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裡的餐桌計畫發起人廖誌汶:用我在做的事,證明農業三級化的可能!

hackpad.com_mCl16IDoaCR_p.102153_1435566846405_IMG_4380

西螺農會滿倉民營拒收 農民苦等」、「農民只賺18K 農舍濫建永遠無解」、「礁溪農地重劃農民質疑黑箱涉弊」新聞一則則的報導,建立起我們對台灣農業的模糊印象,似乎總是充滿無解、擔憂與無奈,不是滯銷就是豪雨搶收失敗,到底臺灣農業的現況是什麼?危機又在哪裡?

 

台灣農業應該要被放棄?!

二十二號下午,我們驅車前往拜訪廖誌汶位於宜蘭的三星老家。廖誌汶出身宜蘭務農世家,當過音樂人,開過衝浪店,最後選擇回到宜蘭當農夫,「這是我的職業選擇。」廖誌汶說,「也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想靠這個來維生,可是發現一級農業支撐不了生活,怎麼辦?得找出新的商業模式。」

 

在農藥殘留問題、農地炒作頻傳下,今年六月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才表示「台灣農業正面臨轉型的關鍵時刻」,當我們詢問轉型瓶頸是否是台灣農業目前最大的危機,廖誌汶迅速地否認,「台灣農業沒有危機。農業問題的根本,是人的生存問題。台灣農業是在支撐這塊島上的人的營養,我們的耕作成本太高,不足以支撐兩千三百萬人的飲食,為了讓這一票人生存,官方就開放了糧食進口,造就了進口糧食價格比台灣生產的還要便宜——以至於這個產業就失去了競爭力。所以它的問題在於人的選擇,而不是農業本身的問題。」

 

糧食進口政策的結果,就是台灣的糧食自給率頂多達到三成,也就是說,台灣有七成的糧食都得依賴進口。台灣跟日本都是糧食自給率相對低的國家,相對於日本近四成的自給率,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又低了近一成。但這同時也代表著,這塊島上的人們並不需要靠台灣農產作為主要糧食,「這樣的結果也是在給農民的一個訊號,人家就不吃你的東西,你不要一直種了。」正如大前研一就曾提出日本應該放棄農業改革的觀點,廖誌汶也認為台灣農業的發展也需要思考如何捨與得。

 

「台灣純一級生產的農業模式應該要被放棄。你再怎麼種,全部種稻米好了,頂多讓你吃半年就沒了。」廖誌汶強調,台灣農業需要三級化,在一級生產、二級加工、三級服務並存的情況下,去找出一條可行的道路來。廖誌汶想做的,就是把這個實驗性的商業模式複製給更多農夫,「光靠一級產業養活不了這麼多人,那我們一起來開發一個共生的三級產業、新的商業模式。」

 

廖誌汶以西班牙的番茄節為例,西班牙人將生產過剩的番茄拿來互砸,每年都吸引上萬人湧入參與,創造出新穎的農業節慶思維。「當好幾萬人進到這個農村,這樣的消費力道間接或直接地就幫助了地方發展。」

 

hackpad.com_mCl16IDoaCR_p.102153_1435567566682_10422177_796630387087613_375476904919207767_n
位於台中外埔三崁的麥田景色,過去廖誌汶曾在此舉辦過麥田餐會。

百公頃麥田圈創作計劃,創造體驗經濟的可能

廖誌汶與幸福果食團隊目前正在推廣的「百公頃麥田圈創作計劃」,就是建立在這樣的概念上。台灣的消費型態中,對於體驗經濟的東西是好奇的,民眾願意花兩千塊體驗在稻田中享用餐點,拿一百塊去買米卻是需要猶豫的。「其實我們自己也覺得很尷尬,假設我把所有稻田餐會的營收都拿去買米,可以讓十個農夫光靠種稻就可以生活。但是這個條件不成立,因為光是『米』,消費者不會買帳。」他說,「我們邀請大家去麥田做創作,一起在麥田吃飯,有沒有破壞農田?有沒有去蓋房子?在不破壞栽種土地的情況下,卻可以創造出新的獲利。」

hackpad.com_mCl16IDoaCR_p.242063_1435569682136_WP_20150622_027
廖誌汶宜蘭老家外放置的「稻田裡的餐桌計畫」活動標語。

麥田圈計劃的基礎思考點就是如此:要解決農業問題,首先要了解消費者喜好,最後找出產品的附加價值。當消費者不需要吃台灣米、麥製品的需求節節高漲,對體驗經濟的偏好也越來越明顯的時候,新的農業經濟模式便有出了雛形。

 

幸福果食團隊,從 2012 年執行「稻田裡的餐桌計畫」到今年規劃「百公頃麥田圈創作計劃」,廖誌汶強調,每一個計畫都必須在實際了解地方需要後,以「因地制宜」的方式而逐漸成形,過程中從企劃到執行,大量人力的需求,衍生了「夢行者計畫」,讓社區有志投入的民眾們,能從多次參與的經驗中,將這樣的體驗經濟模式帶回到社區,發展出特色各異的體驗活動。去年,廖誌汶便成功協助員山的社區媽媽們,舉辦了五十幾場的爆米香與釀醋體驗活動,為社區創造出高收益。

hackpad.com_mCl16IDoaCR_p.102153_1435577102084_WP_20150622_028
廖誌汶指著老家周圍的稻田,「這些都沒有灑農藥,我教你怎麼分辨稻田有沒有毒。」他用短鋤挖稻田邊的淤泥,摸出一隻小蜆仔,「如果溝渠有蜆仔,代表這邊水土都好,沒有毒。」

「食安,是天賦人權的一環。」用新選擇補足消費歷程空白

身為一般消費者,在這個連 GMP 都不能信任的時代,我們並無法很精確的透過通路商,了解吃進口中的食材是來自哪裡?毒不毒?健不健康?除了驗證新的農業經濟模式是否能夠成功,廖誌汶也想藉由麥田圈計劃,召喚大家一起把這段消費歷程的空白全。

 

「台灣人的消費認同很破碎。」我們常常陷於一時的抵制風潮,廖誌汶認為商業體系所建立的消費行為與慣性,是相當根深蒂固的,想要藉由口號或是活動,去推翻掉既有的消費模式幾乎不可能,「大概得到下一個世代才有辦法。」

 

廖誌汶也說:「食安是天賦人權的一環。」可是台灣的食安環境卻不是如此。我們似乎縱容黑心食品在市場上流竄,嚷嚷著抵制,轉頭卻還是買了化工食品,這樣的現象會不會其實是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唯一能夠改變的方式,就是建立一個比它更好的體系,提供一個新的選擇。」藉由麥田圈計畫,他想提供民眾一個直購本土小麥的選擇,消費者將可以透過贊助參與整個小麥製品生產的流程,從種麥、收割期的麥田圈創作、麥田裡的餐桌計畫,一直到收購本土麵粉、協助各地社區家政班製作麵包、麵條以及麵粉,最後,將這份串起了整個農業新經濟的產品,送到消費者手上。「這是我對消費者的一場談判也好,溝通也好,我想給消費者一個新的選擇:如果你想吃麵包,你可以選擇它的食材從哪裡來,怎麼來。」

 

「我們在做對環境、對農夫、對消費者都有利的事情。當大家一直在講老農村老農村,難道我們要回去用牛來耕田嗎?農業本身最大的目的就是養人,它會依照你的需求,產生一個新的樣貌出來,新的東西就在這裡。」

 

台灣百公頃麥田圈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