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裡的教室:在「想想」,我們學習、思考、跳舞、創造

1

“I say, play your own way. Don’t play what the public wants.”

爵士鋼琴家 Thelonious Monk 的名言,被漆在「想想人文空間」二樓的牆上。就是因為這段話,才讓張睿銓決定放下在台北穩定的工作,來到台中舊城區,從找地點、水電整修、室內設計到現在煮食、辦活動,一路打造「想想人文空間」。這是張睿銓的願望,要讓台中也有一個燉煮夢想的地方,讓每一種人生都有機會發光。

 

2

「我覺得自己好像一直都在台北,對自己的家鄉卻沒有回饋。」

出身彰化,鄰近的台中也是張睿銓幼時曾流連的地方。到台北求學後,他就長年駐守台北。然而,無論關心土地、關心教育,張睿銓所付出的努力,似乎都只能作用在台北城;「我覺得自己好像一直都在台北,對自己的家鄉卻沒有回饋。」這樣的念頭不斷徘徊腦中。況且,即使有歸鄉的想法,要放下台北的一切,到資源相對少、自己的人脈基礎也不那麼豐厚的地方重起爐灶,是需要勇氣和準備的。

 

就是 Thelonious Monk 那一句 「I say, play your own way. Don’t play what the public wants. 」,推了張睿銓一把。張睿銓說,這句話讓他決定放下在政大的教職,回到台中,實踐另一種教育的方式。於是,想想人文空間於焉誕生,它是一個讓當地人可以閱讀、討論、思考、創造各種學習方式的場域;它可以是舞蹈教室,可以玩科學創意,可以舉辦演講,可以品嘗咖啡及糕點。這裡的發展及可能性,是要由當地人一起創造的。

 

除了咖啡及自製茶點,想想人文空間也販售小農商品。
除了咖啡及自製茶點,想想人文空間也販售小農商品。

 

類似「想想人文空間」這樣的運作方式,在台北已有多處咖啡廳或是共享空間專門在實行了。這樣的現象其實相當有趣,是什麼樣的時空與社會氛圍下,需要這種空間呢?這種空間的誕生,又促進了什麼樣的社會現象?

 

不過這次張睿銓暫時不問問題,他先把這樣的理念帶回台中來實踐,直接見證空間所能造出的火花。

 

「沒想到拆掉地板,比鋪設新地板還要不容易。」

然而,畢竟離開多年,張睿銓回到台中發展幾乎是從零做起。先是尋覓適合的地點,考量交通方便等因素,最後決定落腳在靠近台中火車站的舊城區。台中舊城區仍留有許多古老建築,年代最遠甚至可以追溯到日治時期。近年來這些舊建築也開始被翻新利用,如著名的冰店宮原眼科,就是保留了日治時期眼科醫院的外觀及騎樓,並將內部改建成為餐廳及店面。

 

4

想想人文空間也曾經是間診所,二樓的地面及樑柱,都還能夠依稀看出病房的隔間方式。而在張睿銓接手前,這棟房子是被作為餐廳來使用及裝潢,張睿銓說,當初要重新整頓房子時,他還在思索要如何鋪設地板,靈機一動將餐廳的地板撬起,發現底下是原先的磨石子地板,除了能回歸原貌,也符合「想想」的氛圍,所以決定將整片地板都拆掉,還原磨石子地板。

 

9

「沒想到拆掉地板,比鋪設新地板還要不容易。」

 

其實,就像放下原先的工作來做「想想人文空間」一樣,放下、拆掉曾經擁有的,是最困難的一件事;但如果要有新開始,拆掉舊有的,就是第一步。

 

談起當初整理「想想」的種種,張睿銓表示,從硬體到軟體,整個「想想人文空間」,大多都是自己做出來的:「其實是因為來到這裡,才學到很多關於水電的知識。才知道原來有很多零件是買得到的。」

 

「我們不只在意我們在學校的教學,我們也關心很多其他的事情」

6
採訪當天,來自巴西及阿根廷的背包客被想想的外觀吸引,便入內參觀。正好書架上也擺了跟他們國家相關的書籍,因此和張睿銓聊了起來。

 

用「咖啡店裡的教室」來比喻想想人文空間,張睿銓表示,希望能突破學校固定的教育體制,讓「學習」有更大的可能性。

 

「學校的領域似乎有限。因為學校裡面大部分的學生,對他們來講,學習是為了升學、是為了要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們覺得,學習不應該只是這樣。學習其實是跟你的生活有關的,學習是你想要去改變什麼,所以你學。」

 

因此,這間「咖啡店裡的教室」的課程項目非常多元,從三到五歲小孩就能參與的繪本說故事時間、認識了白海豚後更實地到彰化漢寶濕地看白海豚本尊、JAZZ 音樂講座、小農講座,更直接在三樓的舞蹈間開了 Swing Dance 搖擺舞的工作坊。這些從來都不是考試會考的,卻會在生命烙出珍貴的記憶。

 

想想人文空間的經營團隊,大多都有實際在學校教學的經驗,教職之外也各自有音樂、劇場以及農業的興趣。也許就是這些同時在教育體制內與體制外的遊走,才讓他們想要試圖創造出橫跨科別與體制的學習。「我們在意,學生的學習是不是跟土地、跟社會有連結。」而首先,需要一間新的教室,用空間、時間、社會,同時碰撞出新的可能。

 

這是想想,想要做的事。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