軟的貼紙來創造更多的媒介、更多的對話,讓同志這個族群還有性別議題逐漸被看見,讓每一天都可以是小小的同志大遊行。

 

 

Okinafa 認為,其實大部分的人並非故意對同志展現出惡意或歧視,然而卻因為整個社會性別意識的缺乏,沒有經歷過相同處境的人很難設身處地地去同理,所以才讓歧視總是在「無意的」情形下發生。舉例來說,就算是自認為「同志友善」的人,還是可能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一些或帶有性別壓迫的髒話、或傷害同志及女性的用語,比如把馬英九說是娘娘腔,或者暗諷他和金溥聰之間有「特殊性關係」等等。人們可能會因為有趣、發洩、爽等理由讓這些言論脫口而出,卻沒意識到,當我們用這樣的言論當成武器去攻擊對方的時候,最受傷的往往都不是我們想攻擊的那個對象,而是一直努力生存,努力扭轉汙名,卻總被無辜包裹成武器亂丟的人們。

 

而這張貼紙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翻轉這個意涵。透過日常生活中的小小抗議,讓同志不再是一個被汙名化、被用來指涉歧視的負面名詞,而是一個對自己生而如此感到驕傲的宣言。當所有人都不認為這些字有什麼的時候,那些攻擊便不再構成攻擊,便再也傷害不了任何人。

 

出櫃不是一種資格,每個獨特的個體都應該被擁抱

然而所謂的讓 GAY 現身,並不代表 Okinafa 鼓勵同志出櫃,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去面對那些必然隨之而來的傷害。如同蔡康永前些日子在節目中提到,作為一個少數的出櫃名人,有許多明星都會在出櫃前來徵詢他的意見。對他而言,雖然有越多人出櫃,就能讓「櫃子」在社會上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但是出櫃太難、太痛,太消耗精神,因為這個社會是如此壓迫,經歷過這一切的他不願輕易地鼓勵大家成為他的同路人。

 

而菁英式的出櫃現象,也是一種隱憂。台灣有許多名人站出來聲援同志議題時,經常以「自己的同志朋友是很成功的」加以佐證,但這樣的風氣,其實也可能成為一種暗示,讓同志們以為自己如果不夠優秀,就不具備資格出櫃。

 

然而,出櫃怎麼會是一種資格?同志是有著各種樣貌的,都可能失敗、可能脆弱、可能會是社會邊緣人,而這一切生命中的歷程與成就並不因是同志還是異性戀而有差別;符合社會上所定義的成功價值與否,更不能影響每個人選擇自己要愛怎樣的人的權利。他希望總有一天,台灣能成為這樣的社會:當每一個人做好準備擁抱自己的模樣,大家都能盡全力的去支持他,做他的後盾。

 

 

每個人都應該擁有選擇權,去追求婚姻可能帶來的幸福或絕望

今年六月,同志婚姻在美國 50 州都合法化了,這就像一塊石頭,在靜止的湖面上激起了無數的漣漪,是讓許多人感到振奮的一刻。然而,婚姻平權對 Okinafa 來說其實只是一個最基本的議題。「很多關心同志議題的人,變得只關心婚姻平權。但其實婚姻是生活中相較之下最不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同志的婚姻和異性戀的婚姻一樣,結了婚之後還是要回到生活裏頭,不會就這樣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何讓同志生活的每一天都過得更好,才是努力的目標。如同 Okinafa 所說,同性婚姻給予同性戀結婚的權利,只是給予同性戀選擇權去追求婚姻所有可能帶來的幸福或絕望,僅僅如此一個簡單的選擇權而已。

 

歐巴馬在白宮發表談話,指出婚姻是基本人權,不該有差別對待,在美國這片土地上,無論他們是誰又愛著誰,都應該受平等對待,只有所有人都享受平等權利,我們才是真正的自由。

 

而就因為當今的台灣,同志連結婚這樣微不足道的權利都還無法擁有,Okinafa 才選擇把貼紙製作成黑白設計,而非同志運動中經常使用的鮮豔彩虹。因為這樣處處受到壓迫的歷史,怎麼值得擁有七彩的顏色?以黑白呈現的 Legalize Gay Marrige 貼紙,是對社會沉重的控訴 ─「當同志至少可以擁有結婚權利的那一天,才有可能變成彩色的吧。」

 

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地跟所愛的人結婚這件事情,只是邁向平等的第一步。廣發貼紙的目的就在這裡,婚姻平權這個法案怎麼繼續往下走,其實不會改變太多事情,但能夠讓眾多默默為同志議題付出的人累積更深的信心,同時聚集起更多關心這件事情的人們,讓這個社會逐漸邁向平等,能夠去尊重每一個人想要的生活方式,還有他們姿態各異,美麗而獨特的模樣。

 

photo credit to Ia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