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音樂舊情人的溫暖,他在台北街頭唱出城市的故事

「看著城市的夜景,在腦海中我會好奇,如果夜裡亮起的每一盞燈都是一個人生,那他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又擁有什麼情感?」眼前的他講話誠懇而溫暖,是個擁有細膩而真實嗓音的大男孩。他是Jeff黃奕儒,一位街頭音樂家。

 

簡簡單單地,他帶著一把木吉他與一顆真摯的心走入了街頭,用音樂、用生命感受城市的溫度。

201501200701

木吉他是溫暖的舊情人,很懂我想要的什麼

國中時接觸木吉他,直到高中才開始學習電吉他。「當時在荒島音樂室上課,認識了許多喜歡音樂的朋友,非常的快樂。」也因為是待在獨立音樂工作室,常常三不五時往老師家跑,在老師的引導下聆聽許多類型的音樂,某種程度上啟蒙了對於音樂的想像。

 

我不禁好奇地詢問,對於兩種類型吉他的感受。
仔細地尋找恰當的形容詞,他小心翼翼地說,「電吉他是高深莫測、成熟而帶有韻味的女人。」有點類似青春期情緒宣泄的出口,聲音更取決於表達的方式。

 

「而木吉他像是個成熟溫暖的舊情人,很懂我想要什麼,總能用最簡單的幾個字呼應我的想法。」木吉他音符單純能夠適應各個場域,但相較於其他樂器而言卻難以真正吸引人。於是他逆向思考,「若是木吉他可以吸引住人,那就是可以真正能將人留下的音樂。」於是他總是帶著老情人上街,期待形形色色的路人能因為他的音樂而駐足。

 

台北後樂園,觀察城市氣息

Jeff坦承,高中時就一直嚮往走上音樂路,然而在青春的迷惘下,他決定保留夢想的溫度先就讀資訊管理學系,給未來追夢的自己一個穩固的後路。

 

大學時期他擔任一個重搖滾樂團的吉他手,樂團解散後,他便慢慢地轉換成個人創作,期待能夠以我的聲音唱出屬於自己的音樂。他坦率地笑著說,很喜歡『愛是唯一』這部電影,在電影的開頭裡,男主角拿著吉他在夜晚的街頭彈唱著。「我看到那剎那像是被電到般,對於街頭音樂的嚮往就這樣甦醒了,我知道這就是我要的生活。」

 

於是他開始帶著自己的音樂走上街頭,在喧囂的西門町走唱著。在臺北的後樂園,透過在街頭演唱,形形色色的人們,他觀察到這個城市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與氣息生活著。這些年來,作品也從最初關於青春衝勁的青澀,到現在從街頭觀察城市生活的故事,甚至以社會議題為出發點寫出自己的聲音。「每個時期的創作,都不斷地在轉換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兵空白期,抽離省思自己

去年他離開都市,到新竹當兵。於是在當兵的這一年當中,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白,沉電、思考過去一路上創作的意義。「那年也沒什麼表演,每一次回到台北都會有種陌生的感覺,以一種外來者的眼光看城市的喧囂。」開始站在抽離的角度,帶著一種懷舊思念的心態去聽自己的音樂,審視這張專輯。」

 

「台北很壅擠,通訊軟體、交通充斥在生活週遭,人們在城市裡生活、情感交流,但事實真的是這個樣子嗎?」他繼續說到,城市裡的人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疏離,不是物裡距離的疏哩,而是心的距離。「然而城市若是沒有情感流動著,夜晚的城市是不會發光的。」

 

在音樂數位化的時代,他用真切而厚實情感傳遞實體專輯的價值,「期待聽到音樂的人可以感受到溫暖,甚至引起對城市的人的好奇。」語畢他露出溫暖而迷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