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夜裡,前往台北的單程票 ─ 地方同志,我們回家了

夢在胸膛 醒來卻流離失所 本來只要倆人填滿一個角落

如今都是錯 找對了人為什麼更難過 愛因為愛上了誰 變齷齪 ─ 《蓮花落》

image-4-compressor

「我有一個條件,你讓我講更多場。」

面對台東偏鄉學校的邀約,僅能提供一小時的講師費,以及莒光票的交通車馬費,台灣整體貧窮的議題造成教育資源的稀釋,性別教育仍是淪於主流異性戀的討論,疏於多元觀念的詮釋,櫃子裡外的他或她,偏鄉的他們更加沉默。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成立於1998年,於2000年正式向內政部立案,為台灣第一個正式登記的同志團體。除了平常著手的「諮詢電話」、「性別教育」、「愛滋防治」、「同志家庭」、「親密關係」、「老年同志」、「少年性權」、「跨性別工作」等八個小組,2002年開始,他們決定走出台北,希望能在其他縣市建立更多駐點的機會,讓同志彼此能夠互相交流外,也透過親子間的座談和教育工作者的倡導等,重組一個更加友善的環境。

更細緻化的汙名?面臨局部死亡的個體

「站在我們的位子來看,這種進步也是一種相對的剝奪。」

面對被資訊宰制更快的世界裡,而為何他們仍要深耕不同的區域去嘗試建立一個友善的空間?網路匿名的庇護原以為給了同志更大的保護傘,目前負責教育、老同小組的智偉認為,少了真實的交流之下,這樣無法預測的感情往往也帶給他們更大的不安全感,「為甚麼網路會這麼普及?是因為網路有匿名性,我不用留我的真實姓名,資料都可以是假的,安全。可是相對之下,他不可能建立真正的、真實的同志關係。」智偉也認為同志現在仍害怕在現實世界中公諸自己的同志身分,甚至公開之後,汙名化的批評就會隨之而來。

 

「如果你在學校、職場、社區、家庭中你不能做你自己的時候,這其實會讓人局部的死亡。」現在在文宣部擔任主任的呂欣潔認為,「局部的死亡」是一個人的生活在不同區塊切割成很多部分,現實以及虛擬的空間當中的自我認同有時是衝突的,所以希望能夠透過這個社群的資源,傳達一個更加正向的理念。

目前負責教育、老同小組的智偉提及他那個年代一天到晚被臨檢,但現在資訊世代也因資源不對等而在各地區產生落差

溫柔又堅定的力量,親子更長的對話

親子議題在同志圈裡,往往都是一個必須長久面對的領域,而往往,對爸媽來說他們從來沒有學習到怎麼當一個同志的父母,所以他們更熱切希望能夠輔佐這一塊,「我覺得好像都需要有個時間讓他們有個時間猶豫或準備,讓他們決定妥了,可以進來。」欣潔提及這個在台北或者在高雄有辦公室的狀況是容易的,交通的便捷都可以讓他們隨時可以來這裡做諮詢,「我覺得我們一直都在這裡,我們這幾年累積的東西一直都在這裡,他是可以隨時使用的,當他開始可以回去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生命經驗的時候,每一段都是一個很重要的時刻。」負責性權小組的阿球提到這即是他們希望建立的空間。

 

然而,從去年開始花蓮的座談縮減至一次,除了因為經費乏困,也遇見這樣的講座其實需要增強更多頻率才能讓還未「準備」好的家長參與,「他可能這次錯過了,起碼不久之後一兩個月鼓起勇氣就可以再進來」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父親在年初發現自己的女兒是同志,但是必須要等待快一年的時間,才能運用這個資源去和專業人士了解如何重整這段親子關係。

Amy 提及聊天會前會發一些宣傳的DM,希望能夠讓沒有觸及網路管道的人也知道資訊,並且等待有需要之際能夠運用。

你們猜猜我們會牽誰的手,是男生的手,還是女生的手?

台灣城鄉資源不對等的狀況之下,對於偏鄉地區兩性觀念的建立直觀會想像那些主流的汙名思維,也許可以排除在城市之外,「你就發現所有學生就是這樣子,在這麼小、這麼淳樸,即使是偏鄉,他們那種會指人、會嘲笑的觀念已經開始有了」,一次前往偏鄉小學校的經驗之下,兩位分別是女同志以及男同志的志工一開始就向小學生們拋出問題:你們猜猜我們會牽男生的手,還是女生的手?一陣喧嘩之下小學生們直接臆測一定是哥哥牽姐姐的手。

 

「噁心!人妖!同性戀!」在公布答案之後,小學生們瞬間鼓動,每個小手都指向志工哥哥及姊姊們大聲喝斥。
「我認定的,所謂的教育到偏鄉教育,很大的功用就是當我們進入一個校園,學生或老師認識我們的前五分鐘,或前十分鐘,他其實就開始就奠定了他重新對同志認識的開始。」面對這群尚未定型觀念的小學生們,他們也許還尚未認識同志,甚至也難以分辨自己謾罵的是甚麼意思,但是阿球仍然希望能夠即早建立這一個觀念。

 

去台北做自己?回家拼湊一個完整的我

總是這樣的,你們以為外面的世界很大麼?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你們仍舊會乖乖飛回咱們自己這個老窩來。 ─ 白先勇《孽子》

 

「我們會發現很多人來台北做自己,一回家我就做假異性戀這樣。」面對同志出走到台北尋求「自由」的同時,Amy認為如何能讓一個人在他自己所生長的地方做一個他想要做的人,並且能夠有一些同儕的支持,讓他在受挫或是面對困難之際能夠有一個支持是非常重要的,而長久溫柔且堅定的建立這些資源在台灣各地,是同志諮詢熱線最迫切也是最執著的初衷。

image-6

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頭,過年的喜氣也流竄到人群沸騰而鼓動,望去街道的盡頭裡,人人踩在回家的旅途當中,我依稀想起採訪中有一個深邃的畫面,花蓮的太魯閣部落當中,有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騎著摩托車一路摸著半年前交流會的路徑,她不想錯過,睽違半年才能一次赤裸坦白的棲息。

 

募資計劃:地方的同志,需要您!-同志資源送偏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