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出現一座媽祖廟一點也不奇怪,因為火人節沒有極限!

火人們在沙漠中建立一座城市,在城市中打造充滿藝術的想像空間,在想像空間中實現所有的天馬行空,最後放一把大火,讓沙漠回歸原本荒涼的一片沙漠,不留戀這僅存七天的城市。

2014 火人節現場。 photo credit to Gwen Schroeder @flickr
2014 火人節現場。 photo credit to Gwen Schroeder @ flickr

「火人節」一年一度在連一滴水都是奢侈品的美國黑石沙漠中舉行,參與者還必須用以物易物的方式獲得物資、進行創作。這樣的藝術形式超越了環境與氣候的挑戰,每年仍吸引許多來自各國的藝術家前往沙漠中,因為「火人節」能徹底的、激進的展現自我。

火人沒有界線!The Burner Without Border

「2007年,我第一次參加火人節。在那個地方大家都會忘記生活上實際的事物,有一種生命的純粹。」這次代表台灣參加美國火人節的發起人蔡聰明說。

 

位於汐止的夢想社區,一直以來接待許多外國的藝術家進駐,因而從這些外國藝術家口中聽見關於火人節的魅力。火人節充滿強烈的吸引力,讓很多從事藝術創作的人非常著迷。那個地方對於藝術家而言就像回到家一樣。而火人節獨特的特性,也啟發了蔡聰明對於藝術、審美觀,甚至是人生觀的看法。當在一片廣大無邊的沙漠裡看到佇立其中的藝術品,和以往在畫廊、博物館看到藝術品的感覺很不一樣,開啟了他對藝術認知的廣度與深度。蔡聰明說,「這些藝術品可能很粗糙、不精緻,但和人的感覺卻非常親近。可以感受到藝術家用很強烈的方式表達、感受到藝術家對藝術的奉獻,也能感受到其他人無私的給你掌聲。」

 

對蔡聰明來說,第一次參與火人節就像是一趟開啟的旅程。不再將藝術侷限於大家覺得很好、可以接受的東西。火人節沒有疆界,沒有「你」跟「我」的界線。

蔡聰明在台東嘉年華時,展現噴火的絕技。照片來源:夢想社區提供

台灣第一次自發性參與火人節,要把媽祖的故事說給全世界聽!

Thisby 是這次這次參與火人媽祖計畫的亞洲青年小組成員之一,過去曾參加過香港地區的火人節。她回憶,當時現場都是講著流暢英文的 ABC 與外國人,明明是在香港舉辦的火人節卻沒有亞洲的特色,讓她對於那次參加經驗卻大失所望。「火人節」在亞洲各地一直以來知名度都不高,不僅參與的藝術家不多,甚至連地區代表都是西方人。夢想社區曾在 2005 年第一次參加火人節,這次睽違十年重新出發,他們一直在思考,可以做出什麼來代表亞洲?

 

「媽祖」成為夢想社區的答案。媽祖是每個台灣人從小聽到大的故事,她與傳說中的千里眼、順風耳守護每個出航的旅人。在台灣人心中,都對媽祖有一份感恩的柔情。聰明大哥分享道,「媽祖對我而言很親切。從小過年過節,不管開車的距離有多遠,都會到雲林去拜媽祖。」在亞洲各國,幾乎無處沒有供奉媽祖的廟宇,台灣的媽祖遶境也是宗教祭典中的一大盛事,因此,夢想團隊這次想要用藝術的方式,把台灣媽祖的故事說給全世界聽。

 

遶境不只是遊行,變成大型的移動故事嘉年華

「我們也想過完整的將遶境的元素全部搬到沙漠中,但這麼做除了要有大量的人力外,也少了一點夢想社區玩藝術的精神與靈魂。」夢想社區的行政總監何英琪說。過去一般人對於媽祖遶境的印象是大陣仗的家將、神祇進行熱鬧的遊行,然而,這次在沙漠中的媽祖繞境打算捨棄這樣的型式,加入許多故事的元素,夢想社區製作了許多服裝,包括漁夫、美麗的海螺女,還有反派角色海盜的衣服,他們想透過這些角色,呈現媽祖守衛海洋的故事。儘管顛覆了傳統媽祖遶境的型式,但仍然保持對媽祖的敬畏與精神。

 

夢想社區也邀請了許多認識的藝術家,一起到火人節參與這場媽祖遶境。藝術家們可以單純呈現自己團隊的特色,也可以跟夢想社區一起成為家將、漁夫的角色。就像大甲媽祖遶境一樣,更有許多充滿特色的信徒跟在媽祖後面,想必會是一場熱鬧又精彩的大遊行。

團隊成員身穿自製的遶境特色服裝。照片來源:夢想社區提供

 

不去定義好與壞,只重新詮釋台灣文化

夢想社區除了要在火人節建造媽祖廟,舉辦媽祖遶境活動外,還要搭建一個可以容納一百人的台灣村,打算在晚上舉辦鋼管舞表演,並設置傳統香腸攤及檳榔攤。雖然鋼管舞表演、檳榔西施大多呈現比較負面的解讀,但儼然已成為一個台灣特有的特色。夢想社區不想去定義他們的好或壞,只想在沙漠中用活力與精神,去重新解釋這樣專屬台灣的文化特色。

 

此外,不管是夜市或是廟口,還是吃香腸搭配彈珠台與十八啦的遊戲,都是台灣人共同的記憶,夢想社區想將台灣稍微有點年代的社會縮影呈現給世界。這些地方又熱鬧又能展現台灣人的熱情。英琪說,「台灣人是很內斂的民族,因此夢想社區在台灣村所有設定的活動,都是想要去突破台灣內斂的個性。」

 

不管是亞青小組的 Thisby 從零開始學習打鼓、烤香腸,或是行政總監英琪丟掉包袱學習鋼管舞,以及聰明大哥身上的奇裝異服,都是因為他們擁有相同的理念-「所有活動都可以擁有全新的詮釋。」因為到了火人節現場,所有習以為常的正常都變成了不正常。

 

Thisby 與其他亞青小組的夥伴練習打鼓的過程。照片來源:夢想社區提供

 

做夢想前,怎能不享受掙扎與恐懼的刺激?

英琪指出,招募參與火人節的亞洲青年小組的期間,遇到很多人口頭說這是夢寐以求的機會,但往往會因為一些實際的小問題,就成為卻步的理由;儘管做夢以前,會恐懼、會不安、會掙扎,但這是擁有夢想的人才能享受到的刺激。因此夢想社區仍然招募到了來一群義無反顧的夥伴來共同完成火人媽祖的故事。

 

「如果你到現場去問,每個人告訴你的火人節都不會是一樣的。」Thisby 說。對夢想社區而言,參與火人節的準備過程,讓這趟即將到來的旅程更加獨特而意義非凡。親手裁縫每一套服裝、製作每一個小香包,或是練習以前沒接觸過的樂器、表演,夢想社區都從雙手做起,能做到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不去設定好或不好的標準。親手去體驗,這份意義就是無法取代的。

 

英琪說,「我們一直生存在一個處處被限制、被規範的生活和環境裡。所以夢想社區想透過火人節,去激勵、推動一些年輕人,去做想做的事情、去表達內心想成為的樣子。」夢想社區期望可以發揮一點影響力,一點一滴的拓展出去,讓這些亞洲的年輕人能把具有亞洲文化內涵,用自我獨特的方式,讓世界看到更好的亞洲。

 

夢想社區成員一同戴上親手做的藝術感十足的面具。照片來源:夢想社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