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台灣的內地是南投」 成為流行! 《內地搖滾》音樂節

 

為什麼要邀請超過二十組樂團,遠在南投舉辦「內地搖滾」音樂節?

 

「希望『台灣的內地是南投』這句話成為流行!」

 

身兼饒舌樂團「拷秋勤」和「激進」設計工作室成員,主辦人陳威仲堅定道出目標。向來秉持批判色彩,印製「自己國家自己救」T-Shirt,也在作品中不斷反思台灣時局、歷史的他們,再度用音樂宣揚本土意識。

 

緣由無從考據,近年對岸用語低調、卻深刻的大舉入侵台灣媒體版面,當台籍藝人以「內地」兩字稱呼「中國大陸」時,總引來各方立場觀眾們一陣激戰,而小鮮肉、坑爹等網路用語更蔚為潮流。

 

陳威仲直言,媒體、商人塑造某件事物變成流行,逼得人們不得不接受,無法抵抗,「這就叫文化入侵。」兩岸看似合作,其實本土價值一直受打壓,「台灣產業過度依賴中國,太期待中國給你什麼、太害怕中國不給你什麼。」只會看人臉色的下場就是安於被操控,對方荷包滿滿,我們失去一切。

 

至於內地搖滾這個名稱會不會太敏感,過度針對性?陳威仲認為,這是種以毒攻毒,順便幽社會一默的做法,他說:「我們想讓大家知道,做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呼籲各位以後別再因為害怕,拒絕去思考、面對台灣的政治問題。」

 

日前反課綱學生們以行動抗拒大中國史觀侵蝕本土意識,「內地搖滾」就是用另一種方式去實踐、延伸這個目標。陳威仲笑說:「希望以後又有藝人講『內地』時,會被觀眾反問『南投嘛』,害他啞口無言,我們超級期待。」

面臨資本和政治壓力,立場一度成為活動瓶頸

「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戒嚴時期的異議份子用這句俚語諷刺活在政府監控下,隨時戰戰兢兢不敢吭聲,擔心說錯話會被逮捕的沈默大眾,而這種現象並未隨民主化根除。台灣看似言論開放,但人們仍然害怕觸碰政治、性別、種族等敏感議題。

 

如今從商業、媒體界到旅遊業皆然,在中國的強勢資本和政治壓力下,遇到兩岸爭議便先自我審查、限制,失去主權。內地搖滾正是殘酷範例,就算乖乖在提案企劃書上把「問題字眼」拿掉,還是缺乏廠商贊助,在地居民的關注也比想像中冷淡。

 

神色哭笑不得,眼神卻出賣了陳威仲的無奈,他透露:「談到統獨,大家就會開始劃清界限,甚至有藝人主動想來表演,經紀公司聽到後馬上禁止,還打電話罵我們不要多管閒事。」

 

陳威仲強調:「我們跟參加的樂團朋友講很明白,要大家做好覺悟,今天這場活動可能會影響你們的未來。」現在名單上的表演者都下定決心,直接放棄中國市場。

 

不只宣誓內地主權,也要發揚內地「文化」

而亮出「在地音樂節」這個關鍵字,大部份樂迷會聯想到頗具規模的高雄蚵寮小搖滾、嘉義Wake up音樂節等,在南投山林間恣意徜徉節奏,則有些日本Fuji Rock Festival餘味。

 

綜合各種ㄎㄧㄤ元素,內地搖滾位於埔里交流道旁的牛耳藝術渡假村,除了談本土,另一個重要願景就是「發揚在地文化」,目前已和18度c巧克力工房、Artpeace graphic手繪球鞋工作室等埔里品牌、觀光協會、鄰近飯店合作,也規劃小舞台供暨南大學熱音社設計節目,挖掘南投音樂人才。

 

「一定會虧錢,但第一屆就是要不顧代價做出成果,才能讓當地人看見大家的支持。」

 

陳威仲表示,這場活動不只支持者來聽音樂,或擺攤、當志工這麼簡單,他們會盡力培養埔里居民的認同,希望未來還有機會續辦,吸引更多人投入在地改革。

 

就算被質疑色彩,我們更有貨真價實的音樂

但許多網友質疑,如果內地搖滾拿掉政治亮點、本土文化包裝的話,還剩下什麼特色能吸引人?

