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正式教師身份,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下)

10_mini

上集回顧:他沒有教師身份,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上)

八八風災時你曾經到山上過做教學,也因此開始到偏鄉教學的生涯,到災區時發生了什麼事,讓你有這樣的轉變?

八八風災當時因緣際會,跟隨東元科技基金會到了山區認養學校,看到很多。要知道,山上的教師只有三種人,第一種是下山沒頭路的、第二種是在地人想要回饋鄉野、第三種是真正有熱誠。

 

每位老師都能夠上科學課程,但真正有科學背景的教師卻不多。這就像每位廚師都能做飯,但會真正專注在做「蔥爆牛肉」的廚師可能不到十分之一。教育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偏鄉有多少會做蔥爆牛肉的廚師呢?

 

當時風災過後路斷了、大家都筋疲力竭了,在山上也閒著,便試著玩玩看一堂課,提振精神。沒想到那次過後,陸續有許多校長表示想要常態性的合作,我才認真看待偏鄉科教的實踐性。

 

曾有許多家長和朋友想要義務性的幫助你的教學,想要免費幫你開車、搬上課的道具,但你似乎從未接受過他們的好意?

這和我的教學理念,還有偏鄉的環境有關係。許多偏鄉學校都要從市區,經過相當遙遠的山路後才能到達。那你一定會好奇,他們離市區這麼遠,營養午餐都吃什麼?

 

通常菜販們會開著一台車,從市區開往山上,一路上賣新鮮的蔬菜,學校往往是最後一站。你覺得最後一站的蔬菜剩下的會是什麼?都是別人挑剩的、東缺角西蟲咬的東西,都市人不會願意吃的。你說他們能不買嗎?不只蔬菜的品質比不上人家,連買的價格都比別人貴(運費高昂)。

11_mini
菜販車開往學校的路途中,不會如上圖平坦通順,運費比起都市會高昂許多。然而政府編列預算的方式,仍是以學校的人數來擬定,不會考量的遠近

如果我帶了2個人一起上山,吃飯的時候要怎麼辦?不能和他們一起吃營養午餐,那我們能自己帶吧!若是他們帶麥當勞、可樂,而孩子們卻吃學校的營養午餐,孩子會作何感想?當我自己去的時候,可以自己帶簡單的飯盒上山吃,但我們沒辦法控制一起上山的其他人。

 

那你說,若是我帶了一個開車的助手,一個幫忙搬教具或是攝影師來到教室,當我上課時他們就在旁邊幫我拍照攝影、發教具,你覺得學生們會怎麼想?你以前上課時旁邊會有人在拍照嗎?這時候階級就產生了,用都市的視界來看這群孩子,已經脫離教學的本質,反而像一場表演,對孩子們來說會是一種刺激,不是我希望看見的結果。

 

所以我到山上上課,只回到「上課」的本質,我不需要教務主任、校長出來迎接我,我只會告訴他們我幾點幾分,會出現在哪間教室上課,請他們幫我把學生準時帶進教室就好。

 

你之前生了一場重病休養了半年,為何這麼急迫地重新回到學校呢?

從體檢出身體有問題,到開刀,這個過程只花兩個禮拜。大病一場後,身體機能不復以往,有些學校遺憾去不成。因此每一次上山都希望能好好的把40分鐘的課上完,甚至拜託司機可不可以多停留40分鐘,想要補課給小朋友。

 

孩子們許多人是隔代教養的家庭,父母可能必須到外地去找工作,有些人家裡甚至連水電費都付不出來,沒辦法在晚上唸書。對這些孩子們來說,教育是改變他們環境唯一的方式。

 

那你覺得偏鄉和都市的孩子,兩者間對課程的反應有不一樣嗎?

反應是一模一樣的,一模一樣的快樂,一模一樣都聽得懂。然而當課程與生活多樣性連結時,偏鄉的孩子素材和課程的選擇上確實比都市小孩少,一來是有些道具要搬到山上實在很困難,二來是偏鄉的孩子生活中的素材也和都市不同。我在課程安排上都會盡可能避免這種事情,舉孩子能聽懂、看懂的實務經驗。

 

東元文教基金會在你的偏鄉科教路途上,一直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談談最初與東元之間的接觸?

東元文教基金會每年寒暑假都會到各地,與地方教育辦事處合辦師資研習營,我們稱為工作坊。那時受到東元的邀請,擔任科學班的老師,不是教老師科學知識,而是指導地方學校老師,該用什麼方式設計自然課的課程。

 

你可能會想,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課程安排呢?
對於許多偏鄉的教師而言,如果一年級六個老師,有一個師範自然領域畢業的老師,那很幸運,然而並不是所有自然科老師都能教自然,他們大多是靠著是一本教師使用手冊,照本宣科地將課程內容制式化傳授出去。因此在工作坊上讓每個老師學會課程設計,鼓勵老師的生活要調皮一點、學會玩耍;當生活有觸碰、有好奇,便能活化知識。

 

上山這麼多趟,很多老師看完後時常問我:「要怎麼樣有田園老師這種能耐?」我通常會建議他們:「生活要調皮一點」,但這其實沒有那麼簡單,你必須有道具、有把戲、有故事、有內容。小時候沒跌進水溝過、沒爬過樹、沒笑到下巴脫臼過,生活過得太平淡就沒有辦法找到這些素材,進而產生火花。當你現在長大,需要結合這些經驗時,哪有這麼容易?

06

近幾年從美國、中國到台灣,全世界大學生赴鄉支援教育的風潮位為流行,試圖平衡偏鄉教育資源不足、教師資質較不佳的狀況,然而這樣的教學方式卻陸續開始有了反對的聲音,認為支教的人只是去玩樂,用都市的眼界汙染孩子的純潔的心。對此你有什麼看法?而你在偏鄉教學有什麼原則?

 

在一個21位學生9位老師,30人學校,營養午餐要吃什麼?就像前面提到的,他們連菜的品質都沒得選擇。然而教育部編列學校經費或補助時,是依照「人數」當標準來訂定,並不會把「距離」當作衡量的因素。當都市裡的官員們坐在辦公室,盯著報告上的數字時,他們想得到這麼多嗎?

 

除此之外,不過就是上堂40分鐘的課,若是一大票人上山,搞得像是郊遊遠足觀光團。孩子上課時,一群人圍在旁邊觀賞,這時候「階級」就出來了,給當地孩子們衝擊、挫折,心裡的感受很不好。孩子們要的,只是一個正常上課的學習環境。人家說「身在公門好修行」,我因緣認識了東元,在這個位置上就是務實的把這件事情做好,而我所預期的成果全部在「教育」的本質上,而不是公關social、網路照片、獎狀感念。只要孩子一堂堂課學習,或許二、三十年後想起曾經有這麼一個老師就好了。

 

偏鄉科學教育對於我來說,只有起點沒有終點。最後,我想分享一個概念:一個蘋果切開,肯定能夠算出有幾顆種子;然而一顆種子種下去能有多少蘋果,這是無法計算的,只要樹不死,便會生生不息。
什麼是教育?這就是我所理解的教育。

 

上集回顧:他沒有教師身份,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上)

了解更多:《田園老師 科學大魔界》粉絲專頁

募資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