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金萱一夕爆紅論!專訪 justfont 團隊 5 年創業歷程

58 小時、2000 萬台幣,史上第一套群眾募資的中文字型,創下 flyingV 群眾募資平台開站至今的紀錄,「字體」一詞,突然變得火紅。面對如此驚人的募資成績,justfont 團隊卻感到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募到製作字體所需的經費固然開心,但也因此引來龐大的群眾關注壓力。

結合黑體簡潔特質與明體溫暖個性的 justfont 自製字型 ─「金萱」

 

若把 justfont 和金萱的一夕爆紅全歸因於強大的行銷操作並不公平。這個團隊從 2010 年開始便已存在,除了創辦人 Michael 在創業的頭兩年,獨自一人發明了中文雲端字型技術外,自 2012 年開始,justfont 團隊便以「字戀」粉絲團部落格、字體課、參與「字嗨」社團營運等方式在台灣推廣字型相關知識,並在去年出版了《字型散步》一書。

 

以下文章將為大家整理「jf 金萱」爆紅的幕後,justfont 團隊 5 年來默默耕耘的事情。

 

獨自一人捱過創業頭 2 年,開發領先全球中文雲端字型技術

先把時間拉回 2010 年,justfont 除了設計字體以外,其實最一開始的本業,是由創辦人 Michael 一手開發的「中文雲端字型服務」。這是一種能讓網頁顯示特殊字型的技術。一套中文字容量大約 20 MB,以當時網路速度來看,要想把中文字型放上網頁,根本是天方夜譚,Michael 在 2010 年時便看見這個需求,獨自一人踏上創業之路。

 

justfont 創辦人 Michael

 

字型程式是一種非常底層的軟體,不僅技術複雜,除 Bug 時更是難上加難,發生問題時不像其他程式語言,會有錯誤種類之分,當初的字型程式只會出現一種錯誤訊息「安裝格式錯誤」,因此根本無法判斷要從何著手,加上只有一位校長兼撞鐘,justfont 的第一個應用,是在創業後 6 個月才正式推出。

 

第一個版本的雲端字型技術,花了 5 分鐘讓字體顯示出來,隨著 Michael 的不斷優化,這個數字最後縮短到 0.1 秒以下,在當時可謂獨步全球,技術無人可及。

 

一棒打醒!既然沒有人在乎字體的美醜,客戶為什麼要安裝雲端字型?

開發出中文雲端字型服務後,Michael 本以為會從此聲名大噪、客人源源不絕,但沒想到根本沒人理解「為什麼要在網頁上安裝字型?用內建字體不行嗎?」的問題,創業的頭 2 年,每個月平均僅有 30 個人註冊、2 個人結帳,Michael 這才驚覺,台灣人對於字型的認知與理解非常淺薄,廠商也當然不願意採用服務了。

 

字型產業必須從最基本的教育做起,若民眾不理解如何欣賞文字之美,便沒有廠商會願意花錢將好看的字型放在網頁上。因此 2012 年中,justfont 決心投入字型知識教育,同年 justfont blog、字戀粉絲團正式營運,社群經理 Winston ( 蘇煒翔 ) 也在此時加入團隊,成為第一個正式員工。

 

justfont 社群經理蘇煒翔

 

justfont blog 負責產出專業的字型知識內容,其中《桃園機場指標的大問題:新細明體用錯了地方》、《為什麼捷運指標不可以用康熙體?》等文章都曾經紅極一時,這些文章也是團隊未來推出《字型散步》的基礎。粉絲團則產出軟性內容,每天分享至少一篇關於字體應用的趣聞或小知識。

 

2013 年,字戀粉絲團突破 3000 人時,在日星鑄字行擔任志工的柯志杰成立字嗨社團,並邀請煒翔、Michael 與設計師吳逸文(吳姓網友)等人成為創始社員。一開始字嗨內的貼文,全部都是重度「字體宅」的深度討論,但不知怎麼地,社團人數轉眼就突破 2 萬,討論風氣也慢慢轉變,一般大眾開始在社團內 PO 上日常生活中所見字型的照片。從此字型知識漸漸走向主流。

