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募資百萬的咖啡杯,出發點是為了改變教育

貝多芬視咖啡豆為跳動的音符,巴爾札克深信咖啡為創作的動能,伏爾泰更為著名的咖啡癮者,每天至少喝四十杯咖啡。日常中生命的邂逅、交流、離別乃至重聚,常常在咖啡館裡進行,然而一杯好的咖啡,卻是費盡功夫。Lulu’s Hand的出現即是為了讓人人都泡出接近專業咖啡師所沖煮出來的咖啡,flyingV上架第一天便成功達標,迄今募資金額高達一百三十四萬元是什麼樣的手沖咖啡杯,可以獲得如此大的關注?

10714407_1492771977671153_3555177990771976701_o_mini
周六傍晚的咖啡店,一邊品嘗著世界級咖啡師的咖啡,一邊與Lulu`s Hand的幕後推手─蘇文鈺教授聊著Lulu‘s Hand背後的故事。

Lulu’s Hand取名自奧地利作曲家貝爾格著名的歌劇《露露》,談到最初取名的原因,Lulu’s Hand幕後推手,同時也是古典音樂的愛好者──蘇文鈺教授,笑著說:「當潘朵拉的手開啟魔盒,露露便做為情與慾的化身。而透過露露的手 (Lulu’s Hand) 我們將開創手沖咖啡的全新里程碑。」家中藏有萬片黑膠唱片的蘇教授,取名的品味也特別耐人尋味。

 

親身操作群眾募資,帶動台灣創業正向循環

訪談一開始,時間回到蘇文鈺教授在史丹佛擔任博士後研究工作年代矽谷的創業風氣一向蓬勃,教授表示,「我當年遇到了楊致遠先生創辦yahoo的開始過程。」類似的事在矽谷發生,「而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產業不斷外移的情況下,還能在全世界保有影響力。」但是,休學創業這種在美國矽谷這麼普遍的事情,對於像自己一樣的台灣土生土長的孩子即使親身所見,在心理與實踐上卻又是那麼難解與困難。

001_mini
二、三十年前,台灣創業風氣也十分的旺盛,舉凡台積電、聯發科等都是那個時代的產物。這不禁使人開始反思:「為什麼現在這樣的人變少了?」(圖為史丹佛大學校園 一景)

為了鼓勵學生創業,蘇教授在幾年前開始觀察美國的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ter,並且想試著改變學生以學術論文畢業的方式,提供將學校的研究轉化作為群眾募資的專案為另一種可能。「成功的群眾募資專案對學生來說甚至未來求職履歷上是比一般學術論文來說更好的之一。」蘇文鈺點出大部分的學生畢業後安於現狀,多數希望在大公司工作,然而他不甘如此,也要創造新的改變,而群眾募資是很好的創新平台,一種讓學生證明自己的研究成果或是作品否可以受到大眾認同的最佳方式

 

然而著重實經驗的蘇文鈺教授,為了有更好的說服力教育學生,決定自己來示範ㄧ次為了不讓學生有藉口,便著手開發不是自己資訊電子專業的Lulu’s Hand。

 

必須把困難當有趣,不然做不出來。

「四個人的團隊中,有三人是咖啡控。你要知道,喝單品咖啡的人對於很多事情是非常吹毛求疵的。」他一邊輕啜著手中的咖啡,一邊說道。

000001_mini對於小細節的苛求,Lulu`s Hand花了兩年的時間才完成。團隊成員沒有師生之間的差異,而是彼此尊重,透過不斷的溝通,找出吻合理想的手沖咖啡器。

 

「常常設計師做出的3D的模型圖與實際打樣品,有很大的出入,光是濾網旁邊的矽膠環就做了四個版本,連決定把手厚度也是做了好幾個樣品後才決定。」眼看著每一次的打,就伴隨著數以萬元經費的消逝,仍然一次次調整,期待更接近理想的雛型。「過程中遭遇的困難就是,當一個樣品打出來,團隊成員往往面面相覷端詳著20分鐘卻說還說不出問題所在。」

0002

0004
上架頭一天被迅速達標,迄今創造了百萬募資金額的 Lulu’s Hand 出發點是「教育」

捐出 20% 獲利 – 翻轉偏鄉孩童未來的可能

上架頭一天被迅速達標,迄今創造了百萬的募資金額的Lulu’s hand的出發點是教育,不牽著學生的手走,而是選擇實際操作成功的個案給學生參考。因此獲利也決定回到教育本身,將百分之二十除了運用在研究生的個案之外,更會著重於Program The World偏鄉程式教育計畫(早先的另一個FlyingV成功專案)上。

 

蘇文鈺老師表示,Program The World是近幾年來他所策畫的計畫,帶領著研究生到隔代教養比率偏高的嘉義東石,面對面教授孩子基礎程式語言,與孩子建立長遠情感的連結,並透過每周每月的定期檢討,精進每一次上課的效率,試圖更開發適合孩子們的教材

 

「對於偏鄉的孩子來說,最好的脫貧方式是程式設計。」近幾年來增加跑道在偏鄉程式教育的蘇文鈺教授坦承,當一個孩子學會程式,即使你不用到很強的程式能力,也可以透過簡單的app、maker類產品、適當的行銷,達到翻轉自身未來的可能性。「只要我還沒退休,Program The World計劃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當孩子與故鄉的羈絆加深,畢業後不是選擇不再踏入家鄉土,而是能夠回到母校與家鄉,親身加入兼營創新與教育下一代的工作,形成一個正向力量的循環,如此才能做到蘇文鈺教授夢想中的「偏鄉即是樂土」的目標。「Lulu`s Hand也是把孩子們拉起來的一隻手,從改變實驗室文化開始,進一步改變東石,改變台灣,改變全世界。」

 

謝謝你們,幫助我完成了生命

事實上台灣沿海與山上,甚至都市裡還有非常多像是東石一樣的社區,當進一步了解時,他總是會問問自己,「除了難過外自己還能做些什麼?」蘇文教授沉重的表示。

 

因此透過Lulu’s Hand盈餘的百分之二十,持續運作Program The World計畫,甚至希望未來能成立專門工作小組,建立系統化偏鄉程式教育獎學金,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在風光明媚的東石設立一個hacker/maker社群社區,鼓勵孩子們返鄉創業並接續兒少教育工作打造幸福

10003485_1482512381963736_6556307550520268990_n

東石過溝路得教會的志工們常會感謝Program The Word計畫願意長期幫助東石的孩子們,然而對於蘇文鈺教授而言,「我們不是來幫助東石,而是東石幫助讓我們自己的生命更加完整。」

 

Lulu’s Hand開啟了咖啡的全新味蕾背後,不單只是一個教授打從心裡關愛與教育學生的熱誠,更擁有關懷在地,放眼台灣的高度。「我所做的只是拋磚引玉,我的年紀已經過大,常會覺得自己的動力與體力都在快速衰退中,真正的改變是要交由下一代來創造。」語畢,我彷彿從咖啡香裡嗅到了人情的溫潤還有那一份令人動容的愛。

 

了解更多:《Lulu’s Hand》粉絲專頁

募資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