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台灣沒有賽車手?這群人在搞的是真正的賽車

car
史上第一支前往法國利曼比賽的台灣賽車隊− Team AAI(本文實車照皆取自AAI粉絲頁)

「當我們看見非常誇張的預算表,正要決定棄賽時,世界各地的車友、贊助商們都發email來笑我們是膽小鬼,因為有好幾千人努力了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參加這場比賽。他們寧願無償幫忙出錢、出人力,只為了踏上這個夢寐以求的賽場。」

 

走進台灣最強的「AAI車隊」辦公室,跑車與無數獎盃映入眼簾,工業風鋼筋結構下有著沙發、酒吧,整齊擺放高級改裝品,這裡宛如《玩命關頭》中唐老大的車庫、男人的夢想天堂,光是欣賞牆上那件縫滿全球企業logo卻不失設計感、華麗卻俐落的賽車服,你就會熱血沸騰。

 

陳俊杉,這位叱咤ACTS亞洲房車賽和亞洲利曼GT賽的傳奇車手,在忙碌工閒抽空接受採訪,時而溫文述說從事賽車運動的經驗和體悟,講到熱血處卻又眼神一轉,舞動精悍雙手,彷彿自己正在賽場上激烈操作方向盤,大地隨之震撼。今年6月13,他將帶領AAI前進「法國利曼24小時耐力賽」,成為第一顆轟炸歐洲的寶島飛彈。

 

 

AAI 車隊前年遠赴韓國參加LEMAN GT3大賽全記錄

 

全程跑完利曼大賽到底有多難?

11393415_10153346211673866_1239265845415022808_o
蒙古人在13世紀,花了8年才越過5000公里進攻歐洲,利曼賽卻要在一天內跑完這段距離。

和一級方程式(F1)、世界拉力錦標賽(WRC)並列為世界三大最著名、最艱苦的賽事,「利曼24耐」源自1923年,這座人口不滿20萬的小城將高速公路,街區封閉成單圈13.6公里的環形賽道,比賽從首日下午4點開始持續到隔天,一台車加上三名駕駛、整個後勤團隊,必須在五億觀眾眼前24小時不休息,共同完成350圈、5000公里的壯舉,其煎熬程度甚至被譽為「根本不是人玩的。」

 

利曼有多危險?除了要跑完1/8個地球圓周長(大約從台灣開車到阿富汗),對身心、技術、機械上的折磨外,在1955年的比賽中,Benz車隊主將Pierre Levegh意外擦撞英國車手Lance Macklin,衝進觀眾席爆炸引發大火,造成84人死亡、120人受傷的史上最大賽車意外,Benz和Jaguar因此退出賽車運動(直到1980年代),瑞士至今仍禁止嚴格賽車。

 

但這些血淋淋的難關,依然無法阻擋人們追求速度,曾多次奪冠的法國車手Henri Pescarolo、德國車手Klaus Ludwig便尖銳而狂熱的評論,他們說:
「如果你不敢參加利曼,你就不算個真正的賽車手,乾脆退休去種田吧。」
「利曼像磁鐵吸引著賽車手,又像惡魔一樣令人望而生畏。」

 

渺小人類,坐在駕駛艙裡飛梭著、在維修站睜大眼睛緊盯戰友的任何動作,他們將肉體與智慧萃成極致,和炙燙到臨近爆炸的輪胎、引擎融為一體向死神搏鬥,用筆墨無法形容的利曼大賽,是全球賽車迷心中的神聖之地。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我們超怕!

11237592_10153346211438866_3940396547477454305_o
利曼賽的AAI戰車之一 《Porsche 997 GT3 RSR》

「連續24小時不休息的比賽裡,每當對手半夜在直線上以時速350公里呼嘯而過超車時,後照鏡的反光會強到讓你瞬間失明1秒多,從來沒有台灣人體驗過這種世界。」

 

跑利曼一圈,就等於屏東大鵬灣賽車場五圈的賽程,沒辦法在台灣練習,而且四段直線上至少要加速到280公里,過去根本沒開過這麼快的車。面對未來挑戰,陳俊杉坦誠心中的緊張,從確定參賽至今每天都活在壓力下,除了健身、靠模擬器訓練外,還要處理無數繁雜的行政工作,準備器材、翻譯英文手續、規劃行程,他笑稱:「我們賽車隊現在身兼運輸公司、旅行社和運動經紀公司。」

 

AAI技師阿順也說,這次比賽準備了Porsche 997 GT3 RSR和Porsche 991 GT3 RSR,等級遠高於過去的賽車,必須鍛鍊新技術,才能妥善處理更好的變速箱、底盤等細節,工作做不完、每晚都睡眠不足。

 

職業車賽就像場戰爭,許多觀眾看到車手、技師們穿著帥氣制服出國,拉風操作專業器材,背後心酸卻鮮為人知。阿順透露,其實入行至今遞過兩次辭呈,因為「只要一個螺絲沒鎖好,那場比賽就完蛋了,必須從早到晚專注精神,決不能有任何疏忽,壓力非常大。」

 

為此,陳俊杉非常注重日常準備,遇到瓶頸時會透過「打坐」來整理思緒,靜下心來思考自己的表現。為了應付賽場上的24小時挑戰,技師們也必須熟背維修手冊和教學,做體能訓練,阿順更舉例,如果維修時姿勢不正確、沒力氣握好鎖螺絲用的氣槍,甚至會被它扭斷手臂。

 

 

AAI車隊為何被稱為全台最強?

