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成真不再遙遠,以莉・高露的田園與音樂

 無盡無盡的夜晚  打不烊的小酒館

沒有人急著回家  沒有人想各自回家

 

2 月 5 日星期四的晚上,寒流來襲的那一夜,南澳武塔的泰雅部落學校裡擠滿了人,一邊烤著火,一邊聽著爵士音樂會。這是陳冠宇、以莉・高露這對夫妻,為當地的青年音樂家林喬和胡慧軒所舉辦小型演唱會。為了認識、同時也幫助年輕的音樂家,陳冠宇和以莉・高露不定期會在南澳為這些「素人」舉辦音樂會,讓他們的才華有機會呈現在大眾面前。而這一場爵士之夜的最大驚喜,則是也到場聆聽的藍調吉他手 Shun Kikuta 菊田俊介,現場和這些音樂家來一段合奏,充分展現了爵士的「即興」精神。

2014021101-compressor

我忽然想起冠宇大哥和以莉說過的,「這是個你會想要去實現夢想的地方」。

 

風光後歸隱田園 栽出夢想遍地開花

初試啼聲的作品《輕快的生活》,在第23屆金曲獎中囊括最佳新人、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以及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以莉・高露在金曲獎那一夜風風光光,備受矚目與期待,然而以莉・高露的後續的新作品卻遲遲沒有消息。

 

原來,她離開台北落腳宜蘭南澳鄉,開始了下田耕作的生活。在花蓮出生的以莉高露,是阿美族人,很多人都稱她為「小美」。五歲遷居台北,她其實是在城市長大的原住民;也因此,過去都是使用漢名,直到2011年發行《輕快的生活》專輯,才恢復自己的傳統名字──以莉・高露。四年過後,已離開台北、有了田園歷練的以莉高露,對生活有更多不一樣的體會,也一苗一苗孕育出了她的第二張專輯。

201402110102-compressor

如果說第一張專輯《輕快的生活》是以莉・高露花了半輩子追尋回來的自我,那麼第二張專輯,也許就是歷經結婚生子、農作生活的她,對於生命的新角度。雖歸隱田園,但四年來以莉高露仍持續寫歌,笑著說,「上一張專輯還是在我的小圈圈裏面,但這一張專輯,我想要講的東西擴大了」。

 

夢想遍地開花的氛圍,也成就以莉・高露第二張專輯的誕生。

來到南澳,以莉・高露和陳冠宇對當地的共同體會是:在城市那種被擠壓、夢想一天天消磨掉的感覺,到這裡完全不見。在南澳,似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並且,「有絕大的信心去完成這個夢想」。
來到南澳,以莉・高露和陳冠宇對當地的共同體會是:在城市那種被擠壓、夢想一天天消磨掉的感覺,到這裡完全不見。在南澳,似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並且,「有絕大的信心去完成這個夢想」。

唱片圈的農夫直購 她展開群眾募資

以莉高露的第二張專輯定名為《美好時刻》,希望帶給每個人、每個地方都有共鳴的小時刻,並在 flyingV 新成立的 FreeBird 音樂頻道進行募資。以莉高露的丈夫、也是專輯製作人陳冠宇表示,其實本來就有想要運用募資的概念,來製作第二張專輯。不過真正迸出火花,是由於與來南澳打工換宿的 Lulu 聊天,不經意談到這個構想,沒想到 Lulu 正是 FreeBird 的籌備人員之一。雙方一拍即合,以莉高露也因此成為 FreeBird 打頭陣的歌手。

 

2月3日募資正式啟動,當天陳冠宇也守在網站中,看著募資到的金額節節跳升,出資人的回應也紛紛湧入。募資金額35萬不到兩天就達標了!已經有超過600人支持。對於出資人的熱情,尤其是在網站上的熱烈回應、對專輯的殷殷期盼,陳冠宇非常激動:「其實我早就預想過會有這樣的情形,可是當這個場景真實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受衝擊;那天就坐在電腦前看大家的回覆看了一個小時。」

 

以莉・高露認為這樣的集資計畫就是「唱片圈的農夫直購概念」,農夫與消費者面對面接觸,能接收到消費者最真實的回饋。「其實這讓我想起以前出專輯會附的回函卡。當時還真的會有人寄回來,是歌手與歌迷的直接交流」陳冠宇表示這樣的情景也曾在過去出現過。

201402110103
以莉・高露與女兒 Tirefo

「我想,會造成我這麼大的衝擊,是因為那個『速度』,贊助者的回饋『即時』地出現,是科技的速度,讓我非常衝擊。」一方面回歸田園農作,一方面又利用科技與世界較勁。以莉・高露與陳冠宇的生活,從傳統到現代,從農事到音樂,居然能以同樣的概念一以貫之。

 

黎明慢慢的靠近 還有一點時間繼續努力

募資第一天就成功達標,讓以莉・高露更加緊腳步進行耕作,好種出自然農法的稻米,作為出資者的回饋品。

 

身為音樂募資平台的第一發,製作人陳冠宇坦言相當緊張,也認為深具意義:「我們其實是在開一條路給後面的人,如果我們可這次可以達到目標,甚至超過目標很多,我覺得後面的人會受到鼓勵,認為這個可以做,而且非常非常可行。」

 

他們一邊在稻田中育苗一邊說,「我覺得,作夢的時代來臨了」,在群山環抱的宜蘭南澳田園裡。

 

我忽然想起他們說的,在這裡,夢想容易成真。

 

以莉・高露,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催生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