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底下,一群社運素人所創造台灣的罷免新革命

文:魏孝謙

 

2014年三月十八日因為立委張慶忠以30秒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引發四百多位公民占領立法院靜坐抗議表達不滿,太陽花學運就此爆發。壓抑不住對於政府的怨氣,公民用自己的力量尋找出口,更於三月二十三日占領行政院。Demogorgan 看著當時 PPT 八卦版熱烈的討論,開始思考是不是有另外一種公民運動的可能性。「都到這個地步,接下來的行動該怎麼進一步?」

 

Demogorgan 開始在八卦版發文,詢問如果現在發起罷免有沒有可能成功,當時版主將其列為爭論文,他心一橫將文章轉到服貿版,決定用行動證明公民的力量也有改變的可能。於是割闌尾計畫便在這樣的背景下啟動。「我們試著用體制內的方法解決民怨。」Demogorgan 堅定的說。

be5f7466d596d534b43a345b2d692c48

迫於生活上的無奈,鍵盤參戰仍相信改變的力量

有趣的是,在台灣如火如荼進行的割闌尾運動,發起人 Demogorgan 現在定居於澳門。「當時是到澳門求職面試後,台灣才發生太陽花學運,割闌尾的想法在環境下慢慢地形塑出來。」於是回到台灣申請工作證的期間,他馬不停蹄地召集志工開會,籌備割闌尾的相關事宜。不禁令人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人在澳門卻想要為台灣做這些事呢?

 

他想了想說,「某種程度上來說是迫於生活的無奈才會到澳門工作。」和東亞相比,台灣這幾年無論經濟還是政治的狀況都不甚良好,澳門工作甚至可以領到台灣兩倍以上的新水,儘管在澳門求職期間,台灣的積蓄差不多都花光了,每個月靠著工作的薪資可以存到一筆錢。儘管只是鍵盤參與,但仍用心地透過自身的力量,期待改變台灣的環境。「希望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讓台灣能夠更好。」

0e25e5bbe20fe9ff672ed03a07262d89

社運素人塑造出高效率的團隊

「很多人會誤解團隊是政黨派來的打手,甚至有發起人是陳為廷之類的傳言,但事實上我們就是一群素人。」 Demogorgan 坦承,立委背後大多都有黑道勢力,不希望成員被當作目標,再加上太陽花學運期間社運團體都非常忙碌,因此新成立的組織所吸收到的成員自然而然都是沒經驗的政治素人。「成員的社運經驗值幾乎都是零。」

 

然而儘管團隊本身的組成團員並沒有相關經驗,太陽花學運這股時勢卻吸引到了擁有極佳的工作效率的能幹人才,運作迄今都十分的順暢。「團隊困難反而不是成員經驗值不足這一塊,而是民眾大多沒有意是到「罷免」是公民的權利。」

 

父母選擇放手相信兒子的選擇

談到父母對此的看法, Demogorgan 表示,太陽花學運期間一直都有試著讓父母了解現階段的狀況,因此父母並不會因為傳統媒體的報導,主觀地對於學運世代感到反感。有一次經有柳林偉醫師的牽線,將到台北與黃國昌老師一同開會,「上台北?」父母好奇地詢問開會的內容,這才了解新聞媒體上鬧很大的割闌尾就是自己兒子搞出來的名堂。當時後雙方沉默很久,直到媽媽打破沉默,「要做就盡力的做吧!」

 

事實上,父母過去長久以來都支持國民黨,也就是鄉民所謂的 689 ,甚至有一位國民黨的立委與家裡的關係十分地良好,立場儘管有些矛盾但並不反對兒子發起割闌尾,但仍希望保持現狀鍵盤參戰就好,盡量不要在外面拋頭露面。如果真的割到那位關係良好的立委,你會怎麼做呢?我小心翼翼地問。「和他討論,讓立委了解到現在台灣政治的狀況,或許會建議他等到環境改善後再重新出發。但是,我並不會因為私人的情誼干涉團隊割闌尾的進行。」

5735c6edab11150c35e203873cda216e

「現行選舉罷免法中有許多的漏洞,」他明確地指出台灣常規選舉當中大約有百分之七十的投票率,補選投票率大約為百分之三十至四十,然而台灣現行選舉罷免法規當中,卻要求在第三階段罷免中必須有半數的投票率,並且支持罷免的人要超過半數以上,罷免門檻甚至是世界最高。

 

「透過割闌尾的行動,讓政府正視修法的問題。」至少罷免門檻要合理、可執行,而不是高到讓公民無法行使這項權利。「期待透過割闌尾,台灣的公民對於自身擁有的罷免權能夠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不單只是政客舉發人民,人民亦可以推翻不好的政客。」

 

或許,在這個世代,台灣長期令人詬病的政治生態能夠因此有所改變。甚至更進一步的影響香港,大陸地區的覺醒。

 

 

募資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