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而快樂上癮,「瑪啡因」用夢想織出青春

文:魏孝謙
希臘神話中Morpheus是睡眠與夢境之神,擁有一對無音翼,可以靜悄悄的出現在人的夢中。擁有夢境般陣痛效果的精神科藥物嗎啡(Morphine),便是取名自Morpheus。「瑪啡因」樂團擁有咖啡因般的上癮、又擁有嗎啡般迷幻的存在。

201412190701

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五位來自不同大學的學生,因為對於音樂的夢想的堅持而組成了了瑪啡因,2011年成立,在時間的推移下,走過了河岸留言、貢寮海洋音樂祭等大大小小的音樂節以及比賽,走過了愛與被愛、走過了每一個選擇、走過了與家人之間種種的爭吵與溝通。談到這些年來堅持的原因,貝斯手欣哲笑著說到,「這個團、這群人已經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事實上,團員大部分都是高中透過熱音社、吉他社或者是康輔社所認識的朋友,談到高中社團的感動,過去是建中熱音社的吉他手阿冷說到,那時接觸到比較多種類型甚至有些是原本不會接觸到的音樂,也與主流音樂做出了區別,「熱音社打開對於音樂想像的一扇門。」高中畢業後想要延續社團所得到的感動並且將之轉換成對於音樂的渴望,因而決定成團。這一走,眨眼就過了四年。

201412190703_mini
台大醫學院的吉他手阿冷認為,樂團與課業的時間分配十分重要,也因為長時間的訓練,做事情的效率很高。

這一路走來,不是每個家人都願意支持

事實上蓄著鬍子、留著一頭及肩長髮的阿冷是台大醫學院大四學生,儘管顛覆了一般對於白袍醫學生的想像,阿冷在學業與音樂上掌握了很好的平衡,父母也因為放心而支持。

 

然而並不是每一位團員的家長都支持這樣的決定,從小便讀音樂班的Sharon,在團中負責演奏合成器。她坦承,從小到大家人在身上投資古典樂器的錢十分龐大,升大學後她卻選擇了新聞系,無疑是拒絕過去的音樂路,母親心中充滿了惋惜。因此對於加入瑪啡因的決定,一直到現在才慢慢地釋懷,「媽媽認為既然已經決定沒有要走音樂路,為什麼還要將注意力分散到樂團上,而不是專注的走選擇的路。」Sharon有些無奈地說道。

 

老家在基隆的主唱牛牛則表示,高中時因為參加吉他社常常晚歸,與父母的關係一直很緊張,常在爭吵中度過。然而後來為了音樂夢、為了縮短與團員間的距離,念了半年清大後便決定重考回台北的學校,「準備重考的半年中,有時候讀書回家後,會發現爸媽將些獨立樂團的報導剪下來,放在書桌上鼓勵她。」

201412190704_mini

團名中叛逆的巧思

注意到瑪啡因並不是取台灣的翻譯「嗎啡」,欣哲笑著說到,2012年冬天樂團決定參加比賽,團員們聚集在速食店看著托盤上繽紛的菜單集思取團名,突然驚鴻一瞥看到了咖啡。「咖啡讓我們連想到了嗎啡,而嗎啡作為一種毒品,擁有讓人開心以及上癮的意象,這與我們的價值不謀而合。」樂團名稱便決定了。

 

摘掉了原先「嗎」賦予的不確定性,「瑪」成了一種確定而踏實的存在,在團名中看到了對於平凡的顛覆與叛逆。不過也因為如此,在比賽或演場中能將團名打對的人少之又少。「寫對我們反而還覺得意外的開心呢!」擁有甜美笑容的Sharon補充。

201412190702_mini
目前就讀新聞系的Sharon,負責樂團中的合成器,現階段有主持獨立音樂節目,接觸到許多台灣獨立音樂。

一場夢,織出了專輯的意象

「紡織人」是「瑪啡因」在flyingV募的新專輯,名稱來自於Sharon的一場夢。「算是受到電影刺客聯盟的影響吧!」Sharon笑著說到,如果曾經看過刺客聯盟,應該會對電影中那一台命運的紡織機有印象,當紡織機織出了一個名字,那個人便會成為刺客手中的名單,將會被刺殺。

 

那一天睡醒,Sharon恍恍惚惚的停留在夢中紡織機的意象,於是全新專輯的名稱便夢幻的決定了。事實上在希臘神話中,命運三女神之一Clotho負責命運的紗線,將生命線從捲線桿纏上紡錘,擁有掌管生命的意象。

 

「在時間的洪流中,想要把作品紀錄下來,如果我們的音樂能對哪怕只有一點點人產生影響,也是件很浪漫的事。」阿冷說,「我們並不會預設自己要留下什麼,而是讓音樂擴散出去時,看接觸的閱聽著感受到了什麼。」像是一顆落水的石頭,無法預設會激起多大的漣漪。

 

六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瑪啡因」的團員也有半數屆臨畢業,面對學生樂團能否繼續存在最大的門檻,團員們都抱持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情,但我想無論未來如何,五個人的生命已經被命運女神織在一起,一針一線。

由左到右為,Sharon、牛牛、欣哲與阿冷
由左到右為,Sharon、牛牛、欣哲與阿冷

專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