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世代的前鋒:談設計系成果展的圈外世界 (下)

2250554147_b2494782fa_o

上集回顧:忐忑世代的前鋒:談設計系成果展的圈外世界 (上)

 

法國小說家卡繆主張:「荒謬」是來自於世界無法滿足我們對自身存在的意義,也就是世界與自我期望的衝突。標榜設計名校的實踐大學,今年由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所舉辦的「圈外」設計展於 5/22 (五)到 5/25 (一)在松菸4號倉庫展出,希望能夠藉由「圈內外」的衝突,用設計的觀點去詮釋。新一代結束後,如浪潮般的「畢業季」作品發表展演,而其中要怎麼從中脫穎而出並且真正完描述辦展的意義,這些「設計師」以及「學生」兩者身分的過度者即將用全新的態度去註解。

 

畢業展?學生展?實踐大學:我們是設計展

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所與其他學校的設計科系不同,採取的不是分組作業的形式,而是用個人展的形式發表,非常新穎。「 400 坪,松菸 4 號倉庫,我們這個場地每個學生和同學都可以「完展」展出自己的東西,同時我們想要呈現的是影像工廠,不是只有作品展而已。」總召 Yiru 形容這次場地相較以往的大小是數倍大,對此空間的規劃能力也極具挑戰。

hackpad.com_qloWdE3raIH_p.219396_1433143911338_11215078_1444807475831116_795967672787499538_n
「如果人本身是一個完整的圓圈,那麼人在這世界所接受的一切事務、訊息,便是圈外。」

「也許我們可以定位成這不是一個成果發表展。」專業的宣傳方式、質感絕佳的粉專,以及整體設計的雛形看起來都不像是一個「學生」會做的事情,對此我們也拋出質疑,裡面是否有刻意避開「學生」的身分?總召Yiru 表示,沒有特別提及這個身分,也不是刻意迴避,但也希望有更多的可能是能讓籌備展覽的同學不必因為「畢業展」三個字去綁住,「我們這次定位的點是一個專業的展覽,那我們需要做的是花更多的時間能讓我們的展覽或展出的東西被了解,對我們自己來說,這也是我們人生中最大型一個展覽,最重要的,是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的東西。」可以用更好的方式,邀請觀眾去感受現場一百多個作品外,也可以在沒有被強制定位的框架下去雕塑他們想做的輪廓。

 

陪你做「不只有設計師可以做的夢」

「我們是要針對設計系的人士嗎?」辦展的前置作業團隊們和老師討論過很多次這一類的問題,這些領域最終是否僅僅適合自嗨?或是能建立展演自己能力給業界的機會?「也許我們可以去辦一個針對設計圈的人,但是後來我們覺得如果能夠透過這個活動,你做到的反而是更多也許他對設計不是這麼了解,但他可以透過我們的活動去了解這些東西。」團隊對此有了共識,希望能夠可以啟發更多對設計有領域的同好,也希望跨出去的同時不僅僅只有場地以及作品量,同時也可以帶來更大的迴響。

 

「過去、現在、未來。」針對這三個時程點去構想這次講座的內容,「我們應該是想要透過這個講座,讓別人可以透過這些講這的身分以及特殊的經驗。」總召Yiru希望能夠透過學習設計的不同階段所因應地狀況邀請講者分享,曲家瑞、爽爽貓插畫家吳政安等都是他們這次邀請來分享的陣容,「當然這個設計展還是圍繞在設計對談,但也許對我們來講他有點像是可以透過這個東西說點甚麼,因為大部分來看設計展他也許不是讀設計領域,但是至少他是對設計有興趣有憧憬及想像,至少他是有好感的,也許可以透過這個活動,成為一個設計師的一個過程和故事。」宣傳部組長李博昊熱切的和我們說,這是一個跟著大家一起做夢的歷程。

 

「我們走出新一代,回到松菸」

這次實踐「圈外」的展覽形式與以往大為不同,除了前導活動「致親愛的你」藝術交流計畫,更有為期三天(5/23-5/25)反觀進行式系列的講座對談,最大的突破莫過於從新一代走到松菸4號倉庫的這個決定。

 

「我覺得這是一個契機,那個形式對我們來說沒有不好,這是一個很熟悉了解的狀況。」為甚麼選擇出走的原因是源於今年新一代制度的變化,無法再用學校的名稱將各個設計領域的統合,被瓜分的場地不足容納今年預展出的數量,有些需要互動的作品體積過於龐大僅能用示意圖影片展出似乎有所失色,「那時候就算一算就是一百,我們就想說既然要出的話就搞一個百人設計吧。」,因應作品較多的狀況,這麼一個突如其來的發現便促使團隊走出新一代,走回松菸的同時也是重拾所有初衷和經驗的起點。

 

以往新一代的光環之下,宣傳僅僅只是搭著展覽的順風車就能招攬大量人潮,同時也因為松菸倉庫400坪數的大小,也必須激發更多布置及規劃的空間,對於每一個部門來說都是難事,李博昊表示,現行有許多學校畢委會是不用做畢業作品,僅僅只要把展覽辦好而已,「每一件事情的第一個人或第一個組,選擇脫離原有的形式便沒有東西參考了,而你就是試了才知道。」除了處理公共事務,仍然必須要要顧及自己的個人作品,而要求品質相對投入的必定是大量的時間。

 

「畢展結束後我們應該可以大睡,兩個月都不要醒。」兩個人異口同聲說出自己最大心願時,不約而同地笑了,在忐忑世代為夢想衝鋒陷陣的年輕血泊。

 

「You must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 —— 出自電影 Inception(全面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