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野孩子,野孩子劇場姚尚德 :「生命把我推到人群之中。」

hackpad.com_bL81b70tuj7_p.242063_1433927036889_994160_584490421582171_1470624904_n

帶著反叛的因子與內心對戲劇創作的渴望,25歲那年姚尚德瞞著父母,以出國念企管為由,實際前往法國學習肢體默劇。在當時以晉升公職為榮的家庭氛圍中,姚尚德對劇場藝術的執著,大相逕庭的人生追求,衝擊著家人的價值觀與對他的期許。回想那段時光,曾經的不理解,讓姚尚德像多數在家中「失語」的孩子,開始沉默,卻在自己熱愛的表演藝術中,投注一切想望。

 

戲劇創作是姚尚德情感宣洩的出口,也是與自己生命對話的堅持。創作初期,他曾以童年創傷記憶為出發的劇作《孩子》,以及省思身體直面暴力,如物質般脆弱的作品《血肉》等。而原本在劇場空間,爬梳生命經驗的自己,更想望向觀者,看見表演藝術在觀眾身上可能產生的變化。

 

「比起問我,戲劇帶給我什麼,我更在意它帶給觀眾什麼?」,戲劇是想像的藝術,想像是開啟自由的鑰匙,囚困在身體裡的每個個體都有對自由的想望。2011年,入選雲門流浪者計畫是一個契機,姚尚德與內心深處還是「野孩子」的那個自己再次出走,帶著默劇開始流浪,讓戲劇不只在劇場發生,也在城鄉街廓與人群接觸,「野孩子肢體劇場」也由此萌芽。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野孩子

「野孩子」一名,除了映照著個性反叛的姚尚德,也是他將「玩」的意念延伸到肢體默劇的嘗試,打破第四面牆,透過單純的肢體互動、身體語言接受並回應觀眾最直接的感受。默劇,是一個不依賴真實物件,表演者融入當下,與環境連結的面向有多廣,舞台就有多大的藝術呈現。

 

從 2011 年的「默劇出走」到 隔年開始進行的「台灣小角落」,每至一處,姚尚德花最多時間在了解當地居民的生活型態與風土民情,將之化為觀眾一看便心領神會的肢體動作,例如 : 行至花蓮時,他將創作與原住民虔敬的祀儀文化連結;走進台南時,廟宇成了他創作並與當地居民溝通的語彙…。

hackpad.com_bL81b70tuj7_p.242063_1433927593430_彰化溪-1
「用身體表達比用言語更自在。」將默劇帶到台灣鄉間、田野、菜市場與校園的姚尚德。

走出劇場,置身人群之中,考驗著姚尚德對周遭環境的敏銳觀察,每一個駐足的觀眾,都是他與之互動與「玩」的對象,在居民們看來像是街頭突襲的行動中,從冷淡、抗拒、驚異到參與,觀眾逐漸柔軟的表情,是對姚尚德默劇演出最好的回饋,而孩子們總是最先打開心門的,「聽見他們討論我的每一個動作,這場出走也就值得了。」

 

我們的生活,不是孩子唯一的世界

這五年來,默劇讓姚尚德接觸到身處於不同生活處境的孩子們,在物質貧困的山區裡,對於廣西大化龍萬愛心家園的院童來說 : 藝術是什麼? 在相對豐饒的台灣,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2012年,是我第一次接觸龍萬愛心家園的院童,再回去的時候,我帶了很多的畫、舞蹈影片等各種藝術作品,我想知道除了溫飽,藝術可以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什麼?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看見他們開始模仿、開始創造,有自己的想法,願意表達,我想藝術至少讓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觀看世界的方式。」至此,姚尚德更關心肢體默劇對孩子的影響,「即便是生活富足的都會孩童,你都會發現他們從螢幕裡擷取不屬於他們的肢體動作,有意無意地傷害自己與他人…」,是否我們正代替孩子觀看? 替孩子們篩選原本應該更加豐富的生活片段?每一個詰問,其實都呼應了我們自己的童年。

hackpad.com_bL81b70tuj7_p.242063_1433926822430_1233317_623668467664366_116705877_n
2013 年 默劇出走|落地生根,走進港口國小。

 

從一個到一群,從彩色到黑白,玩大了的默劇藝術節

 

有感於這幾年,台灣引進無數以親子為名的展覽,從小叮噹到老皮,卡通的世界、浮誇的數位互動、樣板的展示內容,孩子們接觸的事物看似多元,實質單一,離開展場後帶不走什麼,也無法在心中留下真實的觸動。

 

曾經在窮鄉僻壤、在街頭、在校園親身感受過孩子們對肢體默劇所展現的活力,為了讓孩子多看一點,回到更單純的肢體接觸與身體表達,姚尚德與銜草國際藝術的怡孜,將一場原本是「默劇出走」攝影展的發想,到如今,發展成集合了劇場表演、工作坊、展覽與市集的全台首次默劇藝術節 – 默默世界 野孩子的行動遊樂場的規模。

hackpad.com_bL81b70tuj7_p.242063_1433932649574_默默1

 

籌辦默劇藝術節,尚德與怡孜坦言因為野孩子的知名度還不夠高,透過企業募款或申請補助都還有一些難度,為了這次的募資,他們嘗試發展默默娃娃文創商品,跳脫以往劇團行銷模式,讓不認識野孩子的朋友們,有機會透過一個溫暖,像是會逗你開心的默默娃娃,接觸肢體默劇,不再懼怕展現肢體,從擁抱自己開始,產生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的互動。

 

「肢體接觸是很單純的事情,擁抱也是很自然的。」

 

為了傳遞這樣的理念,姚尚德說 :「這是一個開始,我們想讓野孩子肢體劇場被看見,在高度聚焦的華山文創園區,試圖規劃一個前所未有的展覽形式,整理這十年來生根地方的肢體默劇成果。盡可能的去傳遞我們對於身體語言的思考,提供孩子認識世界的另一種方法,不確定我們能影響多少,但只要有一點改變的可能就不能不做。」

 

募資計劃:默默世界-野孩子的行動遊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