 

6
「為什麼捷運指標不可以用康熙體?」這篇文章起源自 justfont 去年在部落格發布的愚人節小玩笑,成功引起民眾對指標系統應有的系統性與層級性的關注。 圖片來源:justfont 部落格

 

當「字體散步」成為一種life style

2013 年 6 月,小林章的歐文字型介紹書《字型之不思議》在台灣爆紅,一舉打開台灣字體書系不少人開始模仿書中所提及的「字體散步」(一邊散步一邊拍下城市街道中所見的字體),並將照片上傳至字嗨社團討論。

 

justfont也順勢在 2014 年中出版探討中文字型的專書《字型散步》,將字體教育更進一步推向大眾,此書也長據暢銷書排行榜,出版兩個月內就突破 1 萬本的銷量。字嗨社團也在半年後成長到 4 萬人之譜

 

人稱帽子哥的曾國榕,此時也自日本京都精華大學設計研究所畢業並回到台灣,加入justfont 後主要負責帶領字體設計團隊製作「jf 金萱」,並將在日本所學的字體設計專業帶回台灣,共計開設超過 40 堂課的專業字體設計課程,帶領對字體有熱情的設計師們投入產業。

 

帽子哥日前在 flyingV 所舉辦的活動和大眾分享字型知識

 

5年磨一劍,「jf 金萱」登高一呼,改變字型產業遊戲規則

擁有深厚的軟體技術,也投入大量資源推行字體教育,justfont 在雲端字型服務這個業務中,仍碰到許多阻礙,其中一個問題便是:「字型從哪裡來?」,雲端字型服務說穿了是一個平台,找到願意採用的網頁擁有者後,還需要配合現有的字型,但在尋找一套符合現代網路閱讀習慣、跨裝置大小螢幕差距極大等閱讀問題時,卻發現符合要求的字型非常稀少。

 

因此 justfont 便開始了「jf 金萱」的初步規劃。以曾國榕為主的字體設計團隊在製作此套字型時,也發現了設計字型對一般設計師而言,有著非常高的門檻,一套字型大約有 1.3 萬字左右,每個字的每個筆畫都必須精雕細琢,連如帽子哥這樣科班畢業的字型設計師,一天最多也只能做出10個字,更不用提把字做好後,還必須搭配直書、橫書等排列方式檢視排版,動1個字要牽連到好幾千字的修改也是家常便飯。(如果把字型的5種粗細考量進去,這個功夫就會更加龐雜。)

 

金萱字體家族,以台灣人倍感親切的手搖杯糖度來標示粗細。

 

極高的勞力、專業人力成本下,一套字型的產出約耗時 2 年,這段時間內製作字型的公司無法因此獲得任何收入,產出後也不確定這個產品會不會被市場所接受,因此台灣除了大企業以外,鮮少見到投入字型設計的工作室。

 

為了改變上述窘境,justfont 決定不只要推出「jf 金萱」,更要設法創造新的遊戲規則,藉由群眾募資的方式,讓更多字體設計師能夠加入字體設計的行列,於是才有了今天的「金萱,新時代中文字型,培育新鮮台灣文字風景」,透過群眾率先表態支持的方式,讓字體產出的過程中,團隊可以在確定市場需求的條件下,無後顧之憂地把字體做到最好。

 

網路上許多朋友認為金萱是靠著文案、影片或行銷一夕爆紅,但卻忘了在這些熱潮背後,有著穩扎了 5 年的馬步,而金萱只是他們推廣字型教育漫長路途中的一個里程碑,接下來除了將這套字體做好之外,justfont 也在專案的進度更新中,發表了一系列更加深化推廣字型教育的計畫。期待未來能看到他們的理想成真,讓台灣能有更多自產字型不斷出現,孕育百花齊放的台灣文字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