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做出自己喜歡的音樂,就會有懂得欣賞的聽眾:專訪 LYRA 吉他手 Adam

_MG_8767_2
( Photo credit: Yuming )

「雖然 LYRA 沒有比 Trash 帥,但是一路走來,從上一張專輯《不可思議》開始,就已經漸漸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音樂符碼。而死忠樂迷們的支持,更讓我們確信自己的理念,相信不需要去討好任何一個人,只要做出自己喜歡的音樂,就會有懂得欣賞的聽眾出現。而且做一些大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這麼好玩,又何樂而不為?」

前衛流行金屬樂團  LYRA 以台灣少見的 Djent 樂風為基底,從第一張迷你專輯《海馬迴》開始就在樂迷們心中留下了強烈的印象。繼斥資 40 萬打造〈夢幻花〉MV 後,也即將飛去泰國製作新專輯《579》。然而作為台灣首見的 Djent 團也已經無法讓他們滿足了,LYRA 的下一步更要挑戰一個非常特別的嘗試 - 將要以不插電形式,挑戰用木吉他彈奏「Djent」,嘗試擺脫「Djent 就是金屬樂」的印象!

 

談及未來的想法,這次專訪到樂團的創作核心 ─ 吉他手 Adam,他則充滿自信地表示,有很多樂團可能心中會將其他樂團當作想要超越的目標,又或者因為喜歡某個團才開始玩團,在自己的音樂中融入偶像的影子。然而這樣,很容易在追求目標的過程當中迷失或者太早自我滿足。對他來說,LYRA 的目標是由自己想像創造出來的,所以會前往的方向很明確,也是值得全心打拚的志業。

 

總是被金屬圈歌迷說有點娘、總是被主流歌迷說有點吵

團名來自西方古典文明裡的弦樂器 ─ 太陽神阿波羅的七弦琴,藉此呼應 Djent 曲風中常使用到的多弦吉他。雖然樂團成員平均年齡不到 22 歲,剛加入的兩位新團員都還只是高中生,但是他們對音樂的堅持卻一點也不小。從早期純演奏的 LYRA 1.0 到加入主唱後完成第一張完整專輯《不可思議》,也開始添加華語流行音樂元素為養分,想要做出帶有台式 POP 旋律線,同時兼具前瞻性的作品。

20150916 LYRA

不過對於曲風介於流行與金屬間這件事情,也好奇問起 LYRA 的看法,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在意會被貼上「往主流靠攏」的標籤?然而 Adam 則認為「總被金屬圈歌迷說有點娘、總是被主流歌迷說有點吵」這件事並不會對他們造成困擾,他們反而覺得很好玩,因為這就是 LYRA 獨一無二的特色。

 

而 LYRA 的音樂是怎麼來的?他則分享著自己的創作習慣,他會在創作的過程中把聽覺視覺化,也把視覺聽覺化,只要腦海中產生了畫面就可以寫歌。用所有的感官去感受生活、感受情感,這些東西都會產生畫面,再成為音符跑進腦中。Adam 認為自己更像是一個收斂的角色,在音樂產製的過程中負責把大家的想法都匯聚起來,就變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 LYRA。

 

做音樂其實不必想的那麼複雜

「確定要到泰國之後很多人都會問他是怎麼跟泰國製作人牽上線的,然而要做音樂其實不必想的那麼複雜,就像 LYRA 只是很直接的詢問,這個計畫就成真了!而樂團自己在做自己的歌一定會有盲點,於是他們決定就把這次新專輯的樣貌,都託付給厲害的製作人 Danai,就算跟一開始創作時想像的畫面不一樣,但會碰撞出怎樣的新火花,更令人期待!」

 

 

Adam 提起,泰國的樂團文化真的非常盛行,且金屬樂也不是小眾,有很多像是早期閃靈的音樂。除了泰國金屬天團 Retrospect 的地位就跟台灣的五月天一樣紅之外,當地許多音樂季的規模更是相當大,舉例來說,有個破萬人參與的音樂祭,在他們主舞台樂團的換場 Setting 甚至是靠輸送帶直接把團一個個送上舞台,也成為每個金屬迷都超想親眼見識的音樂場景。

 

不過他也坦承,當初其實有想過要去倫敦找 Djent 大團 Periphery 的製作人,但礙於經費與檔期的關係,計畫最後只能告吹。後來直接地透過「FACEBOOK 肉搜」找到了 Retrospect 的製作人 Danai,並毛遂自薦自己的 DEMO,就確定了要到泰國錄音的計畫。而 Adam 其實也是團裡最堅持要出國錄音的人。他認為,一直待在台灣一定會讓人故步自封,這跟台灣好不好無關,只是玩音樂的人不該侷限自己,得出去看看不一樣的世界。因為出國錄音除了厲害的製作人外,更難得的是可以認識國外音樂圈的樣貌,擁有不一樣的眼界和思維,讓整個樂團向上成長。

 

募資就好像在試探女朋友,都試探了,當然要給好一點的回報!

至於問及對於音樂募資的看法,Adam 覺得募資其實非常直接而簡單,可以知道在尚未看到成品的時候就願意支持的樂迷們有多少,見證自己的聽眾對樂團的信任度。所以為了感謝這些歌迷的熱情相挺, LYRA 在這次前進泰國的募資計畫中,盡力讓贊助者們可以獲得最有感的回饋。

 

「就好像在試探女朋友,都試探了,當然要給好一點的回報!」不過 Adam 依然豪爽地說,他們當然很希望募資計畫成功可以順利成行,但藝術性不會因為錢就被抹煞,如果因為沒錢就做不出有藝術性的音樂,那這個藝術性會不會從一開始就不存在?LYRA 對自己音樂的理想不會妥協,而這次選擇用最直接的方式面對大眾,更可以說是他們對於自己音樂自信心的展現。

 

「無法定位」是個很適合用來形容 LYRA 的詞彙,揉合了這麼多元素 ─「前衛」、「流行」、「數學」、「金屬」去形容,卻仍無法精準地描繪出 LYRA 在音樂裡那股爆發力與企圖心。他們輕鬆自在地遊走在主流與非主流之間,一邊抓住大眾的耳朵,一邊又堅持著做喜歡的音樂,無所畏懼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LYRA 第二張專輯,前進泰國:https://www.flyingv.cc/freebird/5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