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改變,難道要等到50 歲嗎?」戚建邦見證出版業十年發展,每次跌倒都是變剛強的前夕

文:魏孝謙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十九世紀狄更斯在雙城記的開頭巧妙而忠實地詮釋台灣出版業的現況。根據國圖書號中心分析顯示,2013年總計有5117家出版社,出版了42778種新書,與前一年度相比,出版社成長了0.63%,出版數量卻減少了187種。在數位時代,紙本出版面臨嚴峻的挑戰。回顧過去作家的崛起,有這麼一個人用生命見證了出版業的載浮載沉,他在穩固舊有實力的同時,不斷的開創新領域的技能,只求一家溫飽。

他是戚建邦,一位小說家。

201212190710_mini

意外搭上校園愛情網路小說蓬勃發展的列車

1998年3月22日,台灣的網路小說在這一夜有了悄悄的變化。蔡智恆的第一次親密接觸開始連載,在兩個月內陸續發表全文34回及後記。校園愛情網路小說開始蓬勃發展。當時的戚建邦翻著爆紅的小說,突然心裡冒出一個聲音「說不定我也可以開始試著寫小說。」於是就這樣,沉睡在內心的小說魂開始甦醒。

 

大學畢業那年,他過著白天找工作,晚上寫小說的生活,每天在BBS上持續連載。因為受到網友的歡迎,連載完稿前便有民生報的記者聯繫上他,邀請出版作品。「當時出版業很歡樂,只要在BBS的創作受到網友的歡迎,出版社以及記者便會主動找上門來,幫你出書。」於是畢業那年,誤打誤撞地,戚建邦搭上網路校園愛情小說的風潮,開始了作家的生涯。

 

自助出版新可能

第一本小說賣出了7000本,扣掉出版稅實拿十二萬台幣左右,「因為淺嘗到爆紅的滋味,我單純而浪漫地開始有了以寫小說為生的念頭。」然而校園愛情網路小說很快的開始泡沫化,第一本書的成功不復存在。

 

「出版環境和十年前相比真的差太多!」他感慨的說,儘管書店的退書率高達六成,為了能讓書在書店有好的陳設位置,出版社只能大批出貨,再接受大批退貨。甚至為了吻合購書年齡層的喜愛,漫畫與輕小說占了很高的出版比例,高年齡層的書籍越來越少。

 

他坦承,過去寫了故事都不曾擔心過出版的問題,一直到這幾年才發現出版社的環境變化,意識到書沒有那麼容易出版。「我的內容並不比以前差,文章的質量也沒有退步,並且受到讀者的喜愛,但是卻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版?」於是他開始找尋自助出版的可能。

201212190711_mini

跌倒成了變剛強的前戲

「我認為在智慧型手機普遍的年代,大多數人已具備電子書的載具,推廣電子書的環境已經成熟。」於是透過日日夜夜的鑽研,研究國外網站上架的說明,他儼然成為台灣自助出版的專家。然而他慢慢發現,儘管電子書對於作者而言利潤高,台灣取得免費的電子書管道太多,導致付費的電子書很難真正的發展起來。相對於亞瑪遜的成功,台灣出版業者想要發展電子書,偏偏大部分都只願意將通路設定在自身出版社,各自為政,沒有全面性的通路,想要發展起來並不容易。

 

每一次的跌倒,他都在爬起來前,看看地上有沒有可以撿起來的東西。因此跌倒不再只是受傷,而是成了變剛強的前戲。

201412190712_mini

「現在不改變,難道要等到50歲嗎?」

事實上,大學畢業沒多久就結婚的戚建邦,擁有兩個女兒。「太太在家中帶小孩,不管怎麼樣都必須要拿錢養家。因為小孩出生了,不能再像過去一樣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而是調整固定的工作步調。」為了穩定收入來源,生活的壓力有時逼著他喘不過氣來。

 

「這十多年來對於出版業的熟悉與建立的人脈,讓我不甘心眼睜睜的看著受讀者喜愛的作品被擋在出版門外。」對寫作的堅持來自於不服輸,而這樣的不服輸正領著他一步步往前走,「現在不做一點改變的話,難道要等到50歲嗎?當然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他說。

 

經由朋友的推薦,這一次他找到了flyingV,試圖用群眾募資的方式,來爭取作品實體出版的可能。他坦承,這一個決定意義重大,不僅跳到一個全然未知的領域,為了能夠順利募資成功,做了許多以前從未想到的嘗試。「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停格動畫,試著用樂高模擬小說劇情,只為拍出一個吸引人的募資短片。除此之外,我還跑到BBS上面找出過去連載作品的粉絲,一個個站內信留言說明專案計畫,哪怕只有一點點曝光。」

 

採訪的最後,我好奇的問到最理想生活環境型態,喜愛科幻的戚建邦想了想問,「有看過Star Trek(中譯星際迷航記)嗎?」我輕輕的搖了搖頭。「裡面的人不為生活所苦,只為理想奮鬥,我嚮往那樣的生活。」

201412190713_mini

 

募資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