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6000個日子參與 200 多件的鯨豚救援,只為讓鯨豚返回藍色海洋

hackpad.com_vLicSfUwmdp_p.272802_1417157731923_0

赫爾曼·梅爾維爾發表於1851年的小說〈白鯨記〉,長達三萬字的篇幅描寫捕鯨船船長帶領船員追捕一條大白鯨的過程,被譽為美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海豚和鯨魚一樣,同為擁有高度智商的水生哺乳類動物,也深獲人的類喜愛。

 

1990年春天,澎湖屠殺海豚事件披露於國際媒體後,國際保育團體的譴責聲浪如排山倒海而來,開啟台灣對於鯨豚研究的斐頁。1998年在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的支持及多人的努力下,成立了亞太地區第一個鯨豚保育協會──「中華鯨豚協會」。這幾年來,協會內部秉持著同樣的堅持,希望能夠把野生動物生活環境還給他們,降低人為的破壞以及干擾。

 

談到協會十幾年來的改變,長期參與鯨豚擱淺救的執行祕書─郭祥廈(綽號象哥)笑著說,一開始其實是由國內鯨豚資源調查起家,很多人都會調侃到底是中華鯨豚「學會」還是「協會」。

12040101_mini
象哥:「近幾年舉辦孩童以及成人的講座、教育推廣,也終於變得比較像是一個協會了。」

搶救鯨豚老戰友,辛苦了!

「接到擱淺救援電話的第一件事是要知道地點、動物是活的還是死的、大概需要多少人力甚至是鯨豚的珍稀程度等,緊接著通知海巡、縣市政府(鯨豚處置權在該管地政府)以及林務局。」儘管中華鯨豚協會與各地政府以及大專院校都有合作,但是大部分地區甚至離島的救援案件都是由鯨豚協會負責。

 

鯨豚協會的救援專車「小灰」,多年來,克服各種惡劣的地形,分秒必爭的抵達救援現場。然而在拮据的財力以及物力下,苟延殘喘的小灰也將面臨退休。

 

象哥說,小灰原本是他上山用的吉普車,但來到協會後便開著小灰一起來當志工,久了後小灰也成了鯨豚擱淺最佳的運輸工具。有一次車上載著一大一小抹香鯨,為了趕十二小時黃金救援時間,順利地開到嘉義但回程開到新竹寶山時,突然車子左右上下一陣搖晃,下車檢查才發現輪胎一邊大一邊小而螺栓不見一個,在兩個胎都變形卻只有一個備胎的情況下,象哥慢慢地開著小灰到交流道附近修車。與小灰的回憶就像是象哥面容的歲月痕跡,越沉越深,也越令人不捨。

 

問到最想和「小灰」說的一句話,象哥深情的說到,「老戰友,你辛苦了!」

12040100_mini

「試著讓孩子了解爸爸的工作擁有什麼樣的價值」

喜歡自然,愛好野生動物的生命的象哥,十多年前來到協會當志工,一路上從兼職轉成正職。「擱淺救援的範圍擴及台澎金馬,救援專線是全天都可以撥的。」對於擱淺的鯨豚來說象哥就是二十四小時不休息的便利商店,隨時隨地都待機著,通常只要擱淺救援的電話響起,象哥補充,「尤其是活體擱淺,無論是幾點我都會馬上出發。」

 

為了擱淺救援象哥放棄很多事情,舉凡團圓飯、情人節甚至結婚周年紀念日等,有時候約好帶兒子出門,兒子早上起來了發現爸爸不見了,問媽媽才知道又有擱淺了,也只能摸摸鼻子接受。象哥也坦承,長年參與擱淺救援對於生活最大的改變是,家人必須給予很大的支持與溝通。

 

「我會想辦法讓孩子知道爸爸的工作是有價值的。」有時候學校會邀請家長工作經驗分享,他便會努力地爭取機會。「我想讓他在全班同學面前,知道爸爸是做了什麼樣的工作、擁有什麼樣子的價值。」

12040103_mini

在採訪的最後,我好奇的問象哥最喜歡什麼鯨豚。象哥想了一下,說到,「我希望自己能像家庭緊密的領航鯨一樣。」領航鯨出海都群體行動,十分注重家族的關係,「這可能是因為對家裡有點虧欠吧!」
眼眶開始變得濕濕的,眼淚的味道鹹鹹的,就像海水一樣。

 

了解更多:《中華鯨豚協會》Facebook專頁
募資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