DSC_0171-3
AAI辦公室裡有眾多獎杯、退役賽車。

而AAI車隊成立於1989年,年輕時的陳俊杉為了完成夢想,毅然拋售本業,隻身飛往泰國學習技術,在常人難以想像的賽車之路上,他遇過無數挫折,1993年燒光預算面臨轉賣,某賽季曾因積分太高被對手惡意追撞,2011年更車禍折斷三根肋骨。

 

被稱為「台灣最速男」的他,也在2006年遭遇職業生涯最大瓶頸,陳俊杉形容當時的自己「雖然還在贏,但怎麼開都開不快。」嘴上抱怨車子太差,心裡卻清楚質疑「我是不是到極限了?」於是他休息了一整年,不斷檢查過去的比賽影片、資料,學著沈思。

 

「說自己不會怕的車手,如果不是吹牛,就是他還跑太慢了!」至今重新回想這段歷練,陳俊杉發現,很多人看似無所畏懼,其實只是在逃避,不願承認當下的弱點。

 

他指出:「越厲害的車手往往越害怕,害怕遇到極限,再也跑不快,但無法面對這份恐懼的人,他的速度就越會停留在那裡。」輸掉比賽怪不了機器或隊友,唯有克服心理問題,才能為自己創造出下一個目標。

 

DSC_0130-3
杉哥講到激動處,不禁舞起雙手模擬賽場現況。

參賽至今,將生命奉獻給賽車,不斷在艱苦環境崛起,靠實力把歐美技術、器材、觀念慢慢引進台灣的陳俊杉,心裡其實將AAI夥伴視為家人,大成本栽培後進,送技師去國外受訓,都是為了和大家挑戰更高的領域,甚至連制服樣式和車身彩繪,也由喜好美術的他自行設計。陳俊杉曾說:「希望帶動國內賽車隊一起前進,在國際舞台上看見更多台灣人的身影。」這段話正象徵了AAI的價值與成就。

 

AAI工作人員遍佈全球,歐美、日港成員們都是直接前往法國利曼集合,平常則透過網路聯繫,其中包含技術和事務面的車隊經理,在技師之上還有Engine Engineer負責調教機械、電子設備,並整理資料,Track Engineer再根據資料和車手需求、賽道、天氣情況進行設定,直到比賽當天把戰車送上場前,每天都要處理不同的問題,陳俊杉也笑談:「一開始我們車隊沒有半個人會講英文,結果不知不覺大家都會了。」

 

不只跑完全程,他們為了生命而賽車

10498450_10153346211238866_6313012132605397219_o
利曼賽的AAI戰車之二 《Porsche 991 GT3 RSR》

目前AAI已抵達利曼進行訓練,並在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發起專案,徵求雜支經費,提供精美回饋品給各位車迷們,拍攝《五月天追夢3DNA》的知名廣告導演孔玟燕也隨隊出發,為AAI無酬拍攝記錄片。他們即將在 6/13 日正式登場利曼賽車場。

 

台灣年輕人喜歡買車改車玩車,但認真收看或參與賽車者反而寥寥可數,在賽車運動相對弱勢的台灣,陳俊杉對有志投入的新血們提出建議:「賽車有分很多種類、等級,要了解適合自己的目標,事前規劃這條路上必須經過哪些挑戰和犧牲」管理好時間、親友、金錢,就算喜愛速度,也儘量不要欠債或搞到家庭失和,最後落寞離開。

 

前往利曼這場夢,絕對不是由車手一人之力打造,工作團隊打下基石,再靠著贊助商、車迷朋友堆砌成路,才能將他們送上賽場,留下今日壯舉。陳俊杉感動的說:「即使付出這麼多代價,也還沒開始比賽,但至今學習到的東西,以及朋友、車迷們的無數鼓勵,已經讓我覺得值得了。」

 

截至尾聲,筆者早已在採訪中成為AAI車迷,當我做好準備,正期待他們的長篇大論時,卻迎來意想不到的結局。
「想請問一下阿杉哥和阿順哥,賽車對你們的意義是什麼?」我如此問道。

 

對方則瀟灑回答:
「這個問題很簡單,賽車,就是我的人生。」

 

募資計劃:台灣的第一次,AAI車隊前進利曼24小時世界大賽,讓世界為台灣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