 

對陳威仲來說,這是個鮮少對外提及,在他們心中卻不亞於上述兩者,甚至更貨真價實的目標。

 

就算你不聽獨立音樂或反對社會運動,也一定在新聞畫面、網路照片上看過印著「自己國家自己救」和「官逼民反」的T-Shirt、毛巾,儼然是當代入世青年必備單品。

 

商品遍佈全台、歌曲傳唱藝文圈,「拷秋勤」樂團和「激進」設計工作室堅持社會理念,手持雙面刃闖蕩名堂,反倒比其他音樂人獲得更多掌聲,這把利器激發了抗爭者士氣、推廣客家話寫史諷今,一面是成就,相反面卻是枷鎖。

 

「消費社會議題博名氣,唱不出社運場,沒普通人要聽。」曾有社運夥伴質疑各樂團只會放話,不敢衝撞,無數批評像磚頭般堆疊成牆,說來簡單的幾句話,其實緊緊困著藝文工作者。

 

辛苦歷經苗栗大埔事件、318學運、反課綱等大型抗爭,陳威仲宣告:「這次要回歸純粹,想讓大家重新看見,我們本來就是做音樂的。」演出陣容已有大支、謝銘祐、非人物種、拍謝少年、猛虎巧克力等二十餘組實力派,以及2004年來台演出大罵共產黨後,遭「祖國」通緝、無法返鄉的盤古樂團主唱敖博。

 

面對流言蜚語,陳威仲直言:「我們不是NPO(非營利組織)或社運團體,要用屬於音樂人的方式,讓台獨運動成為主流。」

 

價值大於價格,商業是為了回饋

「不排斥商業行為,畢竟沒有錢就做不了事,但得到資源後,一定要對工作人員和社會負責。」陳威仲針對活動細節進行說明。

 

目前內地搖滾在flyingV平台上募得30萬,仍要自付百萬成本費,但「價值大於價格」,這是他參與拷秋勤、激進的人生觀,也是被稱為「不追求炒作」的潮流設計師,其超越成敗、賠錢辦音樂節的原動力。

 

陳威仲坦誠,根本無法用「群眾募資」填滿真正的資金缺口,主要是為了宣揚理念,「現在不是貝殼換貝殼,只能以錢易物的時代」,很多事情要用新觀念完成,在活動開跑前公佈計劃,持續和大眾討論並改進,讓內容變得更豐富、立體,這才是募資的意義,甚至門票只能算贈品。

 

他笑說:「要多做雜事和公佈賬目明細,早知道用iBon賣票就好,說不定還能賺錢。」

 

此外,陳威仲也非常感謝「三川娛樂」派出謝銘祐、曾甜等人無條件支持,豬頭皮卡到檔期無法參加,卻每天關心進度,以及自由台灣黨黨主席蔡丁貴,和檯面下默默支持的親屬、朋友們,陳威仲更賣了個關子:「如果運氣好,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大咖出現。」

 

只剩一個月,台灣搖滾班機即將降落「內地」

日前中國網友批評內地搖滾是「井底之蛙」,譏諷「深井的內地在井底」,主辦方隨即宣佈會擬加辦「井字遊戲」和「蛙跳賽跑」回擊,目前則打算真的在場內造「井」,做個游泳池讓台灣青蛙們戲水。

 

距離演出只剩一個月,內地搖滾將接洽各藝文據點,不上商業通路、直接售票,陳威仲說:「要讓咖啡店得到回饋,希望大家都有收獲。」平常身為設計師的他,也推出限定手繪鞋、T-Shirt、毛巾、護照套,入場卷則用硬卡紙做成模擬機票,註明「From Formosa , To Taiwan」,重申「台灣的內地是南投」這句標語,讓宗旨走進日常生活。

 

內地搖滾並預計邀請反課綱學生們,一同參加系列宣誓活動。回顧半年充滿挫折的籌備之旅,陳威仲呼籲:「或許人人都有想要『做些什麼』的心情,但面對冷漠,只能由我們先自己捲起袖子,希望改變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