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美國學生都搶破頭的訪台計畫:台美學生會議

2835023762_94374c8659_b
(圖片來源:Melkir, C.C. from Flickr)

串連哈佛、耶魯等名校,青年外交從學生開始

鈴鈴鈴,咖啡廳的門鈴響起,走進一位陽光男生,神清氣爽,看不出來昨天只睡四個半小時。侯智薰哈哈笑了兩聲,精神抖擻地說:「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怎麼能夠一直睡覺呢?」講起台美學生會議,智薰望著手中的水杯,略為思考,慢慢提起了成立始末,也談到自己的改變。「現在的我比以前更勇敢,台美學生會議絕對功不可沒。」

2015 台美學生會議行銷長——侯智薰
2015 台美學生會議行銷長——侯智薰

台美學生會議的起始點其實很簡單,兩位台裔美國人 Alice Liao 和 Sharon Lu ,參加美日學生會議後發現台灣與美國之間缺少學生自行舉辦的溝通平台。以往政府以及利益團體舉辦的國際學生會議都有主導權不在學生手上的問題,因此開始在美國連結各大學有興趣的夥伴,並且在台灣找到清華大學代理副校長司徒文(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協助,聯絡上台灣各大學,招集有共同理念的夥伴,舉辦第一次台美學生會議。

 

然而,台灣的國際會議已經不少,若台美學生會議只有主辦方不同,還不能吸引學生目光,也無法帶來更多改變。因此台美學生會議把議場帶到戶外,直接與議題連結,有別於傳統的室內會議。例如討論十二年國教,直接到台中女中與高中生共同討論,並藉由外在環境刺激,產出不一樣的想法,讓最終提案符合現實面。而且經過二十一天的旅途,也讓兩國學生更能透過共同生活,了解彼此,穩固連結,回國後持續保持聯絡的比例也較其他國際會議高上許多。

 

去年台美學生會議透過圓桌會議(Round Table)產出數份提案,邀請創投、公部門人員、企業家、教育家等各行各業知名人士聆聽,讓這份提案發揮影響力,可惜實踐度沒有這麼高。因此,今年主軸為加強議題實踐性,會議前三個月,即讓雙方學生代表透過線上視訊討論解決方案,儘管相隔十二小時的時差,累得人仰馬翻也決心在今年暑假為台灣帶來實質改變。

hackpad.com_f23MoCCIuGU_p.343956_1434970147354_DSC01447

從夜市文化到撰寫部落格,最枝微末節的文化衝擊

提到文化差異,智薰想起兩個小故事,分別展現兩國文化差異。第一屆台美學生會議結束前的分享時間,來自美國 The University of Arizona 的 Dereck 提到,台灣人樂於分享且十分尊重他人。一天晚上逛夜市時, Dereck 看到成功大學高紹軒吃著沒嘗過的食物,便隨口詢問好吃嗎?沒想到高紹軒馬上反問要不要吃看看?這種情形在美國幾乎不會發生。 Dereck 認為這故事背後的涵義不只是台灣人樂於分享,更表達尊重他人的思維。因為食物美味與否是主觀意識,高紹軒不想給他主觀回答,應該交由Dereck 自己決定,這種尊重的態度讓他相當驚艷。

 

另一個小故事,第一屆耶魯學生 Davis 在最終提案時間發現學生也可以接觸許多知名人士,發揮個人影響力。因此回國後開始執行每周見一位大人物的計畫,透過各種管道:email、朋友介紹、打電話、登門拜訪等,並將接觸的方法寫成部落格分享給需要的人。這故事也鼓舞了智薰,學習美國學生強大執行能力,看見機會並且有想法就會開始執行。「這或許是成大學生的一種通病,我們總想著事情應該由別人(有組織、有經驗、有能力的人)來做,例如學校網站設計不佳應該請學生會與校方溝通,我們似乎沒想過,自己關心的問題,其實自己就可以捲起袖子來改善。」智薰帶著勇於付出的心態回到台南,著手開創許多活動,用自己的力量讓成大更好。

 

無論是耶魯大學 Davis 還是成功大學高紹軒都讓兩國學生感受到文化衝擊,也帶來正面效益,這就是台美學生會議希望帶來的改變。智薰最後提到:「我們不能期望短短二十一天的議程能帶來巨大改變,卻可以相信每位參與者在活動結束後,持續分享經驗帶來的改變,這才是長期能改變社會的力量。」

hackpad.com_f23MoCCIuGU_p.343956_1434970136114_IMG_4120

募資設立獎學金,讓經濟弱勢也有機會看見世界

侯智薰成長於單親家庭,家中經濟狀況不佳,因此從小想要的物品通常都要打工賺錢購買,深刻體會經濟弱勢學子求學的困難,因此特別在第二屆台美學生會議提出獎學金構想:「報名費用兩萬塊其實一點都不多,因為會議的21天期間的食住行全包含在內,但對於些許學生,這樣的價錢還是有個經濟門檻。因此上 flyingV 募資主要是為了提供獎學金,讓經濟弱勢學生也有機會參加,並讓『國際』這兩個字不再是高門檻的代名詞,且能讓台美學生會議有更多不同聲音與背景。」

 

在大學積極參與各項活動的他,發現許多優質活動都需要不少報名費,初衷當然良好,維持活動品質且設下報名門檻,讓真正有興趣的人才會參加,但報名費其實也阻斷經濟弱勢參加活動的可能,五百塊對於他們可能是五天的生活費。智薰直白地說:「我覺得有些青年聚會像是勝利者彼此謳歌之地,似乎只接受有資源的人參加,這樣容易分化族群,成功者與失敗者、國立大學與私立大學、北部與南部等,對於社會流動是不利的,甚至階級無法翻轉。」

 

今年智薰接受 MAD 獎助金補助,得以前往香港參加 MAD,讓他決定無償分享香港經驗,舉辦成大 MAD 分享會(共創時代,青年分享聚會)強調呼籲行動、找尋夥伴、理念分享。活動透過外部企業合作籌募資金,因此不收取參加費,結果吸引各種領域的人。不只有全台的學生來到成大參與,還有36%的社會人士,智薰開心地提到:「各式各樣的人來參加活動,才能真正地激發創意、實踐可能性。」

 

智薰再舉十二年國教為例,假設台美會議參加學生都是經濟較優勢族群,怎麼能真正看清經濟弱勢所面臨的問題?參與者背景若不多元,不可能產生最棒的解決方案,這也是目前國際會議所面臨最直接的問題。侯智薰想著自身經歷,有感而發:「如果經濟弱勢學生能獲得補助,他們能做更多事情,不只增加了打破階級複製的可能性,未來也會更努力回報社會,因為他們會知道得到協助的重要性。」智薰雖然沒說,但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5 台美學生會議 – 兩國學生自主籌辦的國際人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