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歲,我們在南非,看見更好的台灣

 RAINBOW SAFARI  團員文字資料提供,經記者整理

 

『於是等到我貳拾貳,開始逆風努力往前走,灰頭土臉才感受到,這世界訴說著偉大的夢,有殘缺的口。我說,那就飛吧,我的天馬行空,相同天空有著不同的夢。』——棉花糖樂團《貳拾貳》

對即將滿二十二歲的大學生來說,人生正走到了準備出社會的十字路口,面對人生、面對社會、還有忘不掉的夢想,眼神難掩迷惘困惑。然而有五位勇敢冒險的大學生,他們選擇走出台灣,為了尋找困惑的答案,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

 

他們是 Rainbow Safari ,由政大法律朱翊瑄、洪恩柔、魏莛,中正財法黃晨翔,台大應力所李泓緯組成,成員們在一個國際活動中相識,關心社會議題、熱愛國際事務是他們共有的默契。堅信「世界很大,走出去是為了要看見更好的台灣」, Rainbow Safari Project 因此誕生。

 

Rainbow Safari 團隊成員參訪當地大法官 Albie Sachs 的合照。照片由團隊成員提供

Rainbow Safari 要從南非,找到連結回台灣的道路

Rainbow Safari 團隊宗旨是藉由親自去南非進行考察,並將當地經驗帶回台灣社會。團隊以「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為規劃的範本,然而他們的考察內容更具議題性,同時也必須自己負責所有的籌備事宜。團隊的考察主題是「南非種族隔離後的整體社會發展」,簡言之,是討論南非二十年來轉型的過程。無論是在「真相還原與和解」、「優惠性差別待遇」、「死刑廢除」、「同志婚姻合法化」等方面,南非在法治上非常成熟且富理想性。然而法律與真正落實之間的斷層仍然存在,這亦是他們考察的重點之一。

 

最初選擇非洲作為研究對象,除了好奇於其複雜的社會背景,更是因其發展潛力無窮、備受各國關注。尤使南非突出於非洲諸國的,是其在國際法方面兩個重要貢獻:一是無法除滅的羞恥,另一是永垂不朽的榮譽。羞恥,指的是種族隔離(Apartheid);榮譽,指的是真相還原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RC)的設置與實踐。(摘自──理查·戈斯頓,南非憲法法庭法官。)

 

台灣與南非,曾於同時期被國際社會孤立,使得彼此之間歷史淵源深厚。此外,南非和台灣步入民主憲政的時間點亦相仿。然而,不同於台灣,南非已經花了二十年,逐步落實真相還原與和解,也施行了具南非特色的優惠性差別待遇(Affirmative Action):廣義黑人經濟振興法(Broad-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B-BBEE)。

 

因此, Rainbow Safari 期待將在南非得到的田野資料帶回來分享給學者、社會、媒體等單位,讓南非經驗在台灣發揮最大價值。以「南非」作為這趟狩獵之旅的起點,再從南非找到連結回台灣的道路。

 

南非的城市─約翰尼斯堡景色。照片由團隊成員提供

用南非經驗,為台灣社會提供一面鏡子

Rainbow Safari 除了帶有國民外交的性質、團員自我成長、兩國議題探討之外,更希望為台灣社會提供一面鏡子。

 

除了轉型正義議題,南非這個遙遠的國家和台灣的相似之處還有非常多,值得作為借鏡。舉例來說,南非國內有著大量來自非洲其他國家的外來人口,使得本地工人不滿於工作機會被剝奪,因而爆發出今年年初的「排外運動」,因此導致南非社會不安定,投資環境欠佳,甚至連南非本土的菁英也選擇向外發展。儘管政府試圖以相關法令保障黑人的工作機會,然而這些機會僅在上層黑人間水平流動,並沒有顯著的成效。戴克拉克基金會的執行長 Dave Steward 的話一針見血:「該做的不是保障工作機會,而是創造工作機會,才能有效地讓人們有工作可做。」

 

反觀現今的台灣社會,發展已到成熟階段,勞力密集的產業往中國、東南亞等地方設廠;同時引進許多外來移工,以低廉薪資搶走當地工作機會。若政府無法有效培養人民的視野、開放市場,進而改善投資環境,南非今日所面臨的外籍移工、高失業率、人才外移等問題,很有可能成為台灣未來的困境。

 

南非 Township 一景。照片由團隊成員提供

淺談當地問題之一:教育──改變當地人們生活的關鍵?

團員另外也談及在當地觀察到的社會問題之一:「教育」,如同戴克拉克基金會的執行長 Dave Steward 所言:「南非的教育有很大的問題,這是社會無法真正轉型的主因之一。」表面上,住在 Township ( 過去種族隔離時代黑人居住的區域,概念近似一般所稱的「貧民窟」) 的窮人不用繳稅,裡頭的學校免費,甚至有營養伙食計畫實施,然而當地的教育卻無法達到預期成效。團員們第二次進入貧民窟進行教育參訪時,即發現小朋友在學習時,使用的是完全陌生的英文,因此沒辦法順利吸收所學。雖然南非的官方語言有 11 種,政府亦致力保存傳統部落語言,學生也必須學習英文以外的另一種語言,然而現實狀況是:小朋友在學習過程中,仍必須以英文為主。因此,對語言的不熟稔,成了南非教育陷入困境的主因之一。

 

然而,團員們仍在當地艱鉅的學習環境中,看見一絲希望的曙光。一次的課後輔導計畫,團員們接觸到九年級的一些孩子。他們懷有極大的學習熱忱,對於改變自己的生活亦抱持著希望。這次難忘的經驗,使他們願意相信執行長 Dave Steward 的話將有實現的一天:「 Township 很接近城市,住在 Township 的人們其實已經很接近翻身了!很有可能讓社會垂直移動,教育會是他們改變生活的關鍵。」

 

Township 學校內師生互動的情形。照片由團隊成員提供

狩獵旅程之後,面對的是自己人生的「轉型」

Rainbow Safari 希望透過拜訪領袖、訪談企業及深入當地服務而更了解南非;旅程歸來後,再利用文字與影片將經驗分享給更多人,藉此搭起南非與台灣的橋樑,也因此看見台灣更多的希望與可能。

 

即將滿二十二歲的團員們,其實也正經歷著人生旅程中的「轉型」。踏上這趟狩獵旅程之前,無法預測會尋找到什麼,然而如同《藍色大門》中的話:「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相信經歷過這趟狩獵之旅,團員們會慢慢摸索出自己的人生步調,並再度展開人生下一階段的「狩獵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