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人楊方儒 談行動媒體的創業浪漫

「我這次不是回台灣找工作,而是來創造對的工作。」
Knowing 先知資訊創辦人
暨執行長楊方儒堅定道出目標,什麼原因能讓一位資深雜誌人放下成就,回到故鄉創業?又該如何替陷入困境的台灣媒體市場發展更多元的價值?為了找到這些答案,他毅然踏上挑戰之路。

楊方儒曾任《彭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中文版執行副總編、繁體版 APP 發行人和《周末畫報》財富版執行主編等,是少數在台港中三地媒體界留下實績,並成功跨界數位領域的媒體經營者

 

他指出,台灣傳統媒體往往只是把相同的內容,在紙本電視、網站、APP 之間互相複製貼上,至於台灣前 20 流量網站中的部落格、內容農場等平台,雖然資訊量多元到爆炸,卻不夠重視「品質與效率,往往讀者要花很多時間與精力,才能精準接觸到所需資訊。放眼全球,許多小而精的新媒體提供了更多元的報導,也更願意透過新技術來解決用戶的實際問題

「Knowing的創新目標與優勢」
專門為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設計的「Knowing」將以全新免費 App 呈現,藉由獨立運作模式,甩開發行量、收視率、經營者立場等傳統媒體包袱,期望打造多元、深入、有特色的內容,甚至能讓用戶們建立個人檔案,互相追蹤、評論與分享新聞。

 

楊方儒強調,「好的內容,不管透過什麼載體都會被看見!」關鍵在於,一篇文章寫得不好,用戶在手機上一下子就跳出來了,唯有把文章寫得更好,才能長期吸引讀者使用與創造 App 黏度。

 

相對傳統媒體講究速度越快越好,截然不同的「慢新聞」概念也逐漸發揚光大,例如以網路募資形式發行的《眉角》新聞雜誌,資深媒體人王健壯日前發表的文章《慢新聞的第一道曙光》,在在顯示媒體業正面臨巨大變革。

 

「確實不一定要比人家更快,但要把事實、觀點寫得更好!」針對社會大眾、傳統媒體對網路新聞專業性的質疑,楊方儒如此回應,並以河馬「阿河」受害事件為例,說明 Knowing 未來的編輯方針,他表示:「當阿河早上跌落卡車後,中午各家媒體便開始報導與渲染,直到隔天報紙出刊,大家都只是在重複做類似的工作。」其實這過程不斷轉載互抄,甚至一再誤報阿河的年齡,反而更值得去探究幕後管理流程的失敗。

 

楊方儒更直言:「最近像李光耀逝世、木乃伊高僧等即時報導,都被證明是『黑心新聞』,我們當然體諒媒體與記者的難處,卻也一直容忍到了現在。」追根究底,傳統媒體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的能力,已經完全被翻轉了!當記者們都在比較誰從網路更快找到新議題時,若有媒體進一步分享「新視角與深度分析」,反而會更容易引發讀者關注與分享。

「資深雜誌人談台灣的困境與轉機」
眾所皆知,台灣媒體陷入成本預算考量窘境,記者勞動環境也值得檢討,這都導致內容參差不齊,觀眾也陷入零碎、浮誇、腥羶色新聞亂象中,但這結構性問題,必須由業者、員工、用戶多方一起解決,從下而上重塑健康經營、接收資訊的風氣。因此對楊方儒來說,返鄉創業不只為了夢想或營利,更重要的目標是從「Knowing」開始做起,重新創造良性生態系統。

 

「很多朋友都覺得台灣需要改變!」楊方儒希望 Knowing 成為一個既廣又深的新聞平台,邀請《AppWorks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香港《號外》雜誌主編張鐵志、《獎金獵人創辦人》花水木與洛克仔、獨立媒體《沃草》發言人林祖儀等年輕意見領袖站台,企圖扭轉當今媒體缺乏想像力的問題。

 

除了希望挑戰自己心中對台灣媒體環境的理想與願景,楊方儒更要向長期「被殖民」的台灣 App 市場革命。根據旅居中、港的觀察與經驗,他直言「台灣人用最好的手機,卻也在用最簡單的功能與服務,前十大使用率的 App,又哪一個是台灣本土公司做的?」在行動網路領域上,不管是內容、社交、電子商務、支付系統等領域都遠落後先進市場水平,在缺乏機會與資源的情況下,很難打造好的行動產品與商業模式,但他認為,現代人透過網路與社交媒體,每天的資訊接收量反而更大,跨度與領域也更廣,「這對媒體與內容提供者來說,是挑戰更是機會!」

「未來不僅於此  媒體需要更豐富的想像」
而 Knowing 正在大規模舉辦徵才計劃,更揚起台灣第一位 90 後總編輯」旗幟成功吸引年輕人參與。楊方儒認為「台灣年輕人非常有潛力,只是缺乏舞台與機會。」

 

楊方儒曾錄取一位研究所剛畢業的雜誌美術編輯,移居到陌生又高度競爭的香港工作,站上國際舞台、學習美國一流的設計DNA,他入行不到一年便拿到亞洲出版人協會(SOPA)頒布的年度最佳資訊圖表(info-graphic)大獎。提及這段故事時,楊方儒甚至感動的說「知道他得獎的那一剎那,我真的都快哭出來了。」他希望「90後」的媒體新血們,除了逐步扎實基礎技能、態度外,也要跳脫框架,主動去了解各領域的脈動及未來。

 

此外,未來Knowing也會採訪中港台三地年輕領袖,把他們的理念、經驗集結成冊,楊方儒表示,因為中國的土地與人口組成太龐大,台灣媒體和社會只好用「簡化」的方式去應對、觀察他們,這都造成視野太偏頗且侷限。而中國除了我們熟知的刻板印象外,也有許多值得台灣青年們認識的新人物、新故事,好比推出「超級課程表」App,收到千萬用戶和巨額投資的90後CEO「余佳文」;畢業當天馬上在母校門口(中國傳媒大學)開了情趣用品店,用健康陽光風格扭轉色情形象的「馬佳佳」,這些第一手報導,都將幫助台灣人認識不同面向的中國,「唯有多交流,才能應付他們的複雜性。」

 

楊方儒希望為擁有企圖心、想像力的新鮮人們提供舞台,並以新的媒體管理方式與編輯方針,激發更多好內涵與創意,社會大眾培育更多元的思考方向

 

目前「Knowing 先知資訊」正在 flyingV 平台進行募資,並將於 3/2開始面試總編輯人選,預計 5~6 月上線,楊方儒呼籲:「如果年輕人質疑現在的新聞與媒體環境,歡迎來嘗試體驗新的未來。」

 


做有粉絲的媒體!尋找與支持台灣第一位90後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