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正式教師身份,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上)

他是田園老師,一個科學大頑童,從未取得過正式教師資格,在國語日報任教逾半甲子,現今每一學期走遍全台超過140所偏鄉學校,開設不同單元的科學教育課程,深耕於偏鄉教育。

01_mini

是什麼樣的理念,支持田園老師日復一日的持續這條艱辛的教學路程?我們將時間拉回到接觸東元科技基金會之前,透過訪談帶我們更進一步的了解過去的田園老師。

 

八八風災後田園老師因緣際會成為「原住民小學科教深耕計畫」的種子老師,迄今到百餘所偏鄉小學教授科學知識。活潑生動的教學方式,打破書本的框架,甚至診斷罹患癌症休養半年後,選擇繼續上山下海到各校授課。

 

八八風災後你成為「原住民小學科教深耕計畫」的種子老師,迄今已經到過百餘所偏鄉小學教授科學知識。那過去所受的教育中,對你影響最深的一段是?

高中時,遇到一位甫從師大物理系畢業的物理老師沈嘉祥,同時也是校園民歌手的老師。上「聲音波動學」這門課時,他抱著吉他到教室,坐在講桌上彈唱著。這樣的教學新鮮又有趣!我還記得當時校長剛好巡堂經過,看到後把老師叫出去,問他怎麼會在上課時間彈吉他?但這就是我們教育方式框架上,最需要被改變的地方:「無法將學習與生活做連結。」

 

走訪過140所學校,我發現再偏遠的部落,都有對科學好奇的孩子。
走訪過140所學校,我發現再偏遠的部落,都有對科學好奇的孩子。

過去的教育與學習經驗,對於您擔任老師後的教學啟發為何?

高一時老師帶領我做科展,運用雙目複式顯微鏡觀察那立體的像地毯一樣的黴菌,那年拿到全國第一名。於是高二時,我的老師只要上物理課,盡可能讓我待在實驗室,繼續科展實驗。儘管長期待在實驗室,學習成績不甚理想,我還是很慶幸能有這段經歷。兩年的科展歲月中,讓我了解雖然課本上的公式很重要,但不是刻成墓碑掛在牆上!科學若與生活沒有連結,是不會真正記住的。

 

另一個例子,是近幾年看了《佐賀的超級阿嬤》後深深有共鳴。電影裡有一幕,男孩因為外婆存錢買了一雙跑鞋給他,上課時一直心不在焉的,老師發現後,把男孩叫起來,罰他去跑步。愛運動的男孩高興得很,穿上了新的跑鞋在操場一圈又一圈的跑著,跑出了全鎮的第一名。老師以不違反當時教育的骨架下,用變通的方式因材施教,彷彿看見了當年老師對於我的教育。

 

教育改革從數十年前就開始進行,至今我們在「學校的制度」上已經和過去很不一樣,成果卻看似沒有顯著的改進,你認為問題出在哪裡呢?

聯考運用高標、低標來區分學生的成績,這個理論其實很簡單,然而教改把他變得花俏、無聊,沒有人懂在幹什麼。教育改革意圖想要討好每一方,招生時在門外面看起來沒有問題,全部收進學校後門關起來都是問題,椅子都有很多種差別了,學校的入學成績有差別、有階級並沒有什麼不對的。

 

我舉幾個國外的例子,在北歐法律明文規定,學生必須有一年半的時間進行遠征式學習。離開校園,從安排行程、決定住宿地點、預算、語言等等,自主完成一趟旅行,一趟下來,學生受到環境的刺激所產生的改變,遠比書本教授的多更多!

 

在不同國家、民族中,可以看到教育對於人的影響有多麼大,造就完全不一樣的特質。從美國F16、法國幻象就可以看到差異,美國人重視paper,習慣將數據想好、公式跑完後,拿去風洞測試,失敗時無法接受在參數、理論都正確的情況下,怎麼會失敗。而歐洲人則是取過去年代在血戰沙場中得來的經驗數據,並以參數為依據,經過一次次的測試、調整,一旦成功便很難失敗。科學必須親自有體會,用眼睛看見,才能在心中烙下無法忘卻的印象。

科學若與生活沒有連結,是不會真正記住的。必須親自有體會,用眼睛看見,才能在心中烙下無法忘卻的印象。
科學若與生活沒有連結,是不會真正記住的。必須親自有體會,用眼睛看見,才能在心中烙下無法忘卻的印象。

您在大學時是念土木工程,24歲那年卻一腳踏入了國語日報自然科學實驗班,當時為何有這樣的選擇和機會?

民國74年時為了觀賞哈雷彗星,國語日報在頂樓架了天文台,並且成立自然科學班。學生在科學實驗班中學習銀河、星系、學習怎麼樣去使用望遠鏡,班級設立後至今仍然十分火紅,因此除了天文班,陸續成立了物理、生物班,而沈老師當時被邀請作物理老師。

 

國語日報標榜的教學模式是玩中學,學中做,在過程中確實學習到相關知識。後來老師覺得滿適合,便把我介紹進去在裡面擔任授課老師。

 

從國語日報開始教學生涯後,三十年來你如何用更趣味、更創新的教學方式讓孩子們學習?

當時國語日報為了突破傳統,一樣將沒有教師證的我聘為授課教師之一。三十多年來,一貫的保持初衷,從設定主題,安排九十分鐘內要玩什麼東西,在當完成的過程中看到什麼現象,與科學理論、原理有什麼關聯。我們想要讓孩子們學會在生活中觸碰,學會對事情保持好奇,將生活與知識連結,才能真正的學習。就算你玩完後不記得原理,你也會記住所看到的現象。用這種模式啟發孩子,這堂課點燃孩子的火苗,每一堂課都可能創造未來璀璨的火花。

 

你曾經設立一個名叫「Roger 科學大魔界」的部落格,分享許多科學的知識,當時怎麼會想到要在網路上傳遞科學的知識呢?

在都市上課,過去一堂九十分鐘的課要價五百元,一個學生進去父母要為他花五百元,一天下來弱勢學生上了四堂課就花了兩千元。兩千元在都市裡,也許有許多父母有能力也願意投資,但在台灣的其他地方,其實有許多家庭沒有經濟基礎來接受這個課程。

 

於是我開始去想,能不能做一件事情,讓想上這堂課卻沒有資源的人,能夠一同來學習,這便是我創辦「Roger科學大魔界」的原因。我去找願意免費借給我上課的場地,像是某些公立的圖書館或是學校等等,接著邀請附近的小朋友們一起來上課,一個小朋友酌收十元、二十元的材料費,其實大家對這樣的課程都很有興趣。有些家長問我,這樣會不會生活不下去?而我總是說,從營利的角度沒有人做這件事,這件事情本身的目的不是賺錢,錢的事情就會不是考量的主軸。

20141001_01

活潑的田園老師,在採訪的過程中滔滔不絕地談著教育,在他的雙眼中閃爍著光芒。他要的不是錢、不是名、不是利世俗的東西,而是科學教育的種子深耕在每一個角落。

 

「這是條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的路。」田園老師對於教育的想法,一直不斷的迴盪在我的腦海中。

 

下集接續:他沒有正式教師身份,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下)

了解更多:《田園老師 科學大魔界》粉絲專頁