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拍台灣好萊塢電影,25 歲不到年輕人們走出電影新路

image
沒有源頭沒有尾聲,我們只是歷史的過客,無談風采,不值傳揚,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這就是我們的故事。

一群平均年齡不到 25 歲的新鮮人所創立的「怪客創意影像」公司,近期開發的網路影集《Retreat 事變日》,得到柯P的讚賞與肯定,是一部在撰述台灣末期啟示錄的作品,並且注入大量 50 年代好萊塢黑色電影風格。故事背景發生於在未來國際界線因為頻繁貿易而模糊的世紀,但身處於島國的台灣被四處充滿毒物的海水所包覆,島上僅有兩個勢力─「正規軍」、「解放軍」以及在被毀滅過後唯一倖存的小男孩所證實存在的生物─「嘆息者」。正規軍與解放軍兩方勢力在這個土地上為了彼此的權力、物資的搶奪、核心理念等等展開沒有盡頭的戰鬥及衝突。

──然而這部片沒有既定的主線,也沒有既定的輸贏。

 

「若硬要說真正主線的話,就是那個小孩。他完全屬於中立狀態,沒有人會知道他未來的發展為何,他也是真正知道『嘆息者』的人。」真正的故事主角究竟是誰?在探討一部電影時,我們必定能夠從主線去找尋這部片的主軸,換言之,在主軸確立時,這世界便一分為二,用這樣的認知去尋找善惡開端、並且在生與死間的結果去論斷這個主角的「輸」與「贏」。然而這部片並不使用傳統的善惡二元論,導演周百祥表示藉由反覆操縱主線的操作,可以讓觀眾透過雙方的視野知道「正規軍」以及「反抗軍」都有充足為自己戰鬥的理由,並且也有自己的權益和利益要去維護。

他從哪裡來我們都不知道 可是我們就要輸了 ── 談「嘆息者」降臨

導演周百祥認為,設定「嘆息者」這樣一個無敵的角色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衝突,或是作為一個黑暗力量,讓對峙的兩方逼不得已必須合作。「我們把嘆息者塑造成一個很哀傷,很無奈的形象,這樣設定之下,我們完全就是希望他是一個無敵的角色,就是一個世界觀,就是一個力量。」他認為這樣的力量所考驗的便是人性,這樣的構想可能是來自於真實發生在世界上的各種想像,如同一股戰爭的佔領、疾病的肆虐,如同身處在渺小的台灣的我們所無能為力的許多事情。而在周百祥的描繪中,這樣的情況或許會促成兩方繼續戰鬥,或者轉而合作,能夠迸發無限的可能,並引發非常多的話題。

 

「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呢?」,對此影集的疑惑,如同人類之子電影的導演 Alfonso Cuarón 所言:”We wanted the end to be a glimpse of a possibility of hope, for the audience to invest their own sense of hope into that ending. So if you’re a hopeful person you’ll see a lot of hope, and if you’re a bleak person you’ll see a complete hopelessness at the end.” 導演希望能夠結合日前風行的手法─互動式電影的方式,藉由觀眾的評價以及建議走向,完成一部與觀眾高度互動的電影,結果會如何論斷,或許可以由觀眾來決定。同時,他們也將開發情境式桌遊,讓對題材有興趣的觀眾能夠更深入了解整個故事的世界觀。而團隊人員在未來擴編導向更會以遊戲人才為主,希望藉由多導向商業式的模式持續開發多元的影視技術。

 

台灣的環境,非常非常特別

對於這次時間軸上面的計畫,「Retreat」訂在未來台灣籠罩在戰火中的一個世紀,然而處在島國上僅有的兩個軍閥卻孤立無援,被包覆在充滿生化海水之中的地域,更突顯我們身為島國的重要性,裡面設定的軍閥們各自具有不同國籍,更強調未來我們將面臨的是因科技而迅速模糊的國際邊界。

 

「你只要看我們四面八方就知道了。」

 

舉起可以借鏡的例子,導演周百祥提起某次去拜訪韓國朋友的故事,朋友敘述韓國的地理位置如台灣,夾在四周崛起的強國之下,這種處境便是鞭策自己進步的動力,必須時時刻刻檢視自己並且大力推動自身優勢,才能夠讓自己的國家精益求精,「我覺得台灣的態度應該是這樣,必須要採取一個主動攻擊的態度,我覺得花太多時間在爭吵上,政治是很大的因素,仔細看台灣的處境和韓國是非常類似的。」

image-2

叫好不叫座?小確幸,大不幸

另外提及對於台灣電影發展的現況形容詞,年紀僅78年次的周百祥走向拍攝電影的路對於台灣影視產業的簡單想法是這樣的:「叫好不叫座。」

 

台灣影視市場對於製片的期待往往受限於經費以及市場口味的限制,「小確幸」便是投資人以及觀眾所愛的方向。而這樣的走向能夠對文化創意產業有什麼推力?「文創的全名叫做:文化、創意、產業,那就是三件事。」他認為現今台灣僅僅把文創當成一件事情來做,必定會徒勞無功,因為文化是我們想要保留的地方、創意是年輕人盡情發揮的部分,而產業是一個需要商業開發的機制,第一階段就想要將其三者合而為一是一件非常困頓且矛盾的事情。

 

「文創就是要讓外國人認識你,不是要讓你認識你自己,你永遠都知道你自己這件事在幹嘛,所以並沒有永遠都不能更改的東西。」

 

對於文創之於台灣的定位,總在本土以及創新之中徘徊,也時時刻刻被檢討討論,周百祥認為文創無法鄙棄商業化的形式,但是現階段若僅僅只是將文創當個人品牌行銷,很容易轉移焦點,並不是一個認可的方式。

image-3

年輕人值不值得投資?你堆雪人,我堆哥吉拉

影視產業一直是向國外介紹台灣的重要窗口,然而面對這個窗口我們不禁質疑,台灣是不是不夠努力。「這樣講好了,沒有甚麼效果,不是走錯方向,就是沒有要做這樣的一個選擇。在網路已經蓬勃發展到這種程度的時候,你付出的 100% 的努力,在台灣會有 50% 的回報,可是可能在歐美有 200% 的回報,在大陸有 300% 的回報,這就是市場結構的問題。」

 

「歐美有一個故事就講說,今天下雪了大家在堆雪人,但有一個小孩他在堆哥吉拉,那個小孩就會被其他人圍觀。」周百祥和我們分享這則故事,便是在提及台灣市場與其他國家的歧異點,因為在做的事情不同,所以會被大家關注以及推崇,然而他對於台灣市場是否有足夠的經驗給予這樣的回饋,一直都是抱持非常遲疑的態度。

 

「政府要不要把這些產業市場更新化,把產業區隔化,這塊比較重要,而不是坐在那邊等。」周百祥認為,政府應該去規劃國家產業的導向,並且適時投入實驗性的經費去培養,希望在網路發達的時代中,更去彰顯自己國家特色所在,並且也具備能對抗的實力。

 

下一步,你會怎麼做?也許就如《Retreat》裡面所提及:面對現實,忠於理想。

 

募資計劃:【RETREAT】事變日:台灣首部影集開發-怎麼